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610人員目擊天安門自焚造假現場

戒嚴、清場、架好的攝像機,然後有人著火了,以為拍電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我聽到一個省級610辦公室(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糾集的特務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頭目對我講述他親歷的天安門自焚造假的現場情況。

他是一個省級610辦的主要負責人(鑑於大陸目前的環境,我們隱去目擊者的姓名),他說二零零一年一月那段時間因為接到省內公安的消息,本省有幾位法輪功學員這幾天要到北京上訪,目的地一般都是天安門廣場,他是負責在北京截訪的,所以這幾天他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要到廣場。

他自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步行趕往天安門廣場去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路上才知道廣場其實已經戒嚴了,而且這次查的特別嚴,因為一路上他被各種便衣和穿制服的戒嚴人員三次要求出示了特別證件才讓他通過,他說平時出示的那種通行證件那天都不管用了,他又出示了610的特殊證件(他說是610辦省廳級以上官員才發放的特殊證件)才放行的。

到了廣場後不大一會廣場開始清場了,他又出示了特別證件才讓他留下的,當時廣場上留下的人很少,這時他看到廣場上已經架好了的電影機機位(這是他的原話,準確的說應該是專業攝像機),他還納悶以為有甚麼重要政治活動或者是要在這裏拍甚麼片子。

他因為要截上訪的學員就一直在廣場邊上轉著,不大一會正在走著的時候就聽見遠處有人喊「著火了,著火了!」他順聲音看去,看到遠處冒起了黑煙,然後看到廣場上的人朝起火的地方跑去,然後看到馬上有人滅火,他當時的位置離自焚現場稍遠,看不清楚現場具體情況,因為剛才路過看到起火那邊是架著攝影機的,他還想可能是在拍電影吧!沒當回事,也就沒過去看熱鬧,由於已經戒嚴,廣場根本沒有人可以進來,所以他就回賓館了。

他說當天晚上省裏有事他就飛回省裏了,晚上看電視才知道下午他親歷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現場。他自己當時也奇怪為甚麼現場有攝像機呢?

他不是該事件的參與者而是由於他特殊的610官員身份得以留在了現場,偶然的直接目擊了事件的發生,通過他的敘述可以清晰的看到這是一起有預謀的事件,首先是廣場周邊的高度戒嚴,然後是廣場內的清場行動、準備好的攝像機位,最後才是所謂自焚事件的登場。

從這個中共體制內的官員的親身經歷可以看到,「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騙局,是中共江澤民集團預謀導演的,用來栽贓法輪功和欺騙全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十多年來,中國大陸的中小學大專院校,都把「天安門自焚」作為必學教材,有詆毀法輪功的標準答案,毒害了無數少年兒童和青年學生。江澤民與其在教育部的姘頭,以及死黨羅幹、劉京、周永康等人,僅此一項,就罪不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