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載微信後我周圍環境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前幾天,我去看望一位開店做生意的同修,由於幾個月沒見了,自然說了很多。最後我問他們微信卸載了沒有,他說還沒卸呢。由於說話時不斷的來顧客,我也就走了。

回家後我越想越不對勁兒,明慧編輯部的《所有大法弟子須知》已經發表四個多月了,怎麼有同修還沒有重視呢?後來想到還是寫篇體會來再次提醒依然使用微信的同修們吧。說一說我使用和卸載微信的心路過程。

我是二零一四年左右開始用微信的,是老同事、同學建議用的。後來進了幾個群,並經常在朋友圈發自己寫的詩詞,還和大學同學你一首、他一首的對詩,因是大法打開了我的智慧,獲點讚很多。那時心裏真是顯示心、求名的心都出來了,自我膨脹。浪費了很多寶貴時間。雖然當時覺的學法煉功、集體學法講真相都正常進行,但是現在回頭一看才知道三件事都鬆懈了,只是浮於表面而已,浪費了很多時間。

從二零一七年春,又為單位微信公眾號寫醫學專業方面的文章,還是獲讚譽不斷。自我又更加膨脹,其實那時名利心已不知不覺起來了。

大概是在二零一六年,有一天發現我使用的醫療放射線機器的高壓電纜接口處滲油,再看地上已有很多油漬。當時就報廠家維修,廠家來人看後說:這是機器的心臟部位,是從日本進口的,裏面的東西換不了,只能是換整個管子。既然還能用就繼續用吧。所以這個漏油問題一直持續著,我也沒有往修煉狀態上想。只是每天用一個小容器接著,後來就是每天能滲出一滴了。

今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編輯部《須知》發表,我看完後,心裏真是百般的不願意卸載微信。名利情都往上翻,邪惡和思想業往我腦中反映不滿的話:這些詩詞都白寫了?單位的文章也不能寫了?那是工作啊!也不和同修聯繫,朋友圈裏都是常人,有何危險呢?但是我的主意識是清楚的,知道必須要卸載,所以過了幾天,又有一個念頭出現了:那就用一個手機專門上微信吧。等一等看看吧。

在這些干擾當中,我等了大約半個月左右,也許是二十天,每天看明慧上同修們的關於卸載微信的體會文章,看清了自己在使用微信中產生的執著和在常人微信群中都是污染的東西,浪費了寶貴時間。再有,修煉關鍵時刻的「選擇」,是選擇師父要的,還是選擇人心;是選擇徹底去掉名情利的執著,還是一手抓住人的東西不放,另一手抓住神的東西不放?

想明白後,我就橫下心:一定要卸載。

先是在同學、同事各個群說明因為太浪費時間要卸載微信,並與大家互相留電話號,以後有事就打電話。很多人惋惜說:看不到你的小詩了,看不到你的文了!也有人說:我也有同感,但是沒有你的膽量魄力!我都不為之所動。

約一週後建完了通訊錄,就挨個刪除他們的號,又把自己朋友圈裏的文章、詩詞挨個刪除乾淨。最後把自己的頭象刪掉後,感覺到心裏幾年來沒有的那麼靜與淨,真是太美好了。

第二天上班後,我跟單位部門主管講卸載微信了,有事就打電話通知我,或者讓我身邊的同事通知我。主管沒有異議就答應了。同時也停止給單位微信公眾號寫文章了,不去那魔窟中攪和了。

我又例行公事的、習慣性的去擦機器漏的油,卻驚奇的發現兩處電纜出口處一個乾乾淨淨,另一個只有一點點微微滲出。我突然明白了,原來不只是自己家裏的環境與自己修煉狀態有關,我們接觸的所有環境都與我們修煉有關。這台機器接近三年的時間都在漏油,也許就是師父以此點化我修煉有漏,還越漏越嚴重。但是就是不悟啊!總用現代科學的觀念看待,認為是自然現象。

我想別的用微信的同修也可能有類似的點化。非得等到師父用明慧編輯部文章來告訴大家,還捨不得去掉這強大的執著。感到真是愧對師父的教誨,修煉真是嚴肅的事情,真是差一點也不行。

以上就是我卸載微信的心路過程,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卸載了微信並同時去掉了幾年中滋養出的人心執著。

有不符合大法之處,請同修們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