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劈柴燉肉」的魔難中堅修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劈柴燉肉」是北方的一句方言,意思是肉在鐵鍋中用劈柴火燉才能燉爛,又香。此處是指打人打的狠,又解氣。我因在家中長期被丈夫暴力對待,就被村裏人起了這個外號。

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今年五十五歲,由父母做主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他表面上看挺好的,長得也行,性格挺開朗,愛說笑。父母並不了解他,經人介紹,就逼迫我嫁給了他。可婚後他的品行逐漸的暴露出來了:吃、喝、嫖、賭樣樣都幹,一點正事都不幹,天天帶著比他小十來歲的小孩出去找茬跟人打架。誰要惹著他,就非得把人家打服,是有名的「斧頭幫」幫主,十里八村的都知道。

我性格比較內向,比較軟弱。我勸他不要打架了,他就打我,還說:「我要是一天不打人手就癢癢。」雙方的父母誰也管不了,我父母也後悔做主讓我嫁給了這樣的人。有兩次我跟他說要離婚,他說:離婚也行,跑了你也跑不了你全家,叫你一家子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血流成河。我生了兩個女兒,倆孩子出生他都不在家,因為派出所要抓他,他跑了。

我就在這樣的家庭暴力中煎熬著,又不敢和別人說,也沒人敢管,因為誰管誰挨他的打。村裏人就給我起個外號叫「劈柴燉肉」。我種地養家糊口,他說拿錢走就走,我也不敢管。我還得帶著倆孩子生活,很苦,慢慢的我得了一身的病,沒有錢,有病也不敢看。死不死,活不活的,有時想離家出走,又捨不得孩子,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鄰居一位大嫂叫我去煉法輪功。十來天下來,我身體一身輕,也想不起身體有甚麼病了,在地裏幹活也不知道累,心裏老是快樂、高興。心裏說:我太幸運了,我可找到師父了,我有師父了,找到大法了,是師父重塑了我的命。我暗下決心,堅修大法到底。

我天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還出去洪法,事事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人。丈夫幾乎是天天打我,逮甚麼拿甚麼打,師父教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有時我忍的好,有時是含淚而忍,心裏不平衡,只要一拿起大法書來心裏就亮堂,就樂了。就想:是我前世欠他的太多了,我無怨無恨的還吧!

記得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跟同修去鄰村切磋,回到家下午四點多鐘。丈夫見我氣就不打一處來,又打又罵,而且越打越有氣,仍不解氣,就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扔進爐子裏,我一看就急了,搶出來就跑,他在後邊追,我一不小心摔倒了,他隨後也趴在我身上,大女兒趴在他身上拉他,他就咬了女兒兩口,疼的女兒起來直甩胳膊,我爬起來又跑,他追上對我又是一頓暴打,就跟瘋了一樣。把我衣服也打壞了,他打累了就喘一會氣,我趁機就跑了。

有人說他還給氣得背過氣了,由兩個人把他架回了家,叫來了醫生。醫生給他打了強心劑,也沒緩過來。有人把我拉到鄰居家不讓我走,怕他緩過氣兒來還打我;有人給我報信說他還沒有緩過來呢!鄉親們怕我挨打,都不讓我回家。

我就去找同修幫我發正念,發完正念我就往家裏走,師父的法就往我腦子裏打:「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2]。我還沒到家,又被鄰居把我拉走了,他們怕丈夫再打我。我在心裏不斷的念發正念口訣,求師父加持,後來我又去同修家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同修說回去給他順順氣就好了,有師父加持沒事!

還沒等走呢,兩個小姑子的孩子,還有我兩個女兒,都來找我來了,哭著說他爸不行了!我回到家一看,三個屋子裏的人都滿滿的,外面還有一個大三馬車,準備我回來送他去醫院。倆小姑子指著我說:「我哥要活不了,你也別想活!」我心裏有師父,我穩如泰山,不理她們。

這時,鄉親們大眼瞪小眼的看著我,只見丈夫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嗓子裏只一口痰呼嚕著。我一手抱著他的頭,一手往下劃他胸口說:「你別裝蒜了,別嚇唬人了,你看大家都為你擔心呢,我給你順順氣,你快醒醒吧。」

也就一分鐘,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我可不管你了,不能讓你要了我的命。」這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三屋子的人,包括兩個小姑子的全家,都用奇異的眼光見證了這一事實。我說:你們服不服大法,是我師父救了他的命!有的說大法真神了,半村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心裏感謝師父,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她親家講真相,很順利。回家剛進屋,丈夫就劈頭蓋臉一頓暴打,打了無數的嘴巴,打累了就歇,一會又打,後來又拿棍子打,一個棍子打折了,又拿新笤帚把打,邊打邊說:你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又打我兩條腿的迎面骨,就聽迎面骨「噹噹」的響,木棍在往外彈。笤帚把打斷三節,打不上勁了,他又問:煉不煉?我心裏求師父,默念口訣發正念。他氣急敗壞的又拿來菜刀,對著我的臉說:你再說一句?我說:我煉到底!他拿刀子往桌子上一摔,又一頓嘴巴,打累了就歇。歇一會兒,又拿起斧子,又比劃著說:再問你一句,你還煉不煉?我堅定的說:煉到底!他又拿盆砸我,後來又拿剪子剟我,也沒剟上,又拿大木頭凳子砸我的腰,把凳子都砸散了。無論他怎樣,我只有一個字:煉!心裏說: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師父,為甚麼不學,為甚麼不煉?!

後來孩子放學回來了,丈夫躲到另一屋裏,沒事了一樣。該做飯了,我就做飯,好叫他看看大法弟子的境界。做好了飯,聽見他叫孩子看看我的臉腫不腫,腿拐不拐。我說:不用看了,哪裏都好好的!還吃了一大碗餃子,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真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感謝師父。

我覺得通過這事,我昇華了一大步。現在一邊寫,還顯露出了自己的爭鬥心,今後修煉中去掉它和不符合法的地方。

我還有兩個小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1、村裏廣播室廣播真相

二零一四年冬天,一天晚上六點多鐘,我外甥女帶幾個人來找我,說她們開了一個小飯店,讓我跟村裏說給廣播廣播。我就跟村長說了情況,他說:「那住著小大夫,你叫他給你廣播,我沒空。」到了村部跟小大夫說了情況,他說:我也不會用啊,你自己廣播吧。

外甥女給了我一篇廣告,有甚麼菜甚麼價格,我念了兩遍。師父的聲音打進我的腦子裏:這是機會,快講真相啊。我正念上來了,就正念十足的講:鄉親們注意了,鄉親們注意了,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命能保。天滅中共,退黨保命。我願咱們某某縣某某村的人都明真相,平安度過大災難。一連說了三遍,我才放下。

隨後那個小大夫就進來了說:你廣播的真好,說的真清楚。我說:是嗎,你聽的真嗎?他說聽的真好。我說謝謝誇獎。就往外走,在外面又有幾個人問我:我怎麼聽見你說「法輪大法好」,還說退黨團隊呀!我說:是呀,只有誠心念「法輪大法好」,退出黨團隊的組織才能保命啊。說的我外甥女還挺樂,和她一起來的幾個人也都聽到了,有個車裏有倆個小孩還退了隊。

因過去聽邪惡污衊大法,就有個想法,有一天,我廣播真相就好了,今天師父真圓了我的夢。

2、神奇的大三輪車

二零一六年的春天,一個好心的同修看到我的三輪車最多跑不了二、三十里路,出去講真相遠一點的回不來,還得麻煩別人接,同修自己出錢買了一個大三輪車,我們跑的更帶勁了。買車時帶了一箱子的電解液,過些日子就看看還用不用加液,有時看看不該加,後來又忘了加,三個月兩個月加一回。到後來充完電老有糊味,裏邊還響。我就跟它講真相,鼓勵它,跟它說話,加正念。一箱子液用了一年。

到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八趕廟會,這個車出了奇蹟了,跑的特別快,響聲還好,特別輕。我還不習慣用手閘,有時就拉著閘跑一趟,這樣的事也發生了好幾次。發現了,我就跟它道歉,我真是從心裏心疼。趕完廟會,歇了兩天,加液一看,早就幹了,心疼的我馬上跟它道歉,趕快加液,一箱液,用了一年多。從買車到現在一直沒換過電瓶,還跑這麼遠,大家都說真是奇蹟!現在,我開著三輪車,每天拉著同修們奔波在救人的路上。

師父的良苦用心,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報答師恩,跟師父早日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