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看淡得失 婆媳姑嫂和睦相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我丈夫是長子,有兩個妹妹,公公、婆婆對女兒非常偏愛,公婆還在壯年時就經常告訴我們,不指望姑娘養老,就靠兒子養老。

兩個女兒結婚後幾乎都在娘家住,外孫女也由公公婆婆帶大,甚至大小姑家養的豬都放娘家餵養,她家的農活和重活都找公公婆婆幫著幹。後來大小姑生了二胎,不知她怎麼和我公公婆婆說的,老倆口像找到了福窩,把東西收拾收拾急急忙忙就搬到她家去了,啥事從來不和我們商量。

小姑家地多,又承包許多別人家的地,還有小姑的女兒及兩個外孫女也常年在她家,小姑女婿在外面打工常年不在家,她家還開小賣店帶麻將館,農活、家務活很重。近幾年老人歲數大了,每年秋收後,他們都得打吊針或住院,但要花錢的時候肯定就找我們,老倆口手裏要有點餘錢就回關裏(婆婆的娘家)串門。

我由於修煉法輪大法,曾多次遭中共迫害,被勒索不少錢,後些年被下崗(失業),當臨時工收入有限,也要供孩子上學,實際上只有丈夫一個人賺錢養家。我平時省吃儉用維持自家開支,雖然我歲數不大,但很少買新衣服,大多都是妹妹給的,儘量不讓丈夫有太大壓力。

我修煉前,對婆家的種種做法非常不滿,即使過年過節或過生日給他們花錢、買東西、花醫藥費心裏也不平衡。修煉法輪大法後,逐漸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生生世世誰欠誰的都得還,佔別人的便宜其實是吃大虧,不但失德,還得用各種方式償還人家。作為修煉人,還得放淡名利,不計較付出的多少,用善心與婆家人相處。

有一次公公他們過節回來,早晨去買豆腐,一百元錢剩下九十多元揣兜裏了,進屋後把衣服脫下放在床上,然後去衛生間洗手,過一會就聽他們嚷嚷錢沒了,急得不行。我想老人把丟了九十多元錢當成很大的事,會著急上火,我給他又不能要,於是我把自己兜裏的錢卷上扔到門口,告訴他們別著急,趕快出去找找,公公剛推開門,發現錢在門口地上,馬上高興的說:錢找到了。吃完飯,他們出去溜達,我丈夫幫他們收拾房間,疊被時發現九十多元錢在被下面呢,他立即明白了是我怕老人上火把自己的錢放門口的。家人和小姑子們也看到了修煉人凡事在為他人著想。

二零一五年秋收後,公公有病住院,我們把他安排好就去籌錢。大約住了十多天醫院,剛回家第三天,婆婆又住院了,做了腫瘤切除手術。婆家親屬問我:老太太出院後上誰家養病啊?言外之意:平時他們都在女兒家出力,養病去我家行嗎?另外聽傳言大姑子說三個孩子只有她最有孝心,誰都不行。我說:只有我家適合老人養病、清淨,她女兒家開賣店又有麻將館,煙氣烘烘,還有三個小孩鬧,怎麼養病呢?這樣婆婆出院後直接回到我家了。

我和丈夫說:咱們以後說話要注意,別太隨意了,免得讓老人心裏不舒服,我當時正好失業在家,每天調樣給婆婆做飯,她非常滿意,從兜裏掏出一千元錢要給我,我想全都不要怕她心裏不高興,我就留下一百元,告訴她我們不缺錢,心意領了。倆小姑子天天打電話問:「都吃的啥呀?」公公也來觀察看我們對婆婆咋樣。

我都把心態擺正,按照修煉人的心性盡力做好。經過三個多月的休養,婆婆身體恢復的很快,春耕時又回到小姑家幫忙幹活去了。我想只要老人願意,在哪住都行,需要我們時我們責無旁貸。

二零一六年也是秋收剛過,公公肺病又重了,我丈夫帶老人在本地檢查發現肺部有陰影,又到省城檢查,確診為惡性腫瘤已經是晚期。我知道給老人治病和處理後事得花不少錢,婆家的親屬經濟條件都不好,我家沒有存款,還有二萬元外債(我交養老保險費借的),我告訴丈夫別著急,該花的錢就得花,老人辛苦一輩子,咱們別留下遺憾,我出面去借,你就只管把老人的事辦好就行。

我剛和我姐姐說借錢給公公看病,姐姐生氣的說:他們家的事我不管,你的事多少都行。因為我姐知道婆家對我咋樣。姐姐的態度讓我在難中心裏挺難受。通過學法向內心去找,知道是自己平時不注意修口,和姐姐抱怨婆家人對我們不公才造成她這樣。後來我弟弟聽說了,主動把錢給我們匯了過來,讓我丈夫很感動。

老人臨終時對直系親人挨個囑咐,看到我時,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

公公臨終前說想要土葬,那就得多花一些錢。丈夫和我商量,我說:儘量讓老人滿意,農村老人都願意土葬,咱們就隨他們的願吧。一看墳地,土葬估計得佔遠房親戚家一、兩壟地,親屬去協調準備給點錢,在當地這種情況也就幾百元錢的事,可是那家人嫌少不同意。婆家人都憤憤不平,嚷嚷不給他們那麼多錢。我和丈夫商量,既然佔人家的地,要多少給多少,這錢是為了老人滿意花的,就不能吝嗇,我是修煉人不能讓人家不舒服。

後來我丈夫找來看風水的先生去看墳地,那風水先生說不需要佔遠房親戚那兩壟地了,自家的地夠了。這樣我們也就不需要多花錢了。倆個小姑子先前都說要攤點錢,辦完後事,二小姑子不提攤錢的事,氣呼呼的走了,大小姑子要出五千元錢,我說:你們買樓欠不少錢別出了。我們把老人的地承包出去了,得到的一些錢我都主張借給大姑子,讓她把花高利借的錢都還上,婆婆和小姑子都很感動,她們看到了我這個大法弟子的寬廣胸懷和法輪大法的美好。

在處理這些直接涉及到切身利益的問題上,我思想也有過波動,一些委屈、不平衡的心也往出翻,有時牢騷、怨言不時的往出冒,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煉人,用大法的法理衡量、要求自己,經常排斥、抵制那些負面思維,站在為他的角度去考慮,都能妥善處理好家庭中的事情,使自己思想境界不斷昇華,心胸越來越豁達,不但自己活得輕鬆愉悅,也帶動家人變的大度、祥和。

現在我的親屬、同事、朋友大多數都認同法輪大法好,退出了邪黨的組織,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也盼望中共邪黨早日解體,迎接偉大師尊回到故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