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

對遼寧朝陽地區近期出現干擾的再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近期在營救同修中受阻,律師幾次來朝陽見被非法關押同修不讓見,這是我地區從未有過的現象。而且自二零一七年以來,市國保人員經常偷錄講真相的同修,無論在大集上還是市面上都出現過,市國保人員把講真相同修偷錄下來, 然後通知分局實施綁架,已發生多起。由此想到近年來在營救同修、制止迫害上可以說應該想到的方式都想了,揭露曝光也不斷,但收效甚微。

在去年一同修描述有幾個便衣經常在咱附近大集上,這些人就是市國保支隊警察,在大集上看到同修後偷偷錄下來讓分局再抓人,致使本地三、四名同修被抓,這位同修就是其中一個,所以認識他們。其實同修們也在一直發正念清場。同修說這幾人還仍在大集上怎麼辦?聽到此事後也很無奈,怎麼辦呢?怎麼沒完沒了?把他們錄下來曝光,這是第一反應,於是準備好後到大集上找人。在找他們的過程中不由憐憫之心升起:眾生啊!我真的不想這樣做,你們別再來了。同修後來說自那後這幾人沒再來過,大集從此安靜了。原來師父用這種方式在點悟弟子用善心對待眾生。

由此也想到我們地區的這些「麻煩」是不是善心修的不夠招來的?記得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師父在法中就講給我們針對發生的事件怎樣對待、怎樣講真相,要用善的一面對待眾生,大法弟子做任何事的心態一定是純善的。在七二零前,那時大法弟子做事想事都是善的,感覺狀態非常好。可是我們修煉到了今天,正法已到了最後,經過了這場邪惡的迫害後,捫心自問,我們心中的善到底還有多少?值得深思!

就拿訴江這件事來說,我們做事時的心態如何?現在才想到訴江真的不是一件小事,是宇宙正法的一個大的進程,大法弟子本應用大善大忍的狀態配合這一天象救下更多眾生。可是由於我們沒有把自身影響救度眾生的那些不好的觀念修去,帶著這些不純淨的心匆忙做事,也造成了一些損失。

在證實法、反迫害中,雖然做事的初衷是好的,但不知不覺中摻雜了邪黨灌輸的仇恨心、怨恨心、爭鬥心,還有不易覺察的報復心、治人的心,它表現在方方面面做事上。這些惡念有時埋藏很深,不去細心體會你都察覺不到它的存在,可這些不該有東西現已嚴重阻礙著大法弟子同化大法與救度眾生。想想我們修的是純善的「真、善、忍」大法,應該是越來越善才是大法弟子的正確狀態。師父講: 「從現在開始你們互相之間看看,誰的面貌改了,誰就聽了師父的話;誰沒改,誰就沒聽師父的話!」[1]

那些在長期黨文化的 「鬥爭理論」灌輸的惡念,讓我們表面也表現不出來祥和慈悲的面貌。這種不善有時也表現在同修身上與家庭中,互相傷害,看到同修有執著時自己耿耿於懷,被帶動的憤憤不平,尤其同修被迫害時這方面更明顯,互相指責、埋怨、牢騷,互相背地裏說一些風涼話,諷刺、挖苦等等等等。我們都知道這些東西是不符合法的,是在向外找,也許正是因為這些不是法中的東西,這些不善一直沒有歸正,這麼多年來給自己與他人造成了太多的魔難,如病業、迫害等等,也使我們不能有個很好修煉環境救度眾生與證實大法。其實我們內心當中都在為這種現象焦急,卻忽視了每個個體修煉,從自我做起,修自己,看住自己的人心。因為那真的是自己修煉的障礙,是自己前進的一堵牆。尤其是現在我們都感受修煉越來越嚴肅了,念頭差一點都不行。由此看來不是我們的環境變的複雜了,是我們的心中沒有足夠的善。

師父講:「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救人的?你不能樹立敵人。」[2]有時我們真的想想自己的內心,對那些自己不喜歡的人,給自己製造所謂麻煩與心性關的人,那些看不上的人,自己厭煩的人,包括有對立情緒的警察,將有多少「敵人」在心中,多過濾一下自己的內心,本質上變沒變,自己就能衡量出自己的善有多少。所以從現在起我們之間相互提醒,共同精進,做事用善念,不動惡念,滅盡所有惡念、人念。

我們看到朝陽市近年來發生的迫害,幾乎都是朝陽市公安局、中共政法委、市委書記等直接被另外空間邪惡利用的人直接指使的,下面各分局公檢法人員沒有他們下的令,幾乎沒有人主動去迫害的,都在他們的指令下被動參與。針對這些人員,我們朝陽市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起來,有針對性用最大善心救救他們,他們都明白大法真相後就會使很多眾生不再對大法犯罪。所以我們不能總是依靠國外同修的幫助來講真相,我們朝陽大法弟子也一定能行,能做好,修好自己不再辜負這些眾生的期望。

我們可以用過去同樣的方式去講真相,郵信,打電話,但心態變了,真心善念,按法對我們的要求去做,不再去考慮曾經給我們製造多少麻煩,只是去珍惜,珍惜我們身邊的每一個生命。生命都是為法而來,大法弟子的純善會讓眾生看到生命的希望。他們明白那面也會感恩大法的救度,從此都會起正的作用了。到此時,我們才領會一點師父講的「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3]的法一層涵義。

最後用師父的法與同修共勉,指導我們共同走好最後一段正法路。

師父講:「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4]

「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4]

如果我們有那樣的慈悲,包容所有的眾生,包括實施迫害者呢?懷著純善之心才能做到正念正行,純善的巨大能量可以改變一切,使惡人放棄惡念得救,那是彰顯大法無邊的威德。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容法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