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 全家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八日】我丈夫以前遊手好閒,不順心就拿我出氣。我常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臉腫的很高,我悲痛欲絕。記得有一次我被他打得一週起不來炕,還有一次肋骨都讓他打斷了。心想:這樣的日子,啥時是個頭兒?死了多好,一了百了,累的一身病,還得遭他虐待,何苦呢?瞅瞅三個年幼的孩子,我忍了。

一九九八年,鄰居好多人都煉法輪功了,出於好奇,有一天晚上,我也跟他們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了,上樓時腿輕飄飄的,我很是驚奇:我平時走路都很吃力的腿,今天怎麼一點兒也不疼了呢?

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聽到這兒,就是為了治這一身病,我一定要煉!於是,我就天天去煉功點兒。

幾天後的一天早上,我被丈夫罵醒:「你今天是人了?」我騰一下子起來了,問他:「我又咋的了?」他說:「你今天怎麼枕枕頭了呢?」我一看真是如此!因為肝疼,我一直把枕頭墊在肝部,昨天咋忘了呢?一摸肝也不疼,乳房的腫塊也沒了,胳膊不疼,脖子不疼,以前喝過的「頸椎痛靈」藥都是用筐裝的,這一下子都好了,我很激動:「我的病好了!哪也不疼了!全好了!」丈夫不信,我說:「肝不疼了,你可能不信,那乳房的腫塊,你看看還有沒有了?」他一摸,真沒了。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我倆都很震驚,都覺的不可思議,法輪功太神奇了!

這神奇的經歷堅定了我修大法的決心,平時按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為別人著想。從此後,丈夫也不找茬兒了,他再也沒打過我,孩子們也快活起來了,健康的媽媽,平靜的家庭是他們夢寐以求的,丈夫逢人就說:「你煉法輪功吧!你看我媳婦多少病都好了,我罵她,她都不吱聲。」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後,我們集體修煉的環境遭到破壞。我們申訴無門,就自發的去發真相資料。有一次出去掛條幅,條幅很長,一個人掛起來太慢,丈夫就陪我去了,他說:「條幅我揣著,工具我拿著,要是遇到危險,你先走,別管我!」我很感動,丈夫能說出這些,是大法的威力所致。

我每天都出去講真相,勸有緣人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命保平安,我若是出門晚一點兒,丈夫就催我:「怎麼還不走?」

我家鄰居有年事已高的老者,也有整天忙忙碌碌的小商販,冬天一下雪,掃雪時,我就把他們家門前的雪也都掃了,他們看見我就喊:「法輪大法好!」他們也都紛紛三退。

去年七月十五日,我拿《明慧週刊》回家,看見丈夫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折騰夠嗆,閉著眼睛,表情很痛苦,我摸摸他的手冰涼,我也有點兒著急了,趕緊叫兒子、外孫子一起念「法輪大法好」,同時對丈夫說:「你別害怕!別害怕!沒事兒,咱有師父管呢!」我們娘仨兒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就聽丈夫說:「師父幫幫我吧!」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我也熱淚盈眶,再摸他的手熱乎了,也不那麼涼了,表情也不那麼痛苦了。

大法的神奇給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師尊的慈悲,挽救了我們全家,感恩師尊,感恩大法,弟子無以為報,唯有精進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