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顆為他的心打開了婆婆的心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自從一九九九年以後,邪黨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我採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自己修大法親身受益的事實,講法輪大法是好的等,每天忙的不可開交,卻忽視了給自己的家人講真相,因此家人不理解。

自己曾經多次被中共邪黨迫害;家裏親人也受到連累,我被迫與丈夫離婚。因受邪黨的毒害和對邪黨的恐懼,曾經修煉的婆母不僅不敢修煉大法了,而且還會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我感到了自己的責任。

二零一一年暑假,我把公公、婆婆(雖然我此時已離婚,我仍然把他們看作是父母)接回家住。想讓他們走回修煉的路。我買了他們喜歡吃的食物,還帶他們出去散步。因婆母身體不好,有時需要攙扶,我扶著她說,你從新走回修煉,身體會好的,誰知她臉色馬上沉了下來,說:「你還說這個事,這個家都被你搞散了,你不要跟我講法輪功,我不會去影響我的兒子和孫子的。」無論我怎麼跟她講,她就是不聽。到了家,我想,可能真相沒講到位,就拿了幾本小冊子給他們看。公公接過冊子想看,卻被婆母搶過去,放在床頭櫃上說:「我們不看,走!」拉著老伴回他們自己家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下旬,我看到師父在新經文中講:「那些迷失的學員,趕快找他們講真相,不然他們將面臨最慘的下場。」[1]

慈悲心出來了,我想到婆母畢竟是得了法的人,不能再失去這萬古機緣啊。我決心再去跟他們講真相,我講了共產黨的腐敗,並講了「藏字石」,他們不相信,說我搞政治,叫我不要去她家裏了,他們不歡迎。

我心裏非常難過,向內查找自己,為甚麼每次講真相都不行呢?因我性格較內向,也不善於表達。可能是沒表達清楚吧。過了一段時間,我約了兩位同修去婆母家講真相,一進門,婆母就說道:「你們是來看望我們的就坐下,如果是講法輪功的事你們就走。」女同修說,我們來看望你們二老,來跟你們談談心,聊聊天來的。

同修先問了二老的身體狀況,然後各自談了自己父母的身體情況,男同修講了自己父親病重,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了,慢慢就講到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中共迫害法輪功受到世界人的譴責。他們聽進去了,沒有做聲。

突然,婆母指著我叫道:「我恨她,她破壞家庭,甚麼都不要,搞的好好的一個家都散了。」女同修又耐心跟她解釋,罪魁禍首是江澤民和中共,給他們講了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畏生死而堅持修煉,講了江澤民為甚麼不惜動用所有國家機器和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迫害法輪功,講了「四二五」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對法輪功的栽贓抹黑,江澤民的迫害使多少善良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講到了把江澤民送上法庭只是個時間問題。

公公接著說,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我們原來請的師父法像,我都藏在櫃子裏呢,不信我拿給你們看。我們看了之後,我接著說,我想給你們裝個新唐人的鍋(接收器),以後你們就可以看到最新最真實的新聞,了解真正的世界和中國。公公答應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給婆母家安裝了新唐人。我有時會抽時間去看看他們,但是他們對我還是很冷淡。我問電視節目好看嗎?婆母說她不看,也不准公公看,還說要拆掉。為甚麼會這樣呢?可能是衝著我的甚麼心來的。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於是,我找自己,多年來,我總覺的她既小氣又偏心,自私,我對她那麼好,經常去看望他們,而他們自己的兒女們都很少去,有的還不去,可她還是顧著自己的兒女,說他們對她好。經常說些假話來氣我。她快九十歲的人了,身體又非常不好,我每次都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是不聽,叫她煉功,她說不煉。有時還指桑罵槐的說難聽的話刺激我。

師父講:「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3]

對照大法,我認真找自己,是我沒做好,沒有時時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每次去看他們像完成任務似的,說話急躁,巴不得他們馬上就接受真相,他們感覺不到是為他們好,總覺的我是帶有目地來的。所以對我也是懷疑的態度。我只顧自己的感受,沒有考慮老人家的心情。師父講:「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4]

幾年來,我一直有對婆母的怨恨心、利益心、妒嫉心。我找到這些不好的心,發正念滅掉它。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言一行,真心誠意的對待他們。

去年,婆母住院,老人的兒子、兒媳婦們來了看一眼就走了。只有我和婆母的女兒倆人忙裏忙外的,帶她檢查身體,抓藥,在醫院陪護了幾天。陪護期間,我給她們講了神傳文化、輪迴轉世、善惡有報的故事,啟迪她們的善心。她們聽了非常開心,婆母也心情愉悅,沒住幾天醫院就出院了。

現在我有時去看望他們,帶些他們喜歡吃的東西。一到他們家,趕緊幫他們打掃衛生,拖地洗刷衛生間,拆洗被褥,經常累的滿身大汗。他們看到我真心的幫他們,心中非常感動;因為他們有四個兒女,都很少來看望他們,更不要說幫老人做事了。我有空坐下來,就跟他們談談心,關心、幫助他們。經常講一講身邊的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和做好人得福報的道理;講當前社會的現象,中共貪污腐敗,道德淪喪;現代人自私自利,只顧自己,不顧父母。有許多老人都無人照顧,病了無人管,有的活的非常淒慘,這都是中共破壞中華傳統文化造成的惡果。他們漸漸明白了很多,心裏能感受到我真的是為他們好。現在婆母逢人就誇我:「她比我的親兒女們都好,我把她當我的女兒了。」

有一天,我看見婆母家衛生間的水龍頭在慢慢的往桶裏滴水(據說一天可以裝到大半桶以上,水錶不會轉,在大陸有不少人這樣做。其實這是一種不良行為)。我來到陽台上,跟二老談了我的看法。在常人這面看,這是偷的行為,是做壞事。在修煉這個層面來看,也是做壞事,還會損德。我們師父講了:「這個德的轉化是怎麼一種關係呢?在宗教中講:有了這個德,今生不得來世得。他得甚麼?他德大,可能會做大官,發大財,要甚麼有甚麼,就是用這個德交換來的。宗教中還講,這個人要是沒有德,就形神全滅。他的元神就銷毀了,他百年之後全都死了,啥也沒有了。」[5]做好事會積德,做壞事會損德。他們說:「我們這麼大的年齡了,也不知道這麼深的道理,不知道這是做壞事,我們不會再滴水了。我們要做好人,我們聽師父的。」

我現在每次到他們家,他們都非常高興,婆母第一件事就告訴我:「你教我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我每天都念了,護身符就放在身上;每天上午聽一講師父廣州講法,晚上還看新唐人電視;過去經常睡不著覺,現在睡的很香,飯量也增加了,身體也好了。」還說,幾天前,她女兒來看她,而且她還叫女兒每天念那九個字,還送了一個護身符給女兒的小外孫(兩歲多)。她把我講給她聽的輪迴轉世和修煉中的一些故事,講給女兒聽了。女兒也相信大法了,明白真相得救了。

師父講:「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6]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