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過錯 體悟學法的重要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十多年前在勞改營裏我曾有過假「轉化」的經歷,對此一直沒有深刻的認識。最近讀明慧網的文章後,我在法上從新認識了這個問題,歸正了存在已久的變異思維,從而深感學法的重要。

一、得法

我今年七十二歲,從小就聽家傳祖訓:「將來有大神仙下世度人;法船停在家門口,看你上不上法船。」母親也一再叮囑我,將來如果遇到這一天,一定不要錯過機緣。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我所在的偏遠鄉村,迎來了法輪大法。我一看師尊的講法錄像,就看見一尊佛的形象顯現在屏幕上,又聽見師父講法中的「度人」二字,心中一亮,立刻就明白了,是祖輩上傳說的法船來了,度人的大神仙來了。

修煉法輪功不久,大法的神跡就在我身上體現出來。我一身的疾病消失遁形,我變的能吃能睡,幹活兒渾身是勁,幾十斤的體重迅速長到了一百四十斤。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我發願要堅修大法到底。

二、迷惑

我於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法,一本《轉法輪》才剛剛把字認得,勉強能把書讀通,九九年對大法的造謠誣陷就發生了。迫害來了,我沒有怕,我協調邊遠鄉鎮的同修出來到縣城集體上訪,集體煉功;被關洗腦班,被掛牌遊鄉,被非法判刑五年,我都沒有怕;監獄的酷刑也「轉化」不了我。

但是由於得法時間短,學法少,基礎不紮實,對大法的堅定還多停留在感恩戴德的層面,這樣就出現了問題。如,監獄的幫教能說出許許多多「轉化」有理的邪說來。其中一個說法是,不「轉化」就上不了高層次。我被這個問題迷惑住了。我想師父往高層次帶人,不「轉化」是不是真的就到不了師父所說的高層次呢?這些幫教都是昔日的同修,都是些有文化的大學生、幹部、教師等,她們能說會道,得法早,難道她們還會糊塗,還會出錯?我沒有文化,大法書沒看多少,我不「轉化」難道真的就錯了嗎?我感覺她們的說法是錯的,但又說不清楚為甚麼錯,無法與她們理論。我心裏很苦,在「轉化」的圍攻、圍困中我不知怎麼辦。

後來我就以假「轉化」來應付。我自認為我寫的「轉化」很簡單,沒有一個字涉及大法與師父,不存在破壞大法、不敬師的問題,只是表態 「不練了」而已。但每次交了「轉化」書都會感到身體不對勁,過一兩天、兩三天,就又寫聲明否定,反反復復幾次。最後一次是因為監獄裏「轉化」了的可以學法,我想學法,想弄清一些困惑的問題,尋求法理,就再次假「轉化」。

三、正悟

二零零六年,我結束五年冤獄回家。雖然寫了嚴正聲明,但對一個大法弟子的「轉化」或假「轉化」行為,錯在哪裏,有多嚴重的錯,我並沒有深刻的認識,也沒有再去思考,一晃就十多年過去了。

近日我回過頭來在法中從新去認識這個「轉化」、假「轉化」的問題。

師父說:「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能向邪惡轉化」[1]。對弟子承受不了邪惡的折磨寫悔過書欺騙邪惡的行為,師父說:「可是這是不行的。因為這種觀念在人這兒也都是敗壞了以後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會這樣,他沒有這樣的思想,他認準的路一定會走下去。」[2]

我悟到:大法弟子們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能向邪惡「轉化」。這是大法的原則,金剛不動,即使是假「轉化」也不行。我寫的那些假「轉化」,我認為從字面上沒有損害大法與師父,僅僅為欺騙邪惡表了個態 「不煉了」而已,沒有多大的問題。可是師父說:「那些舊的勢力認為,一個大法學員,由於執著,在這期間一旦寫了書面保證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來。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是在強迫中造成的,從新開始走入正法中來,那麼就會加大魔難過關。師父雖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後果是可怕的,千萬年的等待將毀於一旦。」[3]

師父還說:「為甚麼非得讓你簽那字呢?為甚麼非得讓你說個「不煉」才放你呢?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正常嗎?不正常。那不很明顯嗎?就是讓你掉下來,就是叫你說那句話。說出來,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4]「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這個污點如果不能洗刷掉,將意味著甚麼,你能想像的到嗎?」[5]

師父講的法,字字如重錘,句句在棒喝,令我深感後怕。修煉太嚴肅了,「轉化」、假「轉化」可不是人中的遊戲,可以隨心所欲。假「轉化」中包藏了自欺欺人、狡猾、圓滑、投機取巧、掩耳盜鈴、自以為是等等變異行為與變異思維,及怕心、求安逸心、保護自己等等各種人心,這些都是大法修煉者必須修去的敗物。師父正宇宙的法,就是要改變成住壞滅的舊法理,創建圓容不破的更加完美的新宇宙。新宇宙為他、舊宇宙為私的屬性從根本上不同,進入新宇宙的大法弟子必須同化新宇宙的法,在大法中歸正自己,洗淨自身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那些所有的敗壞物質與因素。

這些東西如果意識不到,清除不掉,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有大漏,就達不到新宇宙的標準,大法弟子對應的宇宙範圍也就達不到標準,大法弟子也就不可能圓滿。大法弟子沒修成,錯失千古機緣,辜負師尊千萬年的慈悲苦度,也辜負了天國的眾生千萬年的期盼與囑託……

師父說:「舊勢力安排的東西實在是太邪惡了」[6]。我體悟到,監獄裏「轉化」了的可以學法,就是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是舊勢力陰險的毒招。用柔性的方式欺騙大法弟子「轉化」,與酷刑折磨的暴力「轉化」同樣邪惡,最終目地都是把大法弟子往下拉,拉下去一個毀掉一個。我為了學法假「轉化」就順應了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真是太危險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7]對師父的這段法我有了新的領悟。

四、學好法是根本

通過學法,我真正認識到了,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以任何理由,任何藉口「轉化」、假「轉化」都是絕對錯誤的,都是絕對不能做的。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8]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9]我為甚麼反反復復的被所謂假「轉化」?就是因為學法太少,基礎太差,尤其是師父九九年迫害發生之前講過的法很多都沒有學到,或沒有學深學透,迫害中才被邪悟者的邪說困擾,才被邪悟者沒完沒了的遊說,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

從我的教訓還可看出,我自認為我很堅定,強權的迫害、監獄的酷刑我都不怕,邪惡的高壓都沒能動了我的心,為甚麼面對邪悟者的邪說就被困住了呢?我悟到,僅憑一種停留在感性認識上對大法的堅定,是修不好的。真正的堅定是以紮實的學法為堅實的基礎,才能做到面對任何邪惡的環境,任何千變萬化的複雜的情況都金剛不動。由此我深刻的體會到了師父為甚麼一再叮囑我們:「大家多學法、學法、學法、學法呀」[10]。

通過學法,弟子正悟了法理,更深刻的認識到了「轉化」、假「轉化」的錯誤,及學法的重要。感謝同修的提醒,叩謝師尊對弟子的諄諄教誨。

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電話會議上的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建議》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