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酷刑折磨 牡丹江黃國棟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民黃國棟,是一位善良的好心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堅持做個好人,向人們講真話,數次被中共不法警察綁架,遭受吊銬、毒打、硬幣刮肋條骨、牙籤紮肋骨縫等酷刑折磨。他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寫進聯合國人權機構特派專員年度報告。黃國棟於二零零一年末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冤獄中再遭獄警和犯人定位、毒打、冷凍、澆涼水、電棍電擊小便、肛門等滅絕人性的摧殘,身心受到巨大傷害,於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

黃國棟
黃國棟

一、熱心市民黃國棟被迫害

黃國棟生於一九五一年。他從小性格耿直,話不多,但是勤勞善良,特別愛幫助別人,是個熱心腸,人們都喜歡他,都說他太實在了。後來黃國棟在牡丹江愛民區的一個工廠上班,工作積極,認真負責。他在業餘時間喜歡吹笛子,用悅耳的笛聲陶冶心境。他還喜歡下象棋、圍棋,曾在全市職工象棋比賽上獲得第四名。妻子因為他人好而敬佩他,看他特別能吃苦,又那麼善良,因而選擇了與他為伴。

一九九五年,黃國棟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他一看到大法心靈就受到震撼,「這是千載難逢的法!一定要一修到底!」修煉大法後,黃國棟原本健康的身體更好了,對家人更關心了,比較急躁的脾氣變溫和了,性格也變得開朗愛說話了,每天總是樂呵呵的,沉浸在幸福的喜悅中。

黃國棟離退後到市郊農村居住,經常幫助經濟困難的人。趕上農忙,鄰居誰家勞力少或年歲大忙不過來,他就主動幫人家幹農活,幹完活就走,不辭辛苦,又一點都不圖回報。他經常向人們弘揚法輪大法,希望更多人在大法中受益。他在自己家裏組建了學法小組,在和大家一起學習法輪功著作時非常認真,像小學生讀課文一樣,把書舉得高高的,每個字都吐字清晰,表情專注、虔誠。在他的帶動下,學法組上年老的、年輕的都非常精進,大家比學比修,過去家庭關係不和諧的,現在和諧了;過去脾氣不好的,現在也平和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頭目江澤民因為小人妒嫉,利用中共的暴力機器,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黃國棟看著教人向善的好功法被肆意抹黑,大法師父都被惡毒攻擊,法輪功學員被殘酷迫害,善良民眾被謊言矇蔽,他心裏非常難過和著急,就用自己的社保工資自費印製真相資料,向人們揭穿謊言,澄清事實真相,因此卻遭酷刑摧殘和十年冤獄迫害,妻子也被三次非法勞教。因進京上訪為法輪功和平請願,他們家在農村購買居住的房屋被村委會拍賣了五千元,作為所謂「罰金」沒收。

二、被綁架到南山派出所遭惡毒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的一天晚上,黃國棟回家時,被非法私自開門藏匿在其家中的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兩名警察綁架,強行把他和兒子一起帶到南山派出所,「理由」竟是因他自費印發法輪功資料,幫助人們了解真相,

原南山派出所坐落於市郊鐵嶺河鎮,南山腳下鐵嶺河炮團對面,地處偏僻,一樁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慘案就發生在這個黑窩裏。崔存義被酷刑殘忍迫害致死;高炳(音)茹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失常後在極度恐懼中被逼死;趙桂玲遭受多種酷刑:上繩,灌芥末油,用東西捂住頭不讓喘氣,幾乎憋死,連續十多天反覆折磨;趙軍被連上三次繩,硬幣刮肋條骨,晝夜不讓睡覺,往手指尖裏扎鋼針,致使右臂正中神經和撓神經嚴重損傷致殘(有診斷書為證)。黃國棟在那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南山派出所副所長苗強(毆打、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兇手)等惡警毫無人性的把黃國棟的兩個大拇指捆在一起吊起來毒打,致使他昏死過去,就用硬幣刮肋條骨、把牙籤扎進肋骨縫裏把他弄醒,再沒完沒了地多次用酷刑折磨,黃國棟疼痛得大聲叫喊著,慘烈的叫喊聲讓人撕心裂肺。他被毒打折磨了一天一夜,頭被打得腫得很大,大小便已失禁,迫害得不成人樣。給他用刑的房間裏到處是血跡,有看見現場的人都不忍目睹,而且牆壁上釘著釘子,令人毛骨悚然。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惡警又給黃國棟戴上手銬和腳鐐,非法關押進看守所,這期間苗強和另外兩名惡警還對他進行毆打折磨。黃國棟持續14天不能吃飯,生命處在非常危險的境地。他妻子曾多次找牡丹江市「六一零」的李長青(已遭惡報死亡)和南山派出所所長要求放人,他們非但不管反而還向黃的妻子勒索錢財。

在看守所內,黃國棟曾被不明藥物迫害。一同被關押的一個管伙食的犯罪嫌疑人透露:黃國棟在看守所為甚麼總是拉肚子不好?是因為在黃的飯菜裏摻了東西。你們不是說煉功身體好嗎?祛病健身嗎?就讓黃國棟在便器旁打坐,卻讓他看到好像煉功也沒用,還是總拉肚子,從而企圖動搖他對大法的正信,摧毀他的意志。因為看到黃國棟那麼堅定,中共惡徒竟使出這樣的毒計。

藥物迫害加上殘忍的酷刑折磨,非法關押十個月後,黃國棟健康結實的身體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慘不忍睹。黃國棟被迫害的案例曾被列入二零零一年聯合國人權機制特派專員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交的年度工作彙報中。

三、中共牢獄內的上百種酷刑

中共為強制轉化和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

1.高壓電棍電擊:電棍一碰到皮膚,就像貓咬肉、煙頭燒肉一樣的灼痛,伴隨皮肉燙焦的焦糊味和白煙,強烈的藍色電光辟辟啪啪的響,受刑者的心臟都跟著強大的電流震顫,而且越加強烈的痙攣。尤其被電擊神經敏感部位時感覺非常疼痛,如果受刑者頂著電棍使勁繃緊皮肉,疼痛感會減輕,但是皮肉就會被電糊了。

2.冬天澆涼水:全身一絲不掛,雙手背到身後用膠帶纏住,雙腳用膠帶纏住,嘴裏塞進臭襪子,之後用膠帶把嘴纏住。被人按倒在自來水管下的水泥地上,把窗戶全打開,門打開,北方冬天的穿堂風寒冷刺骨,在自來水管上接上塑料水管,朝人的臉上、小便上、肚子上不停的哧水。同時用大盆在事先蓄滿涼水的蓄水池舀水,一盆接一盆的往頭上潑水,如果試圖掙脫,就會被棍子毒打,打傷後被澆涼水更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一開始被涼水澆到會渾身一激靈,漸漸徹骨的寒冷並伴隨疼痛襲來,之後漸漸麻木,神智不清,直至昏迷。等剛緩過來,又緊接著再被澆冰冷的涼水。那種感覺非常痛苦,就像緩透的非常柔軟的柿子,再一澆涼水冷凍,一下沒有了硬皮的保護,沒有一點彈性和韌性,非常脆弱,對寒冷的感受異常靈敏,一下子就冷透全身,凍徹心肺。就這樣不斷的澆,惡人用手捏著塑料管不斷的往臉上哧出很強的水柱,因為嘴是封死的,只能用鼻子喘氣,受刑者會被持續不斷的水柱窒息的喘不上氣來。

酷刑演示:澆涼水
酷刑演示:澆涼水

3.「打高爾夫」:脫掉鞋子,雙腿伸直,被人按住,坐在地上。打手用雙臂輪起一根又粗又硬又長的白塑料管,像打高爾夫球的姿勢,雙臂掄圓猛抽腳底,腳骨像被打斷了一樣痛,抽到腳筋、腳骨上更是鑽心的疼痛。為掩蓋罪行,打過之後,逼迫受刑者使勁跺腳,即使這樣,腳還是會腫的非常大。

4.坐鐵椅子:腳緊緊的鎖在地環上,紋絲不能動,肚子、前胸各別一根鐵棍,手背到身後鎖上,全身被卡的緊緊的,除眼睛、脖子能動外,其它部位都一動不能動,喘氣都感覺困難。幾天幾夜長時間這樣鎖著,並且不讓睡覺。

5.蹲小號:像坐在一個狹窄的煙筒裏,窄小的禁閉室,棚頂很高,門上僅有的一個三寸寬二十公分長的通氣孔總是從外面扣死的(只在早晚二次送飯送水時打開一下,就關上了),整個小屋是全封閉的,陰暗幽閉得令人窒息。拉尿都在屋裏,屋角有個便池,一般一人一個屋。每天二頓飯,一頓給半個饅頭,沒有菜。冬天也是一絲不掛,外面套上又薄又髒沒紐扣的公用棉衣褲,沒有被褥,睡在水泥面的矮垛子上,晚間凍得睡不著覺,尤其後半夜非常寒冷,有的腳被凍傷。如果被定位,鎖在地環上,就更加痛苦了。有的還被戴上手捧子(雙手腕緊卡一起)和很重的腳鐐,加重迫害,或派犯人輪流在與外界隔絕的禁閉室裏,任意實施迫害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定位(手銬腳鐐)

6.砸大夯:用大瓶雪碧瓶裝滿水,包上毛巾,讓受刑者坐下按住,打手用雙臂輪起雪碧瓶,用力猛砸其頭頂,受刑者的脖子被砸得像落枕一樣,一個多月都不敢轉動脖子,而又沒有明顯外傷。

此外還有灌芥末油(仰頭從鼻子往裏不斷的灌,嗆得極其難受),戴太空帽(塑料袋戴頭上,令人窒息,憋得不行了,再摘下,然後再戴),扳手指,長時間開飛機(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不動:雙手朝身後高高舉起伸直,兩臂伸直,腰大角度彎下,雙腳叉開),長期罰站(雙腳站在半塊瓷磚位置,全身立直一動不動),連續幾天不讓睡覺,上繩,強姦,性摧殘,打腮拳(有的牙齒被拳頭擊打的震裂、震碎),白龍抽(白色硬塑料管抽打,打人很痛,又不容易留外傷),不讓大小便(「尿可憋一天,屎可憋三天」),冬天撤掉內衣、棉衣褲只套外罩冷凍等等。這些五花八門的酷刑被中共用來折磨中國大陸那些手無寸鐵、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其中很多都是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煉的慈祥的老爺爺、老奶奶們。

四、非法庭審、誣判十年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牡丹江市陽明區法院對黃國棟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六一零」頭子李長清、李高揚及市裏公、檢、法的一些人員都到陽明法院參與非法審判。

開庭時,黃國棟因被殘酷迫害得不能行走、無法坐立、不會說話,是被用棉被包著抬進去的,即使這樣仍然給他戴著沉重的腳鐐。在抬進去的過程中,他的腿露了出來,只見他的腿被鐵絲捆著,鐵絲頭露在外面,人已被折磨的不像樣了。幾個惡警硬性的把他按在凳子上,把他疼得發出陣陣痛苦的叫聲。堂堂男子漢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十分淒慘,人們不約而同地注視著他,許多人見此情景泣不成聲。

在長達五個小時的非法審理過程中,二位代理律師義正辭嚴,指責惡徒嚴刑逼供,屈打成招,慘無人道的暴行。法官當場問趙桂玲說:「趙桂玲,你說警察打你啦,有證據嗎?」趙桂玲說:「現在我身上還有傷痕呢。」法官當庭讓女法警驗傷。法警驗過,上報說有傷痕,法官卻未查究。而問黃國棟時,他無法說話,只是痛苦地呻吟著。

在鐵錚錚的事實面前,法官只好休庭。隨後,便不再開庭審理,而轉為對五人秘密宣判,且不准上訴。黃國棟被誣判十年,非法關押到牡丹江監獄(尖山子監獄)。

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黃國棟的老伴李秀芹在家中被海林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並被關進海林市看守所迫害。惡警跟土匪一樣,抄家時劫掠了李秀芹家裏準備開超市的五萬元錢以及家中所有值錢的物品,並把李秀芹的兒子也抓去非法關了幾天,迫害得夠嗆。而當時黃國棟仍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

五、牡丹江監獄中遭暴力摧殘

牡丹江監獄監獄長陳壽剛、改造副獄長欒景和肆意踐踏法律,為達到所謂「轉化率」,公開對法輪功學員施用酷刑、濫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體上進行雙重折磨,使多人傷痕累累,身體極度衰竭,並使數人致死。惡警武學君揚言對法輪功學員施行「強制性管理」,要天天打天天罵,每天還要強迫奴役勞動十六個小時。並說這是獄長陳壽剛在獄務會上親自定的「制度」。黃國棟是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監獄受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二零零三年,黃國棟被關在監獄三十九監區,包夾犯人不讓他說話,每天強迫縫足球。犯人頭給安排勞動定額,完不成定額就讓連夜趕製,把球帶回監舍繼續縫,直到完成任務。當時每天都要從早五點左右做奴工到晚上九、十點鐘,不過十二點不算加班。而伙食卻極差,基本就是菜湯,菜湯煮爛了之後,在鍋裏澆上一點生豆油浮在表面。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日,黃國棟被非法關在八監區,副監區長張家文及王繼軍等五名惡警,用三根電警棍毆打黃國棟,打完之後,又用手銬把他吊掛在生產車間的鐵柵欄上。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黃國棟遭八監區惡警於福剛、武學軍、何廣勝、李軍、裴勝烈等人毆打。在二零零五年十月新提的監區長唐曉輝和教導員陳佔峰一手遮天的鼓動和逼迫下,八監獄的獄警們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罪行累累,同時他們利用減刑縱容指使犯人李曉偉、王立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毆打,強制勞動,加重迫害。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包括關文龍、黃國棟、徐向東、劉君、張世江、周吾慶、黃耀祥、成忠強。黃國棟曾被迫坐在窗前,經常被開窗冷凍。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八監區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二月二十三日將黃國棟押進禁閉室,迫害達十五日之久,晚間凍得根本睡不了覺,每天只給吃一個小饅頭,保持餓不死。黃國棟在監獄曾被連續關押禁閉室數月。中共監獄的電警棍、禁閉室(小號)異常恐怖,殺人犯來到這裏也都嚇得服服帖帖,可是這些外在的強制手段卻無法改變法輪功學員對真理的信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黃國棟因抵制迫害再被關進禁閉室,惡警武學軍、宋軍飄(警號2306723)、姜磊(警號2306498)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和肛門,導致黃國棟當時就拉褲子,並在事後很長時間大便失禁。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惡警武學軍伙同獄霸王立軍又對黃國棟加以迫害,逼得黃國棟被迫撞在暖氣片上,當時撞昏了,鮮血流了一地(後來頭上留下三條傷疤)。他們就又給黃國棟戴上腳鐐、手銬關進禁閉室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獄警唐曉輝(監區長)、陳佔峰(監區教導員)等對被非法關押的黃國棟、徐向東、關文龍、呂振江、程中強、申金祥、張士江等七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強迫參加奴役勞動。這次迫害最嚴重的是黃國棟,被惡警武學君用四根高壓電棍電擊後被強迫關押在禁閉室。在禁閉室,武學君在地上澆上涼水,用數根電棍電擊黃國棟,姜磊用電棍電擊黃國棟的小便、肛門等部位,黃國棟被電得大便失禁。武學君迫害完法輪功學員徐向東(大慶人),心裏害怕的對姜磊說:「電棍電他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膠皮棒打到他身上,好像打的不是他本人」。電棍外面是膠皮包著,裏面是生鐵,打到人身上皮膚被打得發紫,很容易打成內傷。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日,監獄惡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參加誣蔑法輪大法的報告會,遭到在場的黃國棟等大多數法輪功學員的抵制,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等,使報告會無法繼續。當時黃國棟大聲喊了一句:「不要污衊我師父!」立即遭到看押獄警的圍攻,被拳打腳踢,然後被連拉帶打拖回八監區廁所內。孫健、張生利、二中隊指導員宋君飄等多個獄警用電棍肆意電擊黃國棟周身,同時讓犯人將黃國棟按倒,再施以拳腳毆打,直到打累了為止。把一個年近六旬的人打得滿身青腫,奄奄一息,癱軟在地上不能動彈。然後獄警把他關進禁閉室,被戴上手銬腳鐐鎖在固定鐵環上定位不能動彈達八天之久。之後晚上收工後,獄警就經常去禁閉室迫害他。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在禁閉室迫害一個多月後,黃國棟被從禁閉室放回來時,其他法輪功學員弄來盆溫的水幫他洗澡時發現,他的兩條大腿內側都呈現黑紫色,而且經常便血。但他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從不說痛,也沒有對獄警憎恨。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武學君、姜磊、孫健每人帶一根電棍,又對黃國棟進行電擊直至沒電,並同時施加拳打、腳踢、肘擊,並指使禁閉室的另一名犯人天天打他。關押禁閉室半個月後才回到監區,就毫無人性的強迫黃國棟帶著渾身累累的傷痕,瘸著腳到車間參加奴役勞動。

到了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牡丹江監獄各監區副監區長(主抓改造)到瀋陽開會,說主要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煽動監獄警察仇視法輪功學員。而且在會議上還傳授了一種酷刑,就是用涼水澆法輪功學員,反覆的澆,直到澆昏,甚至澆水後再用竹掃帚的枝條抽,醒過來繼續澆。而且要用膠帶把嘴封上,把手、腳、腿都綁上,坐在地上,一絲不掛的澆涼水。人會在反覆的低溫涼水冷凍下出現高燒,這種高燒可以致人死亡,但是法醫解剖時又沒有任何內外傷及其它病變,所導致的死亡稱為不明高燒死亡,在報告單上添上「正常死亡」了事。黃國棟就被澆昏過去七次,其他法輪功學員也都受過這種酷刑。

牡丹江監獄對生命的漠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幾組數字就能說明問題。該監獄在押犯人四千七百人左右(幹警一千人左右),據說二零零四年死亡二十九人,佔在押犯人的千分之六,比中國年平均正常死亡率多一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從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末,通過各種渠道得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多人(包括保外就醫的,不包括傷殘的),年平均死亡率達百分之四以上。

牡丹江市民黃國棟只是在堅持對真、善、忍普世價值的信仰,要做一個更好的好人,就無辜被警察綁架,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歷經十年冤獄磨難,身體和精神都遭受到巨大的傷害。到二零一六年,黃國棟每天只能吃很少的食物,排泄困難,最終於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凌晨在牡丹江第二醫院搶救無效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六歲。臨終前,黃國棟依然堅持對真、善、忍的追求,惦記著世人的得救,對傷害他的警察也無怨無恨。

因為中共的信息封鎖,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之慘烈尚不能完全揭示出來,但是在將來一切都會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因為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法輪功學員是神佛的使者,他們以非凡的大善和大忍傳播福音救度世人的慈悲胸懷感動天地,他們以驚人的毅力和勇氣堅守良知堅持真理的悲壯歷程光耀寰宇!他們也在給未來人類找回良知、恢復傳統正氣留下了一個參照。

法輪功學員雖然在迫害中暫時承受苦難甚至失去人身,但他們將獲得生命的永恆,他們的壯舉和榮耀將被宇宙的歷史銘記;那些明白真相、良知復甦的人們在幫助好人時,也是在給自己和家人建立福德,將擁有美好光明的未來。而那些為了眼前利益仍在殘酷迫害法輪佛法修煉者的公檢法司等人員,不僅在世間將會被消去福份遭惡報,更會在神懲中入無生之門,他們的罪業在層層滅盡中永無休止的承受也償還不完,可怕至極,他們才是最可悲、最可憐的。法輪功學員不顧個人的安危和榮辱,急切的奔走於大街小巷,苦口婆心的向人們(包括公檢法司人員)講述真相,希望人們做出良知的選擇,真的是在慈悲救人啊!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