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父老鄉親關注被迫害的教師,幫助結束苦難

寫給四川瀘州市合江縣家鄉父老、兄弟姐妹們的一封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

大家好!我們都有過學生時代,或許我們有孩子正在學校讀書。請您停下匆匆的腳步,靜聽我們與您聊幾句有關兩位善良教師的遭遇,好嗎?

大家都知道,「尊師」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教師教書育人,為人類文明的薪火傳承,默默奉獻,鞠躬盡瘁,自古贏得社會的尊重。而在當今我們這個講法治的社會裏,一個受家長信任、孩子愛戴的優秀的教師,因控告江澤民被冤判入獄,慘遭監獄酷刑折磨。她丈夫(同一學校的教師)在被迫流離失所中致生命垂危。請大家關注他們遭到的迫害吧。

修煉法輪功 悉心教書育人

劉小林,四十一歲,我們瀘州市合江縣九支鎮盤龍小學的一名年富力強的優秀教師。立足家鄉從教,已有二十年光景。

劉小林出生農村。由於父親體弱多病,家庭經濟困難,她從小吃苦,歷經生活的辛酸。初中畢業後,劉小林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瀘州師範學校。就讀期間,為減輕父母的負擔,每逢寒暑假就幫人挑磚,或趕場做小生意掙錢讀書、補足生活。

一九九七年,法輪大法洪傳中華大地,劉小林與她丈夫夏成貴同修法輪大法,有幸成為教育界的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龐大的國家機器高速運轉大肆鎮壓,當地派出所騷擾,學校、教委施壓,使得他們痛苦萬分。他們搞不清楚為甚麼這麼好的佛家修煉大法要遭到如此的對待?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揭穿後,他們看清了這場迫害是因江澤民懼怕「真善忍」真理,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妒嫉搞起的一場違法犯罪運動,過程中發動強大的輿論攻勢編造謊言,如自焚、自殺等等,欺騙世人,煽動仇恨;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盜用國家的名義,舉起政府的招牌打擊善良的修煉群體;利用執法機構故意錯用法律,以司法詐騙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勞教、判刑等等,其流氓、黑社會行徑卑劣無恥。

認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兩位老師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身處紅色恐怖的險惡中,劉小林仍然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內心寧靜充實,不斷提高思想境界,學習、工作成績斐然。她刻苦自學,通過考試拿到了大學專科、本科文憑;積極投入教改,授課時總是熱情飽滿,妙趣橫生,想方設法讓孩子學的輕鬆、學的愉快;劉小林曾被評選為瀘州市優秀教師,獲得了許多獎項。

劉小林熱愛孩子,體諒每一個學生。無論學生出現甚麼問題,如孩子們在學習上哪方面落後了,或怎麼不開竅了,從不訓斥,總是循循善誘,笑瞇瞇地啟發、鼓勵:「是不是再來一次?」「是不是再想一想?」有一次在辦公室,有一個學生問她:「老師,我是不是問甚麼問題你都不會生氣呢?」劉老師微笑著說:「是的。」孩子立刻歡呼雀躍地跑出去了。劉老師和孩子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家長們對劉老師也非常尊敬。一聽孩子說,今天劉老師又給我們上課了,家長們也跟著孩子高興。

學校若有困難,劉小林首先為學校考慮。如,無論分配她教語文或教數學,她都欣然同意,從不討價還價,挑三揀四。帶一年級的孩子很苦,又累,又麻煩,一年級的班級老師大多都不情願接手。劉小林往往被學校指派教一年級。孩子們年齡小不會掃地,她就手把手的教;孩子們不會拖地板,拖也拖不乾淨,她就親自去拖,額上汗涔涔的,臉上卻洋溢著發自心靈深處的微笑。

劉小林作為教師,不僅注重傳授知識,還注重培養學生積極向善的品格。她經常給學生講傳統文化的故事,教育孩子孝敬父母,善待他人。劉小林多才多藝,經常和孩子們一起唱歌,遊戲,為孩子們編排節目。從教二十載,她所在的鄉村校園裏,留下了她青春的腳步,熱情的歌聲,活潑的身影……

劉小林老師善良、聰明、賢惠、大度,處處為他人著想,處處體現出修煉人的風範。劉小林的婆婆磨豆腐賣,由於腿腳不方便,劉小林每天早上去學校上班前,就給婆婆把豆腐擔到離攤點不遠的公路上。婆婆病了,她細心照顧,問寒問暖,還常常勸婆婆好好安享晚年,不要賣豆腐了。左鄰右舍誰有困難需要幫忙,她總是熱忱相助。

控告江澤民 鐵肩擔道義

二零一五年五月,國家頒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司法新政。隨即,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被中國大陸二十多萬人實名控告,世界數百萬人聲援控告、要求對江澤民繩之以法。在震撼全球的訴江大潮中,劉小林與丈夫夏成貴,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依法控告了江澤民,發出了他們的正義之聲。

江澤民當政期間,簽約出賣了344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給俄羅斯,相當於幾十個台灣省;江澤民帶頭腐敗,從近年百萬官員落馬的情況看,這些官員從上到下,不僅狂貪巨斂,且淫亂成風。江澤民用權錢培植親信,全社會的財富任由江氏集團成員揮霍、佔有、瓜分。如當局已經沒收了周永康家族900億的財產;中共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徐才厚位於北京阜成路上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時,發現地下室裏面到處堆放著現金、各種金銀珠寶、古玩器具、字畫、翡翠製品等。辦案人員臨時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

江澤民迫害「真善忍」信仰、迫害法輪功,將幾十萬法輪功學員勞教、判刑,數千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殘;數千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在這場迫害(接下頁)(接上頁)中家破人亡,家破人散。江澤民還喪心病狂的下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這個中共的魁首本性邪惡,沒有人的基本人性,沒有人起碼的道德良知。它恣意踐踏生命的尊嚴,顛覆人類的普世理念與生存價值,其罪大之惡極,罪惡滔天。

尊敬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我們大家想想,能讓這個惡魔如此禍亂人間嗎?我們不應該控告他,將其繩之以法嗎?姑息養奸,只會遺禍我們的民族,遺禍我們的子孫後代。您看他昨天積極參與鎮壓要求反腐敗的學生,今天又赤膊上陣迫害法輪功,誰知明天他又會把魔掌伸向誰呢?可貴的中國人、了不起的中華民族,在這個惡魔眼裏就是可以任意欺凌、殺戮的對像。

劉小林、夏成貴,一個普通的小學教師,無畏邪惡的瘋狂與殘暴,敢於控告禍國殃民、迫害中華兒女的惡魔,敢於挺身而出,匡扶人間正義,其法輪功修煉者的大善之義舉,秉承了中華知識分子鐵肩擔道義之風骨,正氣浩然,撼天動地。

好人入獄 天下奇冤

劉小林、夏成貴控告江澤民,不僅是教師為人師表、維護社會道德良知,堅守人間正義的表率,也是在行使作為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國家法律保護控告人的權利,保護控告人的人身安全不受侵害。任何人不得利用權力、或各種方式對控告人進行打擊報復。然而劉小林、夏成貴老師卻遭到了江氏黑幫餘孽嚴重的打擊報復。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共江澤民黑幫餘孽將黑手伸進校園,劉小林、夏成貴被雙雙停課,被約「談話」。劉小林坦坦蕩蕩給來「了解情況」的合江縣教育局官員、合江國保「六一零」(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非法組織)警察、鎮政府「六一零」人員、及中心校的大校長說:我訴江是正確的,沒有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夏成貴說,我是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的。你們來找我追問訴江的情況,你們有最高檢察院的委託書嗎?沒有就甚麼都別談。教育局頭目說,我們是教育局的領導,領導找員工談話正常。夏成貴說:「我首先是公民,其次是教師。作為教師談工作可以,但是控告江澤民是公民的權利,屬於法律、人權範疇,與工作沒有關係。」

劉小林被弄到鎮政府內洗腦一週,夏成貴為躲避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在強令撤訴的高壓下,劉小林拒不屈服,被關進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五年。好人被害坐牢,好人被剝奪工作有家難回,天下不公,天下奇冤啊!

監獄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惡法,被投進監獄的劉小林遭到暴力洗腦的殘酷迫害。從明慧網獲悉,大約二零一六年年底劉小林被劫持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三監區迫害,入獄第一天就被嚴管,罰站通宵。從第二天起一天二十四小時白日晝夜的站,一段時間後站到晚上十二點。期間被暴打、挨餓、被淋冷水,全身濕透不准換,在當風口冷凍等。

二零一七年五月,劉小林下監獄幹活時,到崗亭找到姓鐘的監區長反映自己遭到的暴力對待,姓鐘的矢口否認。於是,三監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楊泳洪藉口劉小林做的「作業」(所謂的寫思想認識)不合要求,六月二十日對劉小林進行嚴管處罰來進行報復。劉小林從早上五點一直站到晚上十二點。被嚴管人員不能出監室半步,吃飯靠包夾打回來。包夾閔含梅、馬驍(兩位刑事犯)故意只給她一小點點飯菜,根本吃不飽;有時故意將飯菜打潑在地,她們泡麵、泡粉絲吃,讓劉小林粒米不粘的站著挨餓。劉小林終日在極度疲憊、飢腸轤轤中煎熬。在這種情況下,包夾按獄方的指使,加緊逼迫劉小林轉化,在摧毀她身體的同時摧毀她的意志和精神。

從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到九月二十日,遭受三個月嚴管的身心摧殘,一個受師生愛戴、尊敬的好老師,一個樂觀向善、笑吟吟的優秀教師,一個學校器重的骨幹教師,教育界的人才,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皮包骨頭。

劉小林的丈夫,被迫流離失所、已身患重病的夏成貴老師,於二零一八年三月回到家,僅幾小時就被合江國保警察銬走。國保沒有出示抓人的證件和手續,搜去的現金沒開清單。夏成貴被囚禁在縣醫院「治療」。不久,重慶、瀘州大醫院因夏成貴病重無法醫治而拒收,國保警察將生命垂危的夏成貴扔給了他年邁的父母。夏成貴的老母親拖著病腿起早貪黑磨豆腐,賣豆腐,種地、養豬、養家,供孫子上大學。老人家非常辛苦,非常悲痛。

呼籲關注

二零一六年八月初七是劉小林老師四十歲的生日。在看守所鐵窗內,聽不見學校的鐘聲,看不見學生的笑臉,沒有親人的祝福,沒有朋友的問候。她惦念著與她朝夕相處的學生,牽掛著剛上大學的兒子,擔憂著丈夫安危,更放心不下公公婆婆、生父生母,這四位年邁體衰的老人。

教師是社會的財富,是一代人成才的良師益友,是成就民族未來的精英。尊敬教師,愛護教師是我們每個公民的義務和本份。我們的教師蒙受天大的冤屈,遭受到如此殘酷的迫害,人民是不能容許的。

尊敬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們,讓我們共同來關注劉小林、夏成貴老師所遭遇的苦難,及他們的家庭、家人承受的痛苦吧。呼籲大家共同譴責迫害,制止迫害,共同攜手結束迫害,早日將惡首江澤民推上歷史的審判台。讓劉小林早日回家,讓夏成貴老師早日康復,讓他們倆早日重返講台,讓更多的正在遭受各種迫害的教師早日重獲自由修煉的環境,重獲自由修煉的安寧和幸福。

做我們應該做的。當歷史走過這一步,我們無愧於自己的道義、善念和良知。

您的朋友──
希望和您共同尋求道義、伸張正義的人們
二零一八年五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