中共罪惡器官移植因何禍及世人?

從「斯坦福監獄實驗」得到的啟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四日】2018年湖南省寧鄉縣公安局公開通報,10月30日放在寧鄉縣人民醫院太平間的李某某遺體雙眼被挖去,家屬報案,警方接報後,抓捕了4名疑犯,其中既有醫院工作人員,也有外面的人,初步判斷有販賣器官的嫌疑。

中國的器官移植到底有多猖獗?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最為反常的階段在2003年至2006年。從2000年至2003年,每年約為6000例(中共官方提供數字),而2003至2006年,器官移植翻倍上升,官方公開數字在一萬例以上。中共的解釋是利用了死刑犯,可是以學術界對中國執行的死刑犯認定為6000人至8000人的數字來看,2003年之後翻倍上升的供體是從何而來呢?而且最快4個小時就能找到供體,如果不是有一個龐大的活體供給庫,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到供體?

從2006年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至現在12年過去了。近幾年,中共不提死刑犯了,因為這個謊言實在圓不了,改口說是民眾的捐贈。而當數萬個移植案例,國際社會希望看到捐贈者的記錄,是甚麼人,哪裏的,聯繫方式,是否自願,然而這些中共統統拿不出來。

在記錄片《鐵證如山》中,記錄了追查國際調查員的取證過程。原政治局常委李長春、張高麗、國防部長梁光烈,對法輪功學員器官活體移植一事,不僅明顯知情,而且認為這件事情是當時從上到下,不得不執行的由惡首江澤民簽署的一項「命令」。

而當調查員電話打到具備器官移植資格或不具備資格的醫院,來自醫院負責器官移植的專業人員,基本上沒有甚麼避諱,顯然他們有著強大的系統支持,甚至對此已經不以為然了。

也就是說,外界認為器官移植是多麼慘無人道,多麼喪盡天良,多麼不見天日,可是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魔變的人心,唯利是圖的動機,讓失去道德底線的行惡者,已經麻木了……

有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名為「斯坦福監獄實驗」,是1971年由美國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於斯坦福大學心理學系大樓地下室的模擬監獄實驗,對「從眾心理」(或稱羊群效應)展開實證演習,讓一些人充當警察,一些人充當囚犯。囚犯和看守很快適應了自己的角色,三分之一的看守被評價為顯示出「真正的」虐待狂傾向,而許多囚犯在情感上受到創傷,有兩人不得不提前退出實驗。

對於實驗的結果,當菲利普﹒津巴多說好人變成了壞人時,那些「壞人」並不認為自己成了壞人,他們要麼認為受害者罪有應得,要麼認為自己只是採用了惡的手段來實現其正當的目的,用目地的合理性為自己採取的手段辯護。

從中共1999年開始殘酷打壓法輪功,至2006年中國大陸活體移植器官暴髮式增長,在惡首江澤民赤裸裸的威逼、利誘之下,中國大大小小的醫院,大面積的運作器官移植。從一開始不太敢做,不太適應,但後來麻木不仁,追查國際調查員通過打電話,獲取大量的錄音資料,醫院人員幾乎是毫不避諱地承認利用了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不就是「斯坦福實驗」的真實版本嗎?

當國際社會廣泛曝光,邪惡的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開始變得隱蔽。但是從器官移植中牟取暴利,已經被中共「慣」壞了的無良從業者,根本停不下那顆從器官移植中賺取快錢的狂躁的心。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不能大規模獲取時,其邪變的黑手,必然伸向社會,伸向更多的普通人。這與「斯坦福監獄實驗」中扮演看守警察的人,越來越具有「虐待狂傾向」,何其相似!

人性中陰暗的一面,在中共邪惡力量的加持下,更加不擇手段、危害世人。

從2006年中共活體摘取人體器官曝光以來,雖然各種人權組織,以及很多國家的議會對此惡行予以譴責,然而國際社會的主流媒體卻很少刊登文章,因為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從1999年7月20日後的明目張膽,早已轉為地下實施,秘密抓捕、秘密開庭,從表面上並不引人注目,迷惑了眾多的世人。

然而,十餘年來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努力,讓「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越來越接近水落石出。中國有句古話,「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正義與邪惡的較量,在時間面前,任何一個有思維、有理性的常人,都會有自己的分辨。

10月16日,美國商業雜誌《福布斯》(Forbes)罕見刊登法學研究人員歐恰布(Ewelina U. Ochab)的文章,中共政權正在殺害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摘取他們的器官,以供應器官移植產業。

一個可以預見且必然將在不遠的將來發生的事情,就是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相大白於天下。奉勸那些曾經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警、司、法人員,遠離中共邪惡,喚醒內心良知,以贖回自己在這場歷史上罕見的「反人類罪行」中的不倫行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