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學會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幾乎整個人生都是在中共邪黨文化的灌輸下成長的,在共產邪黨「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鬥爭哲學中形成的向外看、抓小辮子、推責任等的習慣性思維,所以在修煉中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內找時就覺的非常難,有些人心甚至長時間察覺不到。好在我們是修煉人,我們會按照師父教導逐漸的轉變觀念,使自己走上返本歸真之路。下面就講幾個向內找的小例子。

受誇獎後向內找

前幾天,參加小組學法,從《轉法輪》第一講開始,我首先將<論語>背了一遍,一同修誇我背的「真棒,一個字沒錯」。我當時沒說甚麼,但心裏覺的很舒服。

過了兩天,我晚上在家自己學《精進要旨》開篇先學<論語>,我念著念著,突然想起同修誇我背<論語>的事。我悟到同修誇我肯定不是偶然的,再往下找,發現自己有喜歡聽好聽的、不喜歡聽不好聽的虛榮心,這不是求名的心嗎?過去我還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名利心呢。感謝師父用這樣的形式警醒我去掉這顆心。

在做事中向內找 增長智慧

前幾天,一位同修讓我幫她買了一個播放器(俗稱小機子),當時商店老闆說質量沒問題,於是我就沒有親自調試。買回後,我拿原來機子上的內存卡試了一下,結果不能繼續播放。我感到意外,怎麼沒有記憶功能?是機子的記憶功能出了毛病還是本產品根本就沒有記憶功能?心想不能給同修買個壞的呀,我得回去找商家。

我到商店說明情況,商店老闆安上他們的內存卡一試,一切正常,續播記憶沒問題。

這時我想起了,上次來給同修買播放器時,給表弟順便買了一個帶耳機的播放器,買回家調試耳機有一個耳機沒聲音,我當時對商家的耳機質量產生懷疑。商家一試,耳機也沒問題,原因是我插耳機插頭時不到位。這時我才恍然悟到師父讓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而我卻遇到問題先找人家的不是。

這次我從商店回來,先把我每天用的煉功卡在她的機子上試了一下,記憶功能真的沒問題。

我把買的新機子給老同修送去,老同修又插上了她上次試用的內存卡,結果還是沒有記憶,然後取下卡,改用她平時煉功的內存卡,結果一切正常。原來問題出在她的那個卡上。

找到了原因心裏很高興,感到老腦筋轉動了,修煉真美妙啊。看似再小的事,違背了向內找的法理,你就碰釘子,事倍功半。

遇到不公仍向內找

幾年前一次參加小組學法時,有位同修大姐說我有色慾之心,我當時心裏很不服氣,認為她一定是聽了甚麼無中生有的風言風語,我要弄個水落石出。我覺的我最清楚自己,在男女關係上,幾十年從沒和任何人發生過不正當行為,她既然說出來了,我就得問她我有何行為表現,好讓我心服口服。

小組學法後,我就個別向她追問此事,一開始她不說,讓我自己找。我窮追不捨,一定讓她拿出根據,她就形像的用雙手比劃著摸人家腿的姿勢,我一看心裏更有底了,這根本是沒影的事。雖然表現的理直氣壯,但是心裏卻忿忿不平,在那一刻完全不是向內找的思路。

後來我靜下心來才悟到:自己是修煉人,矛盾發生在我身上,肯定有我的問題,師父講法一再強調,不在表面上看誰對誰錯,這根本不重要,去掉人心才是最重要的。那我就找一找自己到底有沒有色慾之心。

這一找還真問題不少,雖然沒有男女方面不好的行為,但是內心可不純淨,各種各樣色慾之心有些已經形成自然了,平時自己覺察不到。如在馬路上或各種公共場合,看到苗條漂亮的女性就看著舒服,順眼,看到胖乎乎的女性就覺的真難看。有時腦海裏還返出男女之間的各種骯髒行為,下流低級的畫面一個勁往腦子裏返。

我知道,這些敗壞的想法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我不要它,解體它,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不要它。反覆用正念清除它,不好的東西在腦子裏就越來越少,越來越淡。

在中國,中共帶頭放縱人的慾望,已到了不顧羞恥的狀態,然而大法弟子要時時嚴格要求著自己,修去慾望和色心,使身心處在一個聖潔的狀態,給社會展示出的是純淨文明的行為。這更見證了法輪大法能歸正人類思想和行為,提升人類道德的巨大作用。

大法教修煉人無條件向內找這一法理是多麼的重要,因此我認識到,對針對自己問題提出意見的同修,不但不能怨恨,更應誠心感謝。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