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第五醫院前財務科長吳國蘭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吳國蘭,女,出生於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吳國蘭女士是保定市第五醫院的退休職工,退休前任保定市第五醫院財務科科長。

一九九六年她有幸得遇法輪大法,修煉三個月後,折磨她十幾年的疾病全部消失,孩子們看到她的身心變化也很支持她修煉,對她也很孝順,她原本過著幸福的生活。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因為妒嫉,對法輪功發動了文革式的殘酷鎮壓,吳國蘭從此屢遭騷擾,被迫流離失所,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洗腦班迫害,還被非法勞教酷刑折磨。多年的迫害,使這個年邁的老人身心受到傷害,吳國蘭女士於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含冤離世。

吳國蘭退休前在保定市第五醫院任財務科長,由於會計人員較少,工作特別忙,導致她身患多種疾病:心臟間歇,早搏血壓不穩,經常頭疼頭暈,眼底硬化出血,鼻竇雙側長瘤(醫院拍片確診),雙足麻木,經常大把吃藥,輸液是常事,痛苦異常,儘管周圍都是醫生,孩子也是醫生,也沒治好她的病。

一九九六年,同事看她身體不好,勸她修煉法輪功。並告訴她說:「只要看書學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效果非常好。」她本來不相信氣功,可是,在吃藥和各種治療都無濟於事的情況下,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學法煉功。幾天後,她突然排出了許多濃米湯似的物質。三個月後,她身體的十幾種病狀全部消失了。她人也變了,遇事先考慮別人,處處替別人著想,工作和家庭也都受了益。孩子們見她身體好了,脾氣也有了很大改變,都支持她學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因為妒嫉和權欲,對法輪功發動了文革式的鎮壓,全國上下,遍及每個角落,吳國蘭女士也從此開始遭受接連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吳國蘭被保定市西關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一整夜,警察讓她交出法輪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等。允許她回家後,卻要求她每天去派出所報到,上午、下午都要去。原保定市北市區(現改為蓮池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呂冠江和一姓蘇的警察,要求她寫所謂的「保證書」,並叫來家人勸說,以親情施壓,她被強制轉化,有幾次晚上十點才讓走。這樣的迫害持續了一個來月。

二零零零年,吳國蘭抱著對政府信任的態度,把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法輪功是個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及善惡必報的理,寫信反映給中央、省、市、區等四級政府,本來是合法合理的反映問題,她卻被當時的市委書記定為迫害重點。叫她每天到東風路派出所報到,並幾次被審訊,被洗腦,警察要求她不許出本市,迫害約一個月之久。

東風路派出所還兩次把她關進鐵籠子審訊,逼迫她放棄修煉,和小偷詐騙犯關在一起。她還被非法關押在保定市第五醫院會議室強制洗腦,要求寫保證書,當時的保定市第五醫院院長沈子英說:「這是上級(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的指示」。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吳國蘭為了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真相,她去北京打橫幅,被北京天安門派出所關進地下鐵籠子裏。後來又被送到其它派出所審問姓名、家庭地址。因為迫害的株連政策,她不想連累當地政府和家人,她甚麼都沒說。隨後又被送到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一進去就採血化驗,並不告訴化驗結果。她所在監室的號長說:「剛用火車送走一大批(法輪大法弟子)去東北了,又來這麼多人。」每個號裏人多的沒睡覺的地方,伙食極差。

警察幾次審問吳國蘭地址姓名,她只是善意的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警察表示很認同。吳國蘭被非法關押半個月後,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放回家。

酷刑演示:關鐵籠子
酷刑演示:關鐵籠子

她剛進家門,東風路派出所四個警察就把她綁架到了派出所,並關進了鐵籠子,連夜審問。警察欺騙吳國蘭說:「縣裏有一老人被綁架了,用刑中供出了是她給的真相資料,如果你不承認,就要給那個人加刑。」在謊言欺騙下,她被迫承認,第二天下午清苑縣公安局就把她帶到了清苑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吳國蘭三次絕食抗議。在她第三次絕食到第九天的時候,排出的都是膿血和爛肉,她只能在地下趴著。清苑看守所怕出人命擔責任,趕緊把她送去清苑縣醫院,並急忙把她的兩個兒子都叫來,經查吳國蘭的血壓和脈搏都快沒有了。因為人已經脫相,兩個兒子到那看了半天,竟沒有認出自己的母親。

清苑看守所勒索了她兒子三千元錢,第二天吳國蘭才被接出看守所。這次吳國蘭被非法關押了三四個月。

從看守所出來,單位三天兩頭的來騷擾,街道居委會也派人來家中監視、騷擾,給身體虛弱的她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二零零一年五月,吳國蘭為了躲避監視、騷擾,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流離失所的吳國蘭被保定市安國公安局綁架。她絕食抗議,兩天後被保定市610接回,被送進保定看守所非法關押。

東風路派出所警察對吳國蘭多次非法提審,因為她不配合、不轉化,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吳國蘭被非法勞教兩年,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保定勞教所。

保定十一月的天氣已經非常寒冷,中旬已經開始供暖。可是在保定勞教所,五十六歲的吳國蘭被罰在大廳門口面牆而站,她只穿著拖鞋,每天很晚了才讓在大椅子上睡覺。同時,勞教所大隊長指導員閆慶芬還經常讓人給她強制洗腦,這樣的迫害持續了十幾天。殘酷的折磨使她雙腿腫脹,不能下蹲,上廁所站著大小便,頭暈腦脹,走路需人攙扶。

在勞教所,吳國蘭被強迫做奴工:加工塑料插花、裝筷子、打書頁子等。吳國蘭還曾在嚴管班被迫害:每天被包夾看著,不許隨便上廁所,不許出屋,每天被強制看誹謗法輪大法和師父的錄像,不准隨便說話。每天晚上十一點才讓睡覺。吳國蘭絕食期間,還被綁死人床(雙手被手銬銬住,雙腳被繩子捆住,成大字型綁在單人床上)一次。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在二零零四年六月的一天,吳國蘭又被強行洗腦迫害,第二天她心臟出現病態,昏迷中喊了一宿,喘不過氣來。直到次日早上喊來大隊長,才叫來獄醫。一檢查,已沒心跳了,血壓也幾乎沒有了,人快不行了。大隊長怕吳國蘭死在勞教所擔責任,急忙通知吳國蘭的大兒子到勞教所簽字,用救護車緊急送往保定市第二醫院搶救,一週後吳國蘭才脫離危險。

吳國蘭在流離失所和被非法勞教期間,保定市第五醫院院長儲征還非法扣發她的退休養老金兩年半之久,大約兩萬多元,並將他們到北京去找吳國蘭時所用的飯費和差旅費,都從吳國蘭的工資中扣除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吳國蘭在清苑縣孫村鄉給路人講真相時,被清苑公安局綁架,被送到清苑看守所非法關押,清苑610人員還打了吳國蘭老人一個嘴巴。

吳國蘭又被保定610非法勞教一年。送勞教所體檢時,發現心臟病嚴重,隨時有生命危險,新市區國保大隊長怕擔責任,立即將吳國蘭送交她兒子上班的醫院治療,吳國蘭才脫險。

二零一五年六月,吳國蘭起訴江澤民後,遭到派出所居委會的騷擾。

二零一七年五、六月份,轄區派出所和居委會人員到她家敲門騷擾,恰巧吳國蘭沒有在家,她們看到門上貼著法輪大法好的對聯,伸手就給撕了,幾天後又去騷擾吳國蘭女士。

近十九年的迫害,吳國蘭女士身心受到摧殘。吳國蘭女士於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二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