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另外空間主元神的幾個情況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下面是我天目看到的關於常人和同修的一些情況,寫出來供同修參考。

一、眾生急盼得救

二零零四年,我在讀書期間,一次我去圖書館上自習,身上帶著自製的大法真相資料,在圖書館過道上路過一個女同學,突然見到另外空間的她撲通一下跪在我面前,求我救她。當我把真相資料給她時,她都沒來的及看我一眼,坐下來,展開資料就讀,那種生命的專注至今記憶猶新。

二零零五年畢業後,我們當地一位法院民事廳副廳長,分管迫害法輪功。因為之前她曾經與我有過比較親近的關係,後由於某種原因關係破裂,我就動念用真實屬名給她寫真相信救她。後與同修交流,結果該同修說:「現在迫害很邪惡呀,你們現在關係又不好,還是不要寫了。」被同修三說兩說,我就同意不寫了。當天晚上夢到她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求我一定要救她。醒來後,生命在深淵中求救的絕望與急切歷歷在目,我再也不考慮同修的勸阻和自己是否會被迫害,給她與她的親屬以真實屬名寫了真相信。後來聽她家人說,她讀信後喃喃自語:「沒想到,某某心中還那麼關心我啊!」我同時把她的家庭電話給明慧網發了出去,她有次見到我說:「我家接到了太多國外電話了,我、兒子及丈夫不斷的接電話,我再也不做法輪功的案子了。」從那以後,她果真再也沒做過迫害大法的事,而且當地同修對她之後的行為評價都很正面。

二零零五年冬天,我在一個公司上班,有位同事是博士,我們同一個辦公室,沒事的時候,我就給他講真相,講三退,他不回應我,還面現嘲弄之色。一兩次之後,我感覺無效,就不想再給他講了。結果有一次在公司我和他擦身而過時,他的真我突然對我開口說話:「求你一定要多給我講幾次,我被後天的東西灌輸的太多,把我的本性蓋住了。你多次講,我就能醒來。」聽到他主元神求救,我就多次給他講。

後來公司副總為了調查我是否修煉法輪功,找到我講過真相的很多同事了解我的事情。被找的同事沒有人就此跟我打招呼,只有這位博士悄悄的告訴我:「你小心一點,可能馬上副總要找你談話,你可能會被辭退。副總找了很多人調查你。」果真當天副總就找了我。

雖然到最後我也沒有把這位博士勸退,至少他已經大體明白真相。這件事情說明,生命很多本性真我都是在急盼得救,而且要想救他,不是一次兩次講真相就能明白,因為他們被蓋的太深,一定要多次講,只要生命在我們身邊,就一定是有得救的希望,不要放棄他們。

二、同修身體另外空間所見

二零一零年,我看到一位已經基本不能修煉的昔日同修的真我景象。他的表現是沉迷於網絡小說和打麻將,內心知道大法好,想修煉卻走不回來。我看到他身體內部有一套黑色的機制在運轉,這個機制從上到下有一個軸,軸上裝了很多盤在轉動,從而帶動他的身體,很類似師尊在《轉法輪》「周天」中講的密宗的中脈,還帶動幾個輪。我看到他的主元神飄在他頭頂上空,非常可憐無助,又無可奈何,想控制自己的身體控制不了;又因為他自己知道有使命的,所以又不甘心放棄身體的控制權。而這位同修這些年也一直行為上沉迷於小說,卻又感覺小說沒意思,只是像空虛無助時身體不由自主的在看,心裏一直明白想修,卻又把控不住自己的身體,走不回來,心靈一直在痛苦中掙扎。

還看到一位色慾特別重的同修,身體內也有一套機制,整體上看是如小臂一般粗細的黑色棍子一樣的東西,從頭頂一直貫穿整個上半身。棍子的後端向一側彎曲,根部是尖的,紮在微觀處。而這根棍子層層分解開看,是層層身體的舊勢力的機制組成的。控制每層身體的機制都在比這層身體稍微觀一點的空間,因此能夠輕易帶動這層身體,而這層身體表現出來又無能為力被帶動著。層層機制也是黑色的,由他本人沒修去的色慾物質構成,但一旦形成機制後,就把色慾執著放大了上百倍而不止,其實他本身的色慾並沒有多重,所以一旦機制打散,再清理色慾敗物很容易。

他身體內的機制底端是大量的色魔,頂端有舊勢力在操控,舊勢力彷彿組成一個司令部,既操控機制,也操控甚麼時候給同修塞個異性,甚麼時候綁架同修。堅定的同修每次可以艱難逃脫,但如果不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就會處於怪圈中惡性循環;修煉上不堅定的人,就會犯戒及各種錯掉下去。所以如果同修只把色慾當作自己的執著心去,就很難清除。常表現出不可自拔的陷入其中,其實是層層機制都比這層身體微觀造成的;而且這樣的同修往往心裏很想去色慾,平時卻又發現不了色慾心的根源在哪,也是因為舊勢力把這些敗物及機制安排在每層身體的微觀一點的位置藏著。

這樣的同修就必須把自己沉浸在法中,多學法,甚至是背法,求師尊看護,同時一定要堅決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否定跟它們簽過的約,而且一定要不斷的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己身體內的舊勢力及其邪惡機制,發正念時表面意識找不到它們不要緊,修成的那面找的到它們,發正念時間長了就會有效果。同時白天儘量不讓自己腦子裏空下來,如果做常人事情時,最好同時聽交流文章,都能清理色慾。

要去掉這色慾敗物,要一段比較艱難的長期的過程,但是要有恆心,不斷的學法、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就一定可以去的掉的。如果師父把他安排在哪位同修身邊,請幫助的同修一定不要因為過程太長而不耐煩,色慾重的同修很艱難,如果在修,需要同修的幫助,一定可以走的過來的。

以上是我多次瞬間天目所見,應該是師尊在點悟,直到今天突然覺的我應該寫出來,也許對同修救人和幫助昔日同修有所幫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