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

  • 就山東濰坊壽光市委書記被免職 致公務員朋友

  • 給上海監獄總醫院與南匯監獄人員的勸善信

  • 就山東濰坊壽光市委書記被免職 致公務員朋友

    「溫比亞」颱風帶來的洪災觸目驚心,牽動了億萬人的心。災區百姓恍若經歷了一場夢魘,驚魂之餘,又傳來壽光市委書記朱蘭璽被免職的消息。

    因洪災而免職,是天災還是人禍,壽光頗有爭議。北京方面意見較為客觀:一是實際降水量幾倍於預報量;二是行洪區內違建影響了洩洪。濰坊有壽光、臨朐、青州等八個縣同時受災,為何壽光市委書記首當其衝中刀?背後真相是甚麼?

    萬事有因緣。一個人能為官,是前世積的福德所致,沒有那個福德,做不了官,想做也做不了。做了官就要以德教化百姓,引領百姓過文明富庶生活。這是為官的本份,所謂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造不了福,上天就消減其祿數,直至消盡。天子亦是。

    古代稱皇帝為天子,天子上面還有老天爺。天子奉天意整治朝綱,宣德教化萬民,達致天下政通人和,百姓安居樂業。所謂順天者,昌。天子個人意志膨脹了,抑或倚重了哪個集團的意志而罔顧天意,乃取亂之道的開始。乃至天下危機四伏、敗象盡顯不可收拾的那一步,上天就該終結這個王朝的氣運了。這是規律。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包含五套舒緩的功法動作。修煉者按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準,會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

    一九九八年,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界專家進行了五次醫學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達98%。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喬石與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的調查,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利而無一害」的結論。

    煉法輪功的人,煉功後身體健康了,家庭鄰里關係和順了。一人生病,全家人不安順,陪過床的大都有深切體會。老人修煉法輪功,有個好身體,有個幸福的晚景,該多好!這是普天下兒女的願望。迄今法輪功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各族裔人民的愛戴和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因對人類身心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3500多項。《轉法輪》已被譯成近40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

    中共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開始公開迫害法輪佛法,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是各個年齡段的,各種職業的修佛向善、返本歸真的善良百姓。回顧壽光市委書記朱蘭璽近兩年的作為,不難尋出大致脈絡。

    二零一七年過後,壽光加劇了打壓迫害法輪功態勢。十九大年內要召開,兩高出台了所謂司法新解釋,壽光部署迫害更加金鑼密鼓。《壽光日報》、《電視台》等喉舌媒體集中開火,中傷詆毀法輪功;學校、銀行、公園、車站等公共場所的電子屏幕滾動播放著抹黑法輪功的言論,污衊法輪功的巨型橫幅隨處可見。

    五、六、七月份,配合全國「敲門行動」,壽光公安對全市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地毯式敲門騷擾。警察胸前佩掛微型攝像機,大白天擅闖民宅,騷擾甚至綁架走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並錄像將犯罪實施過程合法化。

    九月十一日,孫汝文、甄明鳳、王春景等九名法輪功學員被抄家。孫汝文、王春景被非法刑拘。九月十五日凌晨五時許,數輛警車圍捕聖城街道法輪功學員孫洪柱,孫洪柱走脫,家被抄。壽光公安局以重刑犯名義懸賞6萬元通緝孫洪柱,通緝令貼到了濰坊火車站等處。孫洪柱住處被安了監控。壽光國保雇佣社會閒散人員混入法輪功學員內部,四處走動,利用學員的善良誠實,刺探搜集「情報」。公安國保日常零散的抄家、綁架不贅述了。

    二零一七年,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濰坊市至少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壽光判刑八人,王世孝、王春曉(女)、王春景被秘密非法庭審,七十歲的郭秀青(女)被非法判刑七年;濰坊市一百七十三名學員被綁架,壽光綁架三十五人。

    二零一八年迫害升級。青島峰會在即,安保任務省委以講政治高度萬鈞之勢壓下來。三月二十七日,濰坊市政法委書記親自召開全市維穩電視會議,範圍從市級到每個村莊全部警察和專門負責維穩的村幹部,維穩矛頭直指法輪功。以「濰坊市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濰坊市公安局」聯合對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資料點、學法點舉報,舉報者獲獎金1~4萬元、5千元、3千元、300元不等。壽光亦步亦趨,在《壽光日報》上全文登出【通告】,落款為「壽光市政府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壽光市公安局」,又連續刊出兩篇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文章。【通告】以微信形式發至各街道、社區、鎮村、教育及各企事業單位;【通告】並在各居民小區、各村顯要位置張貼。每個老學員、所謂重點人物都被安排了「看門的」實施蹲坑監控。公交車上女乘客的手提包被勒令打開、翻看。人人翻,包包看。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明慧網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四百三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山東五十一人,佔首位。濰坊六人。濰坊一百五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壽光三十人(實際核實四十六人)。壽光佔濰坊首位,濰坊佔山東首位。壽光列全國縣級市第一。

    身為百萬人口城市的市委書記,當以百姓福祉為重,人們的父母官嘛。人民公僕、執政為民、心繫百姓,口號喊得響亮,可到了真正關乎國計民生的實處,就講起了政治,黨利益至上,跟黨走,保持一致是底線,就想不起甚麼國法百姓了。視一個能教人向善、福益社會、百姓愛戴的傳統功法法輪功為眼中釘,非要除之而後快。動用宣傳、公檢法、全社會力量連年對法輪功征伐、發難,成了市委市政府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工作重心,工作中心。這就是為官為政的本份?誰給的權力?給誰當的官?造福不了百姓,反倒戕害善良無辜,黑社會不如呀。托名「人民公僕」,實為黨家奴。要這樣的官何用啊!

    法輪功是一個修煉群體,滄桑半百,作為合法公民,他們沒有頤養天年的自由;花甲之年,他們享受不到老年人的尊嚴。他們有的是不知哪一天公安國保的破門抄家、綁架;他們有的是酷刑逼供、鐵窗大牢內鐐銬加身、奴役凌辱(壽光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戴著手銬腳鐐)。因為真、善、忍信仰,他們及家人十九年來蒙受了莫名苦難。他們失去了可愛的兒子、孝順的兒媳,多少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失去了有擔當的丈夫,失去了慈祥的老人,多少家庭陷於困頓?至今,他們看不到苦難的盡頭!十九年來,面對無理的打壓迫害,他們無怨無恨;十九年腥風血雨的瘋狂虐殺中,全國無一例報復案發生。天底下上哪找這樣一群善良、寬容的「敵人」?迫害還在持續。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惡人怕天不怕。一個颱風,幾十年未遇,偶然?天地間哪有偶然的事啊!偶然背後有必然。

    七、八月份,全國公安系統廳級以上二十多名局長、副局長被抓了;法院、檢察院多則呈十幾人或幾十人因同一案發一起塌陷。涉黑也好,違紀也罷,只是個表面說辭,其實都是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身處打壓法輪功一線、前線,十多年來,有幾個沒欠下法輪功的血債?煙台公安局長聶作坤,任壽光公安局長期間,壽光淪為了打壓法輪功的重災區。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 三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同晚深夜被公安綁架到老彈藥庫(洗腦班),關押了五十五天之久。大倉、留呂敬老院、侯鎮岳家小學等處都關押著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幾乎無一人倖免。壽光四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十七人被非法判刑,其中張召宇、韓蓮鳳等九人一案被判重刑。至今張召宇、韓蓮鳳還在濟南監獄遭受奴役迫害。聶作坤被抓被查,應了那句老話「善惡有報終有時」。

    壽光洪災中兩個輔警陡然沒了。人們看到了洪災的觸目驚心。十九年前中共發起的對真、善、忍的打壓,所造成的生態危機和道德危機,將中華民族及全人類拖入了深淵……災難有現在看到的、有看不到的,那災難更悲慘,悲慘的無法想像、無法估量!

    中共是西來幽靈。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開場白:「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遊蕩」。幽靈是甚麼?不就是魔鬼嗎?幽靈中共篡政後,興風作浪,發起一場場運動: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愛國學生,八千萬同胞死於非命。迫害法輪功,炮製「天安門自焚」,栽贓陷害,煽動仇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天要滅這只惡魔!貴州平塘崩裂的巨石斷面內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凸顯了天意。

    天滅中共,怎麼滅?中共歷史上欠下的累累血債誰來承擔、償還?中共的組成部份──黨、團、隊員相應就成了被禍及的對像。上天看到黨、團、隊員中還有好人,被中共欺騙、非自願加入的良知尚存的人,天要救這部份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少先隊組織),就是在給這部份人一個選擇的機會,在順天意救人。真正能夠聽懂真相,認清中共的魔鬼面目,心裏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自願聲明退出中共組織的人,就會在將來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中留下來,免遭劫難。這就是「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由來。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截至二零一八年八月底,已有超過3.14多億中華兒女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摩羯」、「溫比亞」、「山竹」(颱風14~17級,前所未有)結伴而來,或許就是上天在給中共提個醒,拉響警報: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善待大法修煉者!如執迷不悟,恐怕只是天報的開始。

    人算不如天算。壽光市委書記朱蘭璽罔顧天意、悖逆本份、迷信屈從中共打壓良善,拼盡了家底,本欲撈取資本往上爬,不想斷送了前程。大錯鑄成,悔已晚矣!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的天理均衡著一切。

    天在變,地在變,宇宙在巨變。朱蘭璽倒了,是被塊「石頭」絆倒的。昔日的墊腳石變成了今天的絆腳石。可貴的朋友,你可看清楚了?

    家人為咱擔著心,上天在注視著。怎麼走好今後的路?


    給上海監獄總醫院與南匯監獄人員的勸善信

    近日,明慧網發布了《上海秦月秀被送入監獄總醫院 家屬被要挾》的通訊文章,說的是得益於修煉法輪功而一向身體健康的上海秦月秀,被非法關押在南匯監獄一個多月後,就被送到上海監獄總醫院治療,家屬在焦急和無奈之下依法求助律師,律師依法會見卻遭非法阻攔,家屬被施壓和要挾的事情。

    在最高當局天天喊著依法治國的今天,在以文明開放形像自居的上海,竟然發生這樣執法部門明目張膽踐踏法制的行為,怎能不讓人震驚和憤慨!怎能不引起人們對背後黑幕的猜測和擔心!

    身為當事監獄的領導和警察,你們需要了解這件事情的經過,你們需要履行維護法制的職責,你們需要展現嫉惡如仇的良知。因此,覺得非常有必要不揣冒昧地給你們寫這封信。

    1、家屬焦急無奈,依法求助律師

    上海普陀區六十五歲法輪功學員秦月秀,因堅持修煉信仰和行使言論自由憲法權利,於今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枉法錯判一年六個月。

    七月十九日,家屬到看守所會見秦月秀,其時秦月秀身體和精神狀態都很正常。而且,秦月秀自修煉法輪功以後,二十年來沒生過任何病。

    七月二十三日,秦月秀被送往南匯監獄所謂服刑。

    七月二十八日,家屬收到從南匯監獄寄來的秦月秀的信,但並非本人筆跡。

    八月八日,南匯監獄獄警張嬋嬋和劉雪梅,到居住小區找到秦月秀家屬,告知秦月秀情緒低落,還說檢查出來秦月秀以前得過腔梗。當家屬問為何沒收到接見單時,獄警回答說秦月秀不要接見。

    八月上旬和中旬,秦月秀的孫女先後寫過兩封信給秦月秀,都沒有收到回信。

    八月十八日,南匯監獄電話索要秦月秀家屬的戶口簿、身份證和近三個月家庭座機電話繳費單,稱要安排九月秦月秀與家屬通電話。

    八月二十五日,家屬接到南匯監獄電話,稱秦月秀因腿腫,已轉入上海監獄總醫院住院治療。

    九月四日,南匯監獄獄警劉雪梅打電話給家屬,說原來主管秦月秀的獄警張嬋嬋不再負責,改由她接管,秦月秀正在康復中。

    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一連串的異常事件,加上監獄為強行轉化法輪功學員而不擇手段已經名聲在外,家屬怎能不焦急和擔心!

    著急萬分又無法立即會見的家屬,只得依法求助律師,並委託了兩名律師,打算前往上海監獄總醫院會見秦月秀。

    2、律師依法會見,卻遭非法阻攔

    九月六日上午,秦月秀家屬和兩位律師一起來到了上海監獄總醫院,要求會見秦月秀。律師辦好會見手續,經過好幾道門衛登記安檢後,才進到總醫院內。

    正當律師準備進門會見時,遭到聲稱是南匯監獄的幾名獄警阻攔,稱律師需要到南匯監獄獄政管理科辦理會見手續,因秦月秀屬於他們管轄,而不是在監獄醫院辦理會見手續。

    律師依法據理告知:第一,秦月秀目前在總醫院治療,應當是總醫院管轄。第二,律師已辦理了正當合法的會見手續,現在是在依法執行會見。第三,律師之前在總醫院也辦理過別的會見,一直都是在總醫院辦理的會見手續。

    但是幾名南匯監獄獄警依舊不放律師通行,還問律師會見是甚麼緣由,堅持要律師到南匯監獄重新辦理會見手續。律師拒絕,僵持到十點多鐘,幾名南匯監獄獄警找來總醫院獄政管理科科長。科長首先道歉,稱不好意思,是其工作失誤,手續辦錯了,其沒有資格審批,應該由南匯監獄審批,因此請律師見諒,並要求律師出去,到南匯監獄重新辦理手續。

    律師拒絕,稱手續已辦好了,沒理由出去,人在醫院手續沒辦錯。僵持一會,科長稱本是好好溝通,實在不行只能動用強制措施了。於是幾名南匯監獄獄警和監獄總醫院獄警擺出陣勢,威逼律師出去。

    律師無奈,只得退出總醫院,到南匯監獄重新辦理手續。南匯監獄辦理獄警又是問會見事項,又是問委託人是誰,還要去找秦月秀核實確認是否委託。律師依法提出要和秦月秀當面確認委託,遭到拒絕。

    辦理獄警又稱要確認委託人和秦月秀的身份關係。兩名獄警就到門外,給秦月秀的家屬「做工作」,進行施壓和要挾。

    期間獄警要律師出示律師證件並要進行複印。律師拒絕複印,表示沒有這個規定。僵持一會,他們叫來幾名獄警圍住律師,並將一名律師強行趕出大門。

    家屬被重新帶進監獄後,獄警讓家屬核實委託身份,又要重新簽署委託書。受到施壓和要挾的家屬,此時驚恐萬分,不敢再在委託書上簽字。

    辦理獄警就藉口另外一名律師委託手續有問題不讓會見。僵持一會後,幾名獄警一擁而上,抓住律師胳膊,一路將律師架持出南匯監獄大門,並將大門關上,不讓律師再次進入。

    架持過程中,律師手臂被獄警抓傷。出來後,律師立即報警。警察幾分鐘後到達。

    律師對警察陳述了自己被抓傷的情況,同時也講到自己的律師會見權被無辜侵犯,要求警察進入監獄調查,找出責任人。

    警察答覆:第一,報警受理,律師可以到派出所做筆錄。第二,他們未帶介紹信,無法進入監獄,需要回去辦理手續。第三,其後會去調查,有疑問可以致電派出所。後警察離開,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律師被趕出監獄總醫院大門後,就再也不見秦月秀家屬人影。一直等到下午一點,撥通其手機也無人接聽。

    3、阻撓律師執業,涉嫌違法犯罪

    《律師法》第三條規定:「律師依法執業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侵害律師的合法權益。」

    《律師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司法行政部門工作人員違反本法規定,濫用職權、玩忽職守,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法給予處分。」

    司法部關於《律師會見監獄在押罪犯規定》第二條規定:「監獄依法保障律師會見在押罪犯的權利。」(註﹕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冤判,不是罪犯) 司法部《規定》第四條規定,在押人員近親屬可以代為委託律師提供代理各類訴訟案件申訴、非訴訟法律服務、解答有關法律詢問、代寫訴訟文書和有關法律事務其他文書等法律服務。律師可以會見在押人員。

    司法部《規定》第五條規定,近親屬代為委託律師的,律師第一次會見時,應當向本人確認是否建立委託關係。

    從以上規定,對照這起事件,不難看出:第一,秦月秀的家屬代為委託律師是完全合乎法律規定的。第二,律師接受委託,有權會見秦月秀,而且已經辦理了合法的會見手續,是在依法行使律師執業權。第三,律師的依法執業權受法律保護,上海監獄總醫院和南匯監獄獄警強行阻撓律師會見的行為,是公然侵犯律師的合法執業權,已經涉嫌構成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等違法犯罪。

    作為文明大都市上海的執法機關,在光天化日之下,不顧形像,不惜動粗,公然實施違法犯罪行為。身為他們的領導和同事,不知你們對此作何感想?是否應該要履行你們的職權和職責,對涉事的獄警進行追責處罰和教育勸告,並不許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呢?

    4、善待法輪功學員,保持良知自救

    以上事件的發生,只是問題的表象,而問題的本質在於秦月秀是法輪功學員。如果秦月秀不是法輪功學員,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麼,現在就要回到問題的本質。

    眾所周知,由於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心理,不顧事實,恣意妄為,玩弄權術,一意孤行,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並且以權壓法,將整個司法系統拖入犯罪深淵,故意錯用刑法三百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司法迫害。對此,大陸有個正義律師進行了詳盡透徹的分析,在此不作展開。(該文章作為附件附在信後,希望你們放下成見,客觀冷靜地讀完,然後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斷。)

    法輪功信奉真善忍,能讓修煉者道德提升、強身健體。現已弘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港澳。你們自己或者親友有出過國、到過台港澳的,就不難證實這一點。在中共持續十九年多鎮壓法輪功的情況下,難道這些國家和地區的政府和民眾都是傻瓜嗎?怎麼就沒見他們禁止法輪功呢?

    中國大陸被司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國際上被稱為良心犯和政治犯。他們的身份的確與一般的刑事犯不同,並受到系統性的特別對待,這點你們應該最為清楚。他們為了堅持和維護信仰,不惜承受種種苦難且無怨無悔,這點你們也應該能感受到。

    古語雲,士可殺不可辱。在他們心裏,修煉被看得比他們的生命都重要。他們為此採取種種方式,否定被強加的罪名,維護最基本的尊嚴,難道就可以認為是所謂的抗拒改造而進行不擇手段的懲罰嗎?假如你們自己被判了冤枉官司,說你是罪犯,要你認罪悔罪,要你接受改造,你們會心安理得地接受嗎?

    說到政治犯,你們應該明白,中共自建政以來,製造了多少起冤假錯案,包括國家主席和社會名流,也包括知識精英和平民百姓,後來不都被平反了嗎?而當年製造冤假錯案的執法者不是也都受到了追究和處置,而執行命令並不能成為他們免於被追究和處置的藉口嗎?

    一九九二年二月,統一後的德國柏林法庭審判了一起槍殺案。被告是德國統一前東德的一名叫英格﹒亨裏奇的守牆衛兵。他在把守柏林牆時槍殺了一名企圖越牆逃往西德的名叫克利斯的青年。他的辯護律師稱,他當時只是執行命令,所以他是無罪的。

    不過這樣的辯護最終沒有得到法官的認可。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衛兵英格﹒亨裏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法官賽德爾當庭指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力,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倫理底線。」

    當法律和良知衝突的時候,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是法律。作為一個警察,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警察。「亨裏奇案」作為「最高良知準則」的案例早已廣為傳揚。「抬高一釐米」已成為人類面對惡政驅使時不忘抵抗與自救,見證人類良知、勇氣和智慧的光輝範例。

    現在的公務員法和警察法都有明文規定,明知是錯誤的命令和決定而執行的,不能免除責任,而且終身追責。所以無論從良知上講,還是從法律上說,在自己職權範圍內,善待法輪功學員,不做助紂為虐之事,是自保自救、免於到時被清算的最明智選擇。

    一九九四年,曼德拉當選南非總統,邀請虐待了他二十七年的三位獄警參加就職儀式,並在致辭中說,「即使是在監獄那些最冷酷無情的日子,我也會從獄警身上看到若隱若現的人性,可能僅僅是一秒鐘,但它卻足以使我恢復信心並堅持下去。」

    可以想見,出席儀式的三位獄警此時此刻不會感到榮幸和光彩,而是內心備受煎熬。他們自己更多的應該是後悔,他們的親朋好友也會為他們感到惋惜:為甚麼當初就不能善待曼德拉一點呢?如果讓歷史倒回去,三名獄警肯定會作出完全不一樣的選擇。

    當然,有著大善大忍胸懷的法輪功學員也會選擇寬恕惡待他們的獄警。但是,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天理。自古以來,對正法修煉者行惡可都是了不得的大事,行惡者如不及時醒悟和悔改,最終都難逃遭到天譴的結局。

    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法輪功得到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你們自己以及你們的親朋好友,都能為你們感到慶幸:當初盡己所能地善待了法輪功學員!當初盡己所能地勸誡了下屬、同事和親朋好友不要對法輪功學員行惡!

    真誠關心你們的人
    二零一八年九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