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去各種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我在國企的車間裏上班,我們組有七個人,組長比我們掙的工資多一點,我們六個人的工資是一樣的。

我們這裏做的是軍工產品,產品用於防彈玻璃。我們七個人的分工是不同的:組長負責調控生產工藝,維持穩定生產;其中四個人輪換著看管生產崗位,每人一天,不是自己看管崗位的時候,輔助生產;兩個人上中夜班(設備二十四小時運轉)。看崗位的人這天有點累,必須得有很強的責任心,需要連續上八個小時。不過一週才上一天,平均一個月才有一週上兩天。

去年三月,我們組裏出現了人員變動,有一個女同事C辭職了,又來了一個女同事D。同事D不願意來這裏,因為她原來的工作很輕鬆,下午基本不上班,而我們這裏的工作量相對來說有點大,得上一天。

D來了之後,工作不太積極,工作一段時間之後,組長和她商量讓她學習看崗位。因為同事C辭職後,我們由原來的四個人變成了三個人負責看崗位。同事D不願意,哭著去找領導說:「還有一年多就退休了,不想看崗位了。」(我們這裏的有毒有害崗位,四十五歲可以退休)。組長也妥協了,說那就扣工資吧,最後也沒扣錢,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從那時,我就有點心理不平衡了,看D不順眼,我知道這是妒嫉心。不是同事D不好,誰來了這麼做,我都會不平衡。於是我和組長商量,我去上中夜班吧,組長不同意,沒辦法我就這麼上班吧。

D很愛顯示,記得有一次我幹活,她在我旁邊說她幹工作怎麼有責任心,怎麼工作優秀,我心裏煩透了,啊!我幹活,你不幹也就算了,還說你工作有責任心,我快忍不住了,真想說,你別說了。這時師父的法出現在腦中「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1]。瞬間,我的心平靜了。

漸漸的我適應了,不再盯著同事D的缺點了,我把她當成一面鏡子修自己,她的顯示心很強,我也是,我就注意修去顯示心。她高高在上看不上別人,看她高高在上的樣子,有時我守不住心性就嘲諷的誇獎她,你長得這麼漂亮像嫦娥,不適合和我們在一起,應該去廣寒宮。後來我意識到了應該修口,不應該開這種玩笑。又有一次,我沒守住心性,嘲諷的誇獎了她一番,之後我就開始牙疼,我知道是我沒守住心性,我就心裏想以後再也不說這樣的話了,然後牙就不疼了,好了!

有一次做夢,夢見我在一個高高的台子上,和台下的人說話。夢醒後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也是自高自大,只是我的悟性太低,只是向外去看D,沒有對照我自己。有時和她聊天說到不同觀點的時候,我就強烈的證明自己的觀點是對的,同時我感覺自己心裏堵的慌,不想再和她說話。後來我意識到了,這是爭鬥心,強烈的證實自己,那我就不爭了,不再執著自己了。

我在點點滴滴中修去不易察覺的人心,我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同事D來到我身邊是幫我提高心性來了,我應該感謝她。

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

十月份,組裏又出現了人員變動,同事S調走了,J來了。J來到這裏也很委屈,J和D原來在一個崗位,J是那個崗位的組長,工資比我們組長掙的還多。因為那個崗位太清閒了,領導把那崗位取消了。J來到這裏工資降了,工作量大了。這樣一來,由原來的三個人負責看崗位變成了我們兩個人。

同時工作時間也出現了變化,因為那三個人不看崗位,他們上午八點上班,生產穩定之後,十一點就下班了,下午三點上班,下午四點就下班了。因為崗位不能離人,我們兩個是早八點到下午四點,不看崗位的那天下午不來。從時間上來說他們兩天上八個小時,我們是兩天上十一個小時;從工作量和責任心上來說那是遠遠不能比的。

我想起師父說:「這和我們過去搞的絕對平均主義有些關係,反正天塌下來大家死;有甚麼好處大家均攤;長工資甚麼百分之幾的,一人一份。這種思想看起來好像挺對的,大夥都一樣。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成度也不一樣。」[2]

是啊!多幹活拿一樣的工資,我的心極度不平衡了,我知道是因為我的妒嫉心不去才不平衡的。我大量學法、背師父的法,有時心態很好,心裏平靜樂呵呵的,但有時人心上來就憤憤不平,憑啥呀?還委屈的流淚。在這時我就背師父的法:「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2]一會就沒事了,心態平和了。

我就想:我怎麼修得這麼差呀!我都得了宇宙大法了,我們還有慈悲偉大的師父,我怎麼還和常人計較這些呢?這個不平衡的東西不是我,你自己難過去吧,這和我沒有一點關係,我一定要保持清醒,分清真我假我。

三個月之後,J也開始看崗位了,這樣我稍稍輕鬆了一些。我希望同事D儘快退休,來個能正常上班看崗位的年輕人。然而事與願違,她大概退不了了(有毒有害工作滿八年,才可以四十五歲退休,她的條件不夠八年)。

我剛剛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沉下來了。在那一瞬間,我清醒的意識到我的包容不是把心放淡了,而只是短時間的容忍。D不能退休自己也很失望。

漸漸的我發現了D不能退休,我反而有一點點高興,為甚麼呢?我也覺的奇怪,仔細查了一下,還是妒嫉心。我記得以前看到一篇文章,寫的大概意思是妒嫉心的表現,「別人得到甚麼東西自己像失去甚麼一樣難過,別人失去甚麼東西自己像得到甚麼一樣高興。」我恰恰就是這樣的,看到同事D不能退休了她很難過,我反而幸災樂禍了。多麼陰暗的心理,太可怕了!

這個變異的東西不是我,去掉它。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真心的為對方著想。現在我發現一切歸於正常了,不再執著同事D了。一天她說:「七月我就退休啦。」在那一瞬間,我真的替她很開心,我問她:「真的嗎?退休通知下來了?」她說:「沒有。」我的思想境界昇華上來了,那個陰暗的東西沒有了。

我的人心很重,有時自己意識不到,但是我儘量用法來歸正自己,修去那些不好的人心。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