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後再炒自焚 中共敗象盡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炮製了駭人聽聞的天安門自焚慘案,試圖掀起民眾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情緒。可是中共播放的自焚錄像以及相關報導存在諸多穿幫之處,其謊言早已被戳穿,成為笑柄。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聲明指出:整個事件是中共政府一手導演的。

經過了十七年的時間之後,這起偽案再度被中共喉舌媒體加工後搬出來炒作,筆者近日在微信上發現了一些回爐後的自焚視頻及造假文章。中共的微信造假視頻中的自焚者王進東說自己能活到今天是因為有了黨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懷,接下來中共搬出了當年王進東等所謂「自焚者」的錄像回放,但畫面模糊,很顯然中共知道自己的導演漏洞百出而做賊心虛。

本文不想再費筆墨重複自焚偽案中種種可笑的破綻,只列舉幾個自焚漏洞,再對視頻中王進東的言行舉例進行推敲 。

一、在「自焚」事件中被大面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被切開後四天就能接受採訪並能清晰的唱歌。北京積水潭醫院治療「自焚」大面積燒傷者,不作任何防護,允許記者近距離採訪,違反醫學常識。


二、「焦點訪談」錄影證實,劉春玲沒被火燒死,卻被警察用重物擊打頭部倒下。央視天安門自焚鏡頭的慢動作重放證實劉春玲是被警察打死,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策劃的一場騙局。


三、汽油燃燒速度驚人,而天安門巡邏的警察能在一分鐘內不但能趕到現場,還能從兩輛警車裏拿出二十多個滅火器和滅火毯圍住所謂的「自焚者」,「應付」該起突發事件。

四、「王進東」在自焚時衣服已被燒焦,但是最易燃燒的頭髮依然如故,他腿間的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在他喊出那句似是而非的口號之前,警察手中的滅火毯卻在他頭上悠閒的搖晃很久,沒有絲毫滅火的急迫,而是像在等著拍照。


在央視和新華社的「自焚」報導中,先後出現了三個不同的「王進東」。台灣大學語音識別實驗室受「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委託,對王進東的聲音作了語音鑑定,得出明確結論:《焦點訪談》第一集中的王進東與後來的王進東不是同一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經可靠途徑查獲:參與「自焚」的「王進東」是由一名現役軍人扮演。

真假王進東
真假王進東

再來對王進東所說的黨十七年來對他「無微不至」的關懷這些話進行分析:二零一六年九月,在甘肅省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發生一起令輿論震驚的人倫慘案,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口人身亡。據中共媒體披露,死者生前提到自殺原因說「把我逼的」,而有當地村幹部提到,這家人的低保被取消後,分給了比這家人境況好得多的家庭。在中國,像楊改蘭這樣的赤貧家庭,絕不是特例。

近期在海內外網絡上熱爆的雲南省魯甸縣八歲「冰花男孩」王福滿,在氣溫零下九度時,步行一個半小時的山路趕到學校參加期末考試,他的頭髮和眉毛被風霜凍成了雪條。在中國有千千萬萬個楊改蘭和王福滿,黨卻沒有給他們溫暖和救助,連起碼的生存條件都不給,卻會給王進東「無微不至」的關懷?如果這不是造假,就是為了維持所謂「自焚」的謊言而給的封口費。

事實是,法輪功禁止自殺和殺生,法輪功學員都有正常的家庭和工作,在家庭和社會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大陸和海外法輪功學員在過去二十多年來的表現足以證明法輪功是一個極其善良、平和、理性的群體。

儘管中共精心策劃了「自焚」事件,但中共借自焚偽案誣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很快被全世界知曉,這一世紀偽案使中共的醜惡徹底曝光,成為它在國際上無法擺脫的夢魘。

隨著江澤民集團的主要幫兇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等相繼落馬,中共解體的日子也在一天天逼近,其便重炒十七年前江澤民集團為構陷法輪功而自導自演的世紀偽案,企圖繼續欺騙民眾,拖延清算,卻不料再次自曝其驚天罪惡,引世人聚焦背後的真相,使人進一步地認清了中共陰險邪惡的面目。可謂掩耳盜鈴,明知強弩之末而強為之,自欺欺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