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遇害 牡丹江市穆稜市老太悲愴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牡丹江市年僅四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高一喜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在家遭警察綁架,僅十天左右被迫害致死。警察不許家屬近看遺體,在家屬不同意的情況下強行所謂「屍檢」。高一喜的母親姜自香得知消息後,整天以淚洗面,與家人一起頂著公安警察的恐嚇申冤,近兩年無果,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含冤離世,享年八十八歲。


姜自香(中),左邊二女兒二兒子,右邊小孫女二女婿

姜自香老人,生前家住牡丹江市穆稜市穆稜鎮河北村,曾患胃病、敗血症、舌癌,全家人愁得沒一點笑模樣。自從一家人修煉法輪功後,姜自香全身的病神奇痊癒,大女兒高秀榮身患胃癌也好了,小兒子高一喜患青光眼幾近失明也康復了,家裏有了歡聲笑語,一家人誠實善良,幸福美滿。

然而,因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大女兒因堅持信仰被公安非法關押、遊街、勞教,警察三番五次來抄家,老實巴交的丈夫高吉瑞受驚嚇心碎而死。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小兒子高一喜又被牡丹江國保撬門抄家、綁架,十天後離奇身亡,遺體遭強行解剖。

高一喜
高一喜

修大法一家有了歡聲笑語

姜自香一家人是從山東「闖關東」來到穆稜鎮的。丈夫高吉瑞曾在穆稜林業局汽車隊食堂當廚師,非常仁義、厚道,從來不多言、不多語,公家的東西不佔不拿。穆稜鎮誰家結婚,都是他炒菜,提前就去幫忙。他家種小蔥出售,一家開飯店的來買,五毛錢一捆的東西,欠了三年共一百八十元的賬。高吉瑞也不開口要賬,來了,還照樣給人家拔蔥。兒女一輩子也沒聽爹爹說過誰不好。姜自香也很善良,自己非常節儉,但如果來個逃荒要飯的,她卻又給吃又給喝的,還給人家縫補衣裳。一次,他們家攢了一年的布票給老大做了件新衣服,趕上來了個逃荒的,她就把衣服給人家穿上了。高家老倆口沒有甚麼文化,但卻有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姜自香因操勞自從兒女記事起就一身病,胃疼,偏頭疼,因敗血症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最後又患了舌癌,醫生告訴說吃點好的吧,治不了啦,那時她才六十多歲。家裏的熱炕頭是她的專屬地方,還得三天兩頭住院,話說吃中藥得吃兩麻袋了。長年累月的被病痛折磨,家裏的錢都被用來給姜自香治病了,孩子上學的五元錢學費都交不上,窘困情形無法形容。兒女回家,只聽到她咳痛難受的聲音,一家人心情壓抑。姜自香一直做不了飯,那時八、九歲的大女兒高秀榮做七口人的飯,早上起的很早,著急忙慌的做完飯就上學走啦,從來吃不上早飯,放學回家就得做飯做家務。從此得了胃病。

一九九七年,高秀榮在北京打工時,患胃癌,為祛病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不久身體就神奇的康復了,還吐出一個肉瘤來。因此,父親高吉瑞和母親姜自香都修煉了法輪功,姜自香的胃病好了,神經衰弱好了,舌癌好了,全身的病都沒啦,就連老花眼都不花啦,不用戴眼鏡,很小的字都能看見。從此,姜自香一家有了歡聲笑語,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全家人都很感恩法輪大法。

遭迫害 丈夫被驚嚇致死

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姜自香一家從此遭到了慘烈的迫害。大女兒高秀榮堅持真善忍信仰在北京被遣送到當地,非法關押到派出所好幾個月,勒索二千元所謂罰金,還被拉到穆稜鎮中心大街遊街侮辱(也是中共邪黨為了恐嚇所有老百姓的常用手段)。二零零零年,高秀榮又被警察粗暴抓走,非法勞教一年半。因為高秀榮絕食反迫害身體虛弱,送往哈爾濱勞教不收,當地政法委書記董文會(音)請勞教所的人吃飯,硬送進去的。非法勞教一年半高秀榮遭受了種種折磨,回來時家人都認不出來啦。

高吉瑞是當地有名的老實人,三番五次的綁架抄家,他被嚇得不敢煉功了,一有點動靜就心跳得難受,嚇得自言自語的說「又來啦」。有一天早上出門掃雪,看見一個穿警察衣服的人一晃,把他嚇的跑屋裏渾身顫抖地捂著胸口說,「快!快!又來啦!」姜自香問他怎麼啦,他說又來抄家了,喊著胸口疼,送到醫院已經不行啦。一檢查心都是碎的了,不到三天含冤離世。丈夫被驚嚇致死,對姜自香的打擊很大。

而大女兒於二零零七年再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綁架冤判四年,現在還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受迫害。

小兒子高一喜因得了青光眼幾近失明,修煉法輪功後眼睛好啦。二零一二年就因在門上貼了一副讚揚大法的真相對聯,當地片警王學義領一幫人來家裏抄家翻錢,高一喜被迫流落到牡丹江。高一喜很孝順,又是家裏的老么,姜自香格外疼愛他、牽掛他。

高一喜遭綁架,十天後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十點,牡丹江國保支隊長李學軍、尹航,找來牡丹江先鋒分局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等人,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戴著白手套撬門闖入高一喜家抄家翻錢。從晚十點翻到早四點,翻走二萬多元錢,並綁架走高一喜、孫鳳霞夫婦。兩次審訊中,高一喜對指控的所謂罪名否認並拒絕回答提問,發出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這幾個字被警察記錄在詢問筆錄中。

得知消息後,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年近九旬的姜自香老人幾次領著十六歲小孫女高美心從穆稜趕到牡丹江,幾經周折才找到立新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老人家一把拽住呂洪峰哭著說:「我要我兒子兒媳,他們犯甚麼罪了,憑甚麼抓他們,你快把他們放了吧。」呂洪峰使勁一甩,把老人甩在旁邊的椅子上,差點沒倒在地上,之後揚長而去。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美心給呂洪峰打電話要見爸爸,呂洪峰卻說已把案子交給國保支隊隊長李學軍和立新警務室刑偵隊副隊長於洋了。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美心陪同奶奶到立新警務大隊找到於洋,祖孫倆一直懇求,但是於洋和馬群就是不讓家屬探視高一喜。中午,祖孫倆來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意外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姜自香又趕緊領著孫女邊打聽邊趕往公安醫院。

從下午一點到晚九點,祖孫倆在公安醫院病房門外哭訴著,苦苦哀求著,警察就是不讓見。看守的警察蠻橫地驅趕家屬,恐嚇祖孫二人不離開就報一一零抓人,並威脅要家屬拿五千元醫藥費。

雖僅僅一牆之隔,可祖孫二人完全不知裏面發生著甚麼。多日來擔驚受怕、時刻惦念小兒子安危的老人家終於支撐不住癱倒在地上,警察卻無動於衷。有好心人看著她們可憐,給拿來一些吃的。

晚上,公安醫院來了很多人,有穆稜市第二中學高美心的班主任老師、穆稜林業公安片警、社區楊姓人員、孫鳳霞單位兩女性和牡丹江市數名警察,軟硬兼施將這一老一小騙回穆稜。

四月三十日上午,這邊祖孫二人剛被一群人驅離回到了家,而那邊,年輕健壯的高一喜卻立即被牡丹江公安醫院宣布「猝死」,年僅四十五歲。高一喜身體上有明顯的被繩子捆綁的痕跡,雙腕銬痕清晰,兩手有淤青,雙手緊握,左手往左撇,右小臂抬起來往右外側撇,胸部凸起、腹腔特別癟,右腿小腿處上有三個粗大的針眼。牡丹江公安和六一零人員繼續劫持其妻做人質,並心急火燎地在家屬強烈反對的情況下強行解剖了遺體。此後又一直阻撓家屬看遺體,多次逼迫家屬火化遺體。

姜自香老人含冤離世

十天的緊急營救,未能解救出危難中的親人,本是咫尺之間卻不讓相見,轉眼間竟與親人天人永隔。姜自香老人每天都在痛哭,眼睛都不幹,牽掛著小兒子、小兒媳的安危,家人不敢把這個噩耗告訴她。姜自香後來在《明慧週刊》上看到有高一喜遇害的消息,家人怕她傷心就說是重名的人,她不相信一直追問,家人瞞不住告訴了她實情,她頓時嚎啕大哭,從那以後一天吃不上一頓飯,身體日漸消瘦,受到的打擊可想而知。

此後,兒孫回家晚一點,姜自香就擔心,四處找尋,害怕再有親人出甚麼事,看見車也怕,天天以淚洗面,精神恍恍惚惚的。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晚六點,姜自香老人身心終於承受到極限,帶著不捨,帶著牽掛離開了人世。

親友們在對姜自香老人的悼詞中說到:

「您在世間走過了八十八個春秋,經歷了無數的風霜雨雪,依舊堅守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善心助人、誠實守信、勤勞節儉、寬容忍讓。您的美德也影響著兒孫們,使他們也都成為真誠樸實而又親切善良的好人。

我們知道,您心裏最惦念的是您的小兒子、您最疼愛的老么高一喜冤死快兩年了未得昭雪。他僅僅因為堅持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講真話、幫助人們看穿中共謊言、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就被警察非法抓走,十天後離奇死亡。

我們知道,在高一喜被抓走後,您曾領著十幾歲的小孫女一次次從穆稜趕去牡丹江,找警察要求見人,懇求放人。在牡丹江的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都留下了您孤苦無奈的面容,映下了您瘦弱顫抖的身影。

我們知道,當得知高一喜被送到牡丹江公安醫院搶救,您帶著小孫女跌跌撞撞地趕到牡丹江公安醫院要求探視,在病房門外苦等苦盼八個小時卻不得見面,最後在當晚九點被610和警察等一大幫人恐嚇並驅離。而就在第二天一早,高一喜卻突然被警察宣告死亡,屍體被強行解剖。

我們無法想像,這一切打擊對於您這樣善良的耄耋老人該是怎樣的肝腸寸斷、傷心欲絕!親歷警察的推搡和怒吼,您心裏會是多麼的驚恐和無助;面對兒子的慘死,您心裏該有多麼的冤屈和悲痛!

在其後近兩年的申冤路上,面對警察一次次的騷擾、威嚇並強制火化高一喜遺體,您的眼淚早已哭乾了吧?您的心裏承受也早就到極限了吧?您真的太累了,終於沒能等到兒子的冤情真相大白就離我們遠去了……

但請您相信,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現在迫害法輪功的高官薄熙來、周永康、王立軍等首犯已在天理報應中被查辦入獄,其他繼續行惡者也都面臨天理與法律的清算。您兒子的冤屈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昭雪,人們將會看到正氣善良得以伸張,一切都將真相大白!

而您所做的一切不只是在幫助自己兒子討還公道,您也是在為社會驅邪扶正,弘揚正氣,為更多人爭取一個做好人的權利。……您經歷的苦難將化作無限的福德,您將享受未來的永恆美好與光明!」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不時嚎叫的警笛聲,咚咚咚的砸門聲,警察的怒吼叫罵聲,對每一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都造成了深重的心理傷害;身邊的至親好友一個個莫名失蹤,他們被綁架、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殺,這種紅色恐怖的壓力是每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切身經受的精神摧殘。而在這種恐怖壓力下,法輪功學員擺脫恐懼,毅然走出來,向世間播撒善良正義的種子,指引人們冷靜、客觀地了解真相,明辨正邪善惡,選擇美好未來,每一個看似平常的聽到真相的機緣都是值得人們分外珍惜的。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調查員對涉嫌謀殺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一案調查取證,涉案責任人之一、牡丹江市「六一零辦公室」綜合科科長朱家濱在電話調查錄音中自己承認參與活摘器官,還自稱屠夫,並說將器官「賣了」賺錢,來錢快。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澤民的個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共邪教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國性恐怖組織──納粹蓋世太保似的「六一零辦公室」。隨後在同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命令「六一零辦公室」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億萬修心向善的煉功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八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判刑,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

據突破封鎖由明慧網報導出來的消息,至少四千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黑龍江省就有五百二十七人,其中至少八十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野蠻移除、販賣或做他用,僅牡丹江地區就有崔存義、杜世良、王曉忠、徐伏芝、肖淑芬、高一喜六人,還有八一農大講師魏曉東被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後,被移除器官。這些學員的平均年齡為四十三歲,被致死的表現形式──被腦出血、被跳樓、被自殺、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搶救等。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曉忠,被陽明分局樺林東郊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拘禁在看守所,八月二十九日即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六歲。有知情者透露王曉忠被活活打死,器官全被摘取,肚子癟癟的,身體上有整個一條大刀口,像個大拉鎖。當時在場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轉過身喃喃自語:「太慘了,不關我的事」,看起來是嚇壞了。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前夕,牡丹江市五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崔存義,被牡丹江市東安區公安分局綁架,後送到陽明區公安分局鐵嶺河鎮南山派出所,被殘忍迫害致死,遍體鱗傷,慘不忍睹。遺體先後做了兩次法醫鑑定,黑龍江省司法鑑定中心的法醫做出了公正的結論。家屬不顧警察威脅,長年多次到政法委、公安局、法院、檢察院、省有關部門上訪,多次進京到國務院、高檢、中紀委等相關部門上訪。二零零四年,牡丹江市公安局不得不以補償的方式給家屬五十萬元人民幣,崔存義的遺體在殯儀館停放了兩年半之久才出殯。

記錄和揭露中共邪教這些駭人聽聞的魔鬼行徑,那種感受遠不能簡單的用痛苦、憤怒抑或悲哀來形容,中共這滅絕人性的罪惡在拷問著人們的道德底線和良知,退出中共還是繼續與惡魔為伍?上天也在催促人們儘快做出自己的選擇。


已知參與迫害高一喜的牡丹江涉案單位及人員:
牡丹江市六一零:朱家濱,
牡丹江市公安局:李學軍,
市公安局立新刑警支隊:於洋、呂洪峰,
牡丹江市檢察院:田瑞生,
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馬國棟,
牡丹江市看守所聯合診所:溫志遠,
牡丹江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劉景春、吳風,
牡丹江市骨科醫院:竇香芝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