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仲淑娟已被非法關押逾一年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市女法輪功學員仲淑娟,六十三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在家門口被警察綁架,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遭非法庭審,她的律師及本人都做了無罪辯護。可時至今日,家人沒有接到任何通知。現在,人已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整整一年半了。

仲淑娟是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七點左右在家門口被春海派出所警察綁架的。當時仲淑娟正準備出門,等在她家外面的警察一擁而進,進來就抄家,將她家中的幾十本大法書籍、及一些私人物品搶走,並將仲淑娟一家三口綁架到春海派出所。晚上十點半左右,仲淑娟的丈夫李寬、精神失常的女兒李秀麗被放回家、監視居住。

七月二十二日,仲淑娟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在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仲淑娟被非法庭審。當事人聘請的律師當庭作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仲淑娟本人也作了無罪的辯護,庭審進行了一個小時四十五分鐘左右。然而,時至八個月後的年底,法院方面沒有再次開庭,也沒有做出任何變更通知和判決,仲淑娟還是無聲無息的關押著。

仲淑娟於一九九四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曾經嚴重折磨她的風濕性關節炎等頑疾都好了,急躁的脾氣也好多了,熱心助人,深受同事們的好評。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她經常病休,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曾經連續四個月一人幹倆人活兒,沒休一天。

就是這樣一個在法輪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好人,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十八年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七次被非法關押,已共達八年之久,現在還在被非法關押中,全家三口人遭受了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

一、在大連勞動教養院和馬三家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共六年半

1、非人的折磨、侮辱和性摧殘

仲淑娟在大連教養院期間受盡了非人的折磨:不讓睡覺,體罰,在小號裏迫害了三次:絕食後被灌食,惡人拿起給別人灌食後沾有的苞米糊、塵土、頭髮茬的管子也不消毒,插進抽出、插進抽出,插進抽出,她只有「啊!啊-----」的慘叫著,無法形容的慘痛。勞教所警察故意折磨人,迫害她,還當示範給屋裏站滿了的、剛從警校畢業還沒穿上警服的小女警們看,教唆她們如何進行迫害。絕食時雙手背銬不讓睡覺,送小號敞窗凍著。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有一次,因不戴勞教牌,她被送入小號迫害,進小號先把鞋脫了搜身、然後穿鞋跺腳,把衣服脫了,綁到小號鋼棍上吊起來,用一髒圍裙用大鉤子用力塞進嘴裏,兩胳膊成一字形,把左腿腳面朝上綁著、右腿不綁,前後左右搬,疼痛難忍。拿小剪子扎腳心,把下身的會陰部對準椅子高出部位搖,用穿鞋的腳踢陰部,用帶尖的拖布把,往陰部搗,致使會陰部位破損、潰爛,腫得像饅頭,造成大流血。當時搖椅子時,疼得她「啊!」的一聲,緊塞在嘴裏的布都噴出來了,身上綁的繩子在掙扎中都斷了。然後獄警又用大可樂瓶子,裝滿水,往嘴裏灌。不張嘴,就用裝滿水的瓶子打,嘴腫的老長,然後拿紙、筆逼寫所謂「轉化書」,不寫繼續折磨。

從下午一點反反復復折磨到晚八點多才結束,當吊刑卸下時,撲通就倒在地上了,腿殘了,手也殘了,褲子裏全是血和便。然後,兩個人架著拖到嚴管室,綁在死人床上,四肢銬上。床是幾塊板,由於大流血板子都染紅了,人在上面非常累,頭戴刑具帽,真不知是怎麼度過的,其後一天兩次上廁所,手腫得像兩個黑饅頭,上廁所、吃飯只松一隻銬,當時手都不能握了,就是殘了,後來才一點點有知覺了。

這樣過了八天,仲淑娟身上都長褥瘡了,才讓上樓,摘下刑具帽,發現頭頂一塊有兩公分大小的包,沒有頭髮了,特別疼,耳朵也紅腫了。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才結束了嚴管。

仲淑娟上樓後,晚上渾身疼痛不能入睡。就這樣拖著帶有創傷的身體就又被強制幹活,扶著樓梯下一樓幹活,她們怕曝光,不讓去洗澡,到期又加四十天。

仲淑娟還遭受了六天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二十四小時體罰,睏的站著就睡著了,一宿九個勞教犯折磨:鼻子、臉上、脖子上粘滿了紙條,戴高帽子,紙腰帶,上面寫滿了攻擊大法的污言穢語,把衣服扒光,用彩筆往身上寫、衣服上寫髒話,還扯著滿庫房遊鬥,邊走邊打,牆上掛滿了邪惡的標語、用一大板子吊牆上把著手寫所謂「三書」,把手摁得都破了皮,青一塊、紫一塊的,把腿綁一起,把著手寫,把頭壓在木桌子上把著手寫進行迫害和侮辱。

2、酷刑和毒打

在馬三家勞教所被上大掛抻刑,是一種特別的酷刑,人幾分鐘都很難受:把頭塞進二層鐵床裏,兩手用銬子銬在二層床兩邊,腿用一個三角鐵棍固定綁在一層鐵床上,腰彎的站不住,又累又疼,她們怕仲淑娟麻木沒感覺達不到酷刑的效果就又來活動手腕,使她更加疼痛難忍,就這樣抻了兩天兩夜,致使仲淑娟渾身肌肉萎縮。還經常被警察和勞教犯毒打。

3、洗腦班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後,仲淑娟於九九年十二月末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希望政府給法輪功學員一個煉功環境。還沒等進上訪的門,她就被便衣騙抓,被非法拘留十八天,勒索罰款五千五百元錢,並被單位解除勞動合同。當時家裏沒錢,在單位再三催促下,她的丈夫只好把女兒的保險金取出來交了罰款。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華東路街道主任張雪蓮,到仲淑娟家打聽,說是給孩子找工作。第二天,仲淑娟正在家裏給孩子熬藥,華東路派出所王所長和片警十幾個人,到她家把她帶走,說是到街道去一趟,結果伙同街道「六一零」姓張、姓苑的,把她綁架到了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當時她剛出勞教所三個月,在馬三家被迫害身體還沒有恢復。

4、腰椎骨折還在恢復 又被綁架

仲淑娟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因為給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中華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二樓。仲淑娟因為自己按真、善、忍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不想讓派出所警察將來因執行錯誤命令而承擔法律責任,為了不讓警察把自己當作罪犯關在這裏進一步迫害好人而犯罪,就從派出所的二樓跳下,造成身體傷害,被派出所警察送大連三院。在派出所警察監視看管下,仲淑娟住院十五天後堅持回家。

大連第三人民醫院出院記錄如下:CT檢查報告:腰2椎體爆裂骨折。MR檢查報告:腰2、4椎壓縮骨折,節段椎管受累稍狹窄; 腰椎蛻變,腰椎間盤變性膨突出改變。出院醫囑:1、建議繼續治療;2、骨折癒合前需臥床休息;3、按照醫師指導功能鍛練,預防臥床併發症;4、病情變化隨時來診。

仲淑娟回家後,經過學法輪大法、煉功,又能夠坐起來、行走、料理家務,身體正在恢復的情況下,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七點多鐘,又被大連春海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姚家看守所關押至今。

二、女兒被迫害精神失常

第一次華東路派出所抄仲淑娟家的時候,是二零零三年,當時仲淑娟二十四歲的女兒李秀麗阻止警察抄家,結果警察將她從四樓拖到樓下,又拖到派出所,使孩子非常害怕,從此得了抑鬱症。

二零零七年,華東路派出所第二次從仲淑娟身上搜走鑰匙抄家的時候,家中只有她女兒一人在家,警察的蠻橫無理使女孩非常害怕、驚恐,之後的日子她就精神失常了,動不動就往外跑,仲淑娟丈夫李寬就到處找,結果著急上火一口牙全掉了。

由於迫害,丈夫李寬和女兒自從仲淑娟被非法關押後,四十多天沒出門,在家一口菜也沒吃,喝了四十多天的粥。由於害怕,街道鄰居叫門也不開,電話也不接,後來單位以為爺倆死在家裏了,用升降機進屋才知爺倆還活著。

後來,女兒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一段時間以後,想起要看媽媽。她的丈夫領著女兒到了馬三家勞教所,不讓見。回家後便暴躁不安,精神失常更嚴重了,常常一個人跑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在這期間,她的女兒不知跑丟了多少次,她的丈夫一個人東跑西跑的找,真是苦不堪言。

自從仲淑娟去年六月被綁架,三十七歲的李秀麗更是精神被刺激很大,仲淑娟丈夫李寬去看守所給仲淑娟存衣服,在一邊的女兒就對身邊的一個女人去抓去打。去年臘月的一天,她不知在哪摸著一把小剪子(平時都藏著),趁李寬在廚房的時候,將自己的右邊頭髮剪的很短很短。有時就趁李寬買菜的時候跑丟了,經常大喊大叫,尿褲子、尿床。這樣的情形經常發生,與仲淑娟在家照顧的時候犯病的時候更多了。

三、丈夫的苦楚

這一年半的時間裏,一邊是仲淑娟在看守所得去存錢,請律師;一邊是女兒精神失常,這種既當爹又當娘的日子,使六十多歲的李寬筋疲力盡,家裏又在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失火,當時李寬被鄰居叫去幫助維修,女兒一人被關在家裏,結果不久,家裏便燃起了大火,殃及了樓上鄰居,損失慘重,當得知孩子還在屋裏時,李寬不顧一切地衝進屋裏救出孩子,可是家裏的很多物品被大火燃盡。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仲淑娟一家人會很幸福,就是因為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使仲淑娟原本幸福的一家人,遭受了一般人想像不到的身心摧殘。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