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丈夫、婆家的怨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二歲,在學大法之前,曾經跟婆婆一家人因為矛盾的摩擦,積怨很深,是師父把我從怨恨的深淵救出來,現在,我每天都快樂的做著三件事。下面我把自己提高的一方面的體會寫出來,跟同修分享。

結婚時,丈夫家姐弟四個,二個姐姐,一個弟弟,我們結婚後和公公婆婆在一起過,後來二大姑姐,從鄉下搬來和我們住在一起,那時我家孩子八個月,我幹不了啥活,婆婆就讓我們搬出去過,搬到婆婆家院裏的偏屋。

在三十二年前,那時還是老傳統,和姑娘在一起過的太少太少,那時候,我婆婆護著姑娘,在親戚朋友鄰居家都出了名,兩個姐姐結婚比兒子結婚花的錢都多。我們搬出來後,因為房子小,我家的米麵油,都放在婆婆倉房。一天我去倉房去取豆油,他二姐說,豆油婆婆說不給我們了,我說是我們的油,為啥不給我呀。就和他二姐理論幾句,但是,豆油也沒拿回來。婆婆回來後,吃完晚飯,領著二個姐姐、二個姐夫和弟弟,在我家門前罵了一個多小時,婆婆說,油是他兒子的,就不給你咋地,告訴你,就我姑娘說了算、我姑娘當家……說了很多刻薄的話。我在屋裏一直沒出來,也沒吱聲。後來鄰居看不下去了,過來說大娘回屋吧,人家也沒說啥。

鄰居都說婆婆過分,姑娘搬來,把兒子攆出去了,二個姑娘在娘家當家,欺負兒媳婦。雖然我在屋裏沒說甚麼,但是心裏對他們和丈夫有了怨恨心。丈夫很孝順,二天、三天就給婆婆一大家人買吃買喝,二個姐姐就像吃冤家一樣不領情,我又左右不了丈夫,我心裏對他們和對丈夫的怨恨越來越深。

後來我們搬出婆婆家,沒事我從來不去婆婆家,過年時,看在丈夫的面子,不得不上婆婆家過年,有時,婆婆和我說話,我不吱聲,像沒聽見似的,二個姐姐做完飯,我就吃,吃完就拉倒,啥也不幹。有時跟丈夫嘮嗑,丈夫一說他家人,我心裏就開始怨恨,就不平衡,覺的委屈,覺的人世間哪有甚麼真情啊,生老病死的有甚麼意思,每天都覺的很苦很累,我經常暗暗的想,如果有來生,我不結婚,我一定出家修行,永不當人。丈夫對我多好,也抹不去我對他和他家人的怨恨。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學法後明白人與人的因緣關係,明白我和婆婆一家的恩怨,不是偶然的事。隨著學法的深入,逐漸放淡了對婆婆一家的怨恨,但是我心裏清楚,這個怨恨心並沒有徹底放下。

後來,公公和婆婆有點錢給四個孩子平均分了,當時婆婆說他們要用錢時,四個孩子平均拿錢,婆婆有心臟病,一年需要住二、三次院,有一年婆婆得腦血栓和心臟病住八次院,婆婆自己的錢花光了,沒錢,都是我家花的錢,他姐他弟一分錢不拿,吃飯還得我們給買,這又勾起我的怨恨心,有時心想,我是煉功人不和他們一般見識。這次婆婆住院,我們已經交了二千元錢,後來丈夫去看婆婆,在醫院給我打電話說醫院讓交錢,錢不夠了,丈夫也知道家裏沒有錢,讓我借點錢送去,我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到醫院一看,二個姐和弟弟都在,我心裏怨恨丈夫為啥不吱聲,不讓他姐他弟交錢,就好像不是他們的媽似的,分錢拿著錢,現在一毛不拔,他們太過分太自私了,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憤憤不平的回家了。

到家裏,慢慢平靜下來,知道自己不對了,這時,師父看我有想修去怨恨心的願望,把法打進我的大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瞬間,自己被慈悲的能量包容著,就像心裏所有的門都一扇一搧打開了一樣,心胸特別開闊敞亮,不平衡的心,怨恨心,瞬間消失沒有了,感覺心裏特別輕鬆美好。折磨我三十年的怨恨心被師父拿掉了。謝謝師父!

心性提高上來了,我就去醫院給婆婆送飯,餵飯,端屎,接尿,患者問婆婆,這是你姑娘啊?婆婆說是兒媳婦。他們說,像這樣兒媳婦太少啦,住院給花錢,又買吃買喝的。親戚來看婆婆,我就和丈夫安排吃飯,姑婆婆,姨婆婆,都說我大度不攀比,說我和丈夫孝順。

我的變化,丈夫看在眼裏,丈夫說我還是煉法輪功好,從此,丈夫支持我做三件事。

丈夫對我的支持也得福報了,得了好幾年的膽結石好了,沒有了,不用做手術了,親戚們都說還是煉法輪功的人好,我跟他們說,是我師父告訴我們,做事先想別人,後想自己,要有胸懷,我給他們講真相親戚都做了三退。

感謝師父在弟子過心性關時,對弟子慈悲點悟和加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