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陳秀蘭自述遭冤獄迫害兩年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上午七點多鐘,我和同修一起出門,用手機發真相短信救眾生。不料,被國保大隊警察人員定位跟蹤,上午九點多鐘被南充市順慶區公安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順慶區公安局。

幾天後,順慶區國保警察抄了我的家,從我家中搶走了我的電腦硬盤一個,手提電腦損失一台,搶走了師父的法像,連上香的香爐都被警察搶走了。把我綁架到順慶區公安局後,他們就把我和同修分別各自關在一個很髒的房間開始審訊,審訊時警察又喊又叫的,有一個女警說:「用辣椒水灌她們!」我們就發正念:不准他們對大法弟子行惡,並不停的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到下午又把我們綁架到順慶區精神病醫院進行抽血等一系列體檢,檢查完後,就把我們綁架到南充市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警察就強行把我們的衣服脫光搜身,進行人身侮辱。然後不准穿鞋,赤腳到監室,看守所值班警察指使監室裏的犯人把我們穿的衣服脫掉扔了,強行穿上看守所的號服。

在看守所我們被非法關押了十個多月。裏面的犯人很兇狠,我不報姓名,她們就開始罵我,叫我晚上睡地上。我在地上睡了兩個多月,她們不准我煉功,也不准我講法輪功真相。一煉功犯人就打我的手,晚上不准我睡覺,強迫我晚上值班,上午背監規,坐床板。

到二零一六年底,我被順慶區法院非法判了兩年,同修被非法判刑兩年半。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我和同修被送去監獄的途中,被非法強行帶上腳鏈、手銬,我和同修兩個人的手和手銬在一起,腳和腳銬在一起,上廁所都不給我們打開,強行送到成都市女子監獄。我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女子監獄四監區,同修被非法關在三監區。

一進監區就強行給我們剪頭髮,照相,按手印。我被單獨和兩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包夾住在一起,一個包夾叫謝立蘇,另一個包夾叫楊陽,白天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叫劉文珍,是一個賣毒品的死刑犯,這個女犯人很惡,她對法輪功學員是又打又罵,她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罵師父,罵大法,這些惡人都是賣毒品的,她們不准我和任何人接觸,整天把我關在學習室裏洗腦迫害。天不亮就起來一直到晚上十二點。

曝光監獄裏面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

成都市女子監獄教育科的廖科長,每個星期二的下午兩點鐘開始,就要把監獄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一起,給法輪功學員放污衊法輪功的錄象光盤,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的光盤,給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另一個是四監獄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雷幹事。

她們指使犯人輪番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洗腦、辱罵、罵師父、罵法輪功。這些邪惡之徒嘴裏是一派胡言亂語,她們整天放著栽贓陷害,污衊,誹謗,造謠抹黑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光盤錄像。惡徒們不停的說,不停的放,不停的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邪惡的迫害手段一套一套的。

很多同修被邪惡用精神藥物迫害和肉體折磨,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絕食的同修被強行拉到醫院灌食,有的同修被強制戴腳鏈手銬,有的同修被強行罰站,每天天不亮就被叫起床罰站一直到晚上十二點,還有長時間的奴工勞動迫害,車間是電子產品和縫衣產品一起,灰塵很大,任務量很重,上廁所都要打報告,被允許了才能去。

邪惡之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很毒,而且他們還用假善的一面來欺騙法輪功學員,使學員上當受騙,警察們就是利用邪黨灌輸的那套整人手法:一手硬,一手軟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