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走出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我二女兒遇車禍。當時心態很正,沒有怨任何人,用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的言行。女兒在哈醫大二院住院期間,住的單間,共有兩張床,孩子一張,丈夫一張,又買了一個摺疊床,讓護工住,我睡在地上,護工一直說大姐真好,我給她講大法真相,大法要求弟子處處都要做好人,做到先他後我,作為弟子要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並講了三退保命的道理,給她做了三退(退黨,團,隊)。

女兒一共在醫院住了三個多月,前兩個月,我正念很強,天天學法,發正念,沒被情干擾,還能給病友講真相,到後來,就被情和利益干擾,身體出現沒修煉前心臟病的不正確狀態,不能躺下,一躺下,就像要死了的表現,滿身大汗淋淋。

我還不能讓丈夫看到,怕他擔心和不理解,就在外面走,邊走邊想不能因為自己修煉的不足,給大法抹黑,修煉也不能前功盡棄,就背師父的法:「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1]

我丈夫的同學來看我們,一看我這個樣子,就要找大夫給我打針吃藥,我說我是大法弟子,這不是病,幾天就好了。我就這樣用師父的法指導,走過來了。

七月二十幾日,從哈市回家,因二女兒被撞的太厲害,一直沒有醒過來。回家後,想找一個幫工,同修就找來一位也是同修,幫我伺候孩子,我們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碰到有緣人,就講真相救人。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二女兒離開了人世,那年才二十七歲。我想到師父講「人活著就是業力輪報」[2],我就想不能被情所纏所累。

這些年,有時想起女兒的音容笑貌,心裏很難受,就趕緊發正念,清除這個情,我不要這個情。就背師父的法:「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3]。

大女兒從九九年一直在外地打工,二女兒出事後,二零一三年初,就讓她從外地回來,幫我照顧她妹妹。在外地打工,大女兒學會喝酒,一次能喝白酒一斤,啤酒好幾瓶,結婚好幾年,也沒有孩子。身體出現了三高(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身體肥胖,不願幹活,自私自利。脾氣不好。

我一看她這樣,就給她講大法教人怎樣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身體才能健康,家庭才能幸福。我又講我學大法後身體的變化,這些年學大法身體健康沒吃一粒藥,我經受這麼大的打擊,沒有被打倒,依靠的是大法的法理。

於是,大女兒就跟我學大法了。大女兒根基很好,沒學幾天,就不能喝酒了,一聞到酒,就頭痛,把酒戒掉了。她近視眼,一學大法,眼鏡也摘掉了,正常了。改觀很大,也很精進。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這一天上午,我大女兒被公安局非法抓走,由於女兒學法時間短,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惡,在公安局的威逼利誘下,承認了迫害,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半,至今還被非法關押在省女子監獄。

非法抓大女兒的那天下午,公安局的人又來我家找所謂的罪證,印真相幣的印章,我說沒有,不配合他們,他們就到我女兒那屋去翻。中午,我把我看的一本《轉法輪》藏到她那屋了,一下,讓他們翻到了,我說,不行,我還要看呢,他們馬上就給我了。我沒有怕,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他們沒找到,就走了。

這件事對我打擊非常大,家人、丈夫怨我讓女兒學大法,丈夫要跟我離婚,打我,罵我,不讓我再煉,我說:「除非我死了,不煉了,誰也管不了我。」就這樣,他也不管了。

但我也起了怕心,怕女兒說出真相幣是我印的,最怕的是她說出這些印章是從別的同修那拿來的。怕心使我睡不著覺,跟同修交流,說對著怕心發正念。晚上睡覺,師父點化我,一個聲音說:「你沒有這個難,不會給你加上。」就這樣,我對著怕心發正念:怕的不是我,邪惡害怕。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誰也不配干擾我,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5]。就這樣,闖過來了。

有時候我想:我要不修大法,可能早就一命嗚呼了。這麼大的打擊,兩個女兒,一個車禍死了,一個修大法做好人卻被邪黨給抓去坐牢,作為母親的啥心情?!由於學大法,明白天理,知道因緣關係,能放下,走到今天,感謝師父的救度,感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