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大法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每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這天,全家十來口人歡聚一堂,有說有笑,因為修煉真、善、忍,使我們身心健康、幸福快樂,遇到問題都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矛盾即刻煙消雲散。

我們自從走上了修煉的路,師父給我們淨化了身體,多年的哮喘、腎病、嚴重過敏症、胃病、痛風等等疾病一掃而光。我們比學比修,互相切磋,我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在恩師慈悲的看護和點化下,我們突飛猛進的提高著自己,每天都沐浴在法光中,我們慶幸今生遇到了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我們幸福的跟著師父走上了回歸的路。

十八年前風雲突變,中共頭子江澤民一夥掀起了血雨腥風,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我們也未能倖免,但是無論環境如何嚴酷、形勢怎樣險惡,我們沒有停止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那年弟弟剛剛中學畢業,他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瘦小的他一個人坐了一夜火車,去了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到處都是警車、警察,和特警虎視眈眈的盯著過往行人。他沒有一點怕心,靜靜的走進了廣場中心,祥和的煉起了第二套功法,證實大法的美好,但是卻突然被訓練有素的特警騰空踹飛。他身體飛出三米開外,然後重重的摔在了水泥地上,頭狠狠的撞在了紀念碑的水泥台階上。要在常人後果不堪設想,但是弟弟在師父的保護下,安然無恙,不覺得疼不出血,也沒起包。他被綁架到派出所後遭到了警察的毆打,他沒有恨,而是用微笑予以回報,終於警察將再次舉起的手放了下來,用一句話結束了這次的暴打;「小法輪(他們這樣稱呼法輪功修煉人),你怎麼那麼善呢,我都下不去手了。」接下來的就是多次的拘留、勞教、強制洗腦迫害。

希望弟弟還能修煉如初,師父為我們的承受超過這千萬倍,不要停下你曾經堅定的腳步,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師父期盼著我們的回歸。

每年的大年三十的晚上,闔家團圓圍在一起吃年夜飯,其樂融融。而那年的年三十,在師父被誣蔑、大法被誹謗,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被殘害,這年夜飯是那麼的難以下咽。趁外面蹲守監控我們的人回家吃飯時,為將真相告訴被中共毒害的眾生,弟弟背上了重重的一大包真相資料,冒著嚴寒走出了家門。

沒想到半夜下起了鵝毛大雪,他整整走了一夜發了一夜資料,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多次有驚無險。天亮時分,他披著滿身的白雪宛若凱旋的聖徒走進家門,我們懸著的心終於落地。媽媽流淚了,心疼的握著他幾乎凍僵的手。弟弟們相互配合,在強大的正念下,在師尊和眾神的加持看護下,在正午人來人往的集市中將一兩百張「風雨天地行」光碟發給了眾生後,平安回家。

妹妹被惡人構陷,幾次被非法關押判刑,但她對大法的堅定沒有一絲改變。她夏天在四十度高溫的環境中,一個人做著千萬份的真相資料,沒有錢買空調,開電扇會將紙張吹飛,汗水濕透了衣衫,頭髮貼在了臉上,她顧不上擦一把汗,喝一口水,卻不時為設備搧風降溫。

站在門口的同修流淚了。曾經那麼愛美,如林黛玉般柔弱的她,經常一個人騎著摩托車風裏來雨裏去,將一箱箱沉甸甸的資料送出去,她沒有休息日,不分白天黑夜的做著救度眾生的事情。一次,她一個人需要搬超出她體重近一倍的一個設備上台階,她心裏求師父賜予她力量吧,奇蹟出現了,她搬上去了。妹妹的家數次盛開了優曇婆羅花,我和妹妹一起發正念幫助被綁架的同修,同修回來說:我看到了你和妹妹一起像兩個大力金剛神一樣威武在除惡。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風雨無阻,妹妹堅持住,風雨過後是美麗的彩虹,師父在等著我們。

妹妹被冤判,在邪惡強大的洗腦攻勢下,她心如明鏡,邪惡想知道她到底在想甚麼,但不得而知,在被強制洗腦迫害時,她堅定不移,心中不斷的背著法,每一個細胞都在背著法,致使邪惡一次次攻勢都以失敗告終。

她在身處艱難中仍然不斷的向犯人們講著大法真相,有的犯人流淚了;有的說:你怎麼就那麼好呢!早點遇見你,我就不會在這裏受罪了。有的說:共產黨太壞了,迫害好人必遭天譴!有的表示出去了也要修大法。

冤獄期滿,她轉身又溶入了助師正法的洪流。她深深的知道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還有很多眾生在苦苦期盼中;她知道自己肩負的責任,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隨師下走、助師正法的使命,在經過一番艱苦的抉擇,她毅然放棄了一切,告別了親人們,含淚走出了家門。

為了同修的安全,她不再與家人聯繫,一個人在遙遠的他鄉默默的做著一個大法徒應該做的一切。她說孤獨和困難並不可怕,擦乾眼淚,有師在、有法在,再大的艱難險阻都不是問題,我們只走師尊安排的路。

弟弟妹妹們因為受中共邪黨迫害,不向邪惡妥協,都失去了工作,他們靠打零工維持生計,他們用有限的資金建立了真相資料點,就像一朵嚴寒中的雪蓮,聖潔的綻放著。

為了躲避邪惡和特務的跟蹤和監控,他們已經記不清搬遷了多少次,每一次搬遷都是那麼不容易,耗材加設備起碼一兩噸,靠兩三個人在規定的很短的時間內裝上車,因為白天不安全,晚上看不見又不能開燈,只能選在將近天黑的那一個小時。他們自己吃著饅頭鹹菜,飢一頓飽一頓,卻將節省下來的錢買來做真相資料的耗材和一切所需設備。同時幫助本地和其他地區的同修建立了多個資料點,他們將當地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實發向海外,揭露邪惡、制止邪惡。

他們曾在勞教所啃著面裏帶蟲的饅頭,喝著上面漂著蟲下面沉著泥的蒸饅頭水,冬天時毛巾被凍成冰條,用時得在冰水中化一下。無論環境如何惡劣,他們心裏裝著大法,不斷將大法的美好向身邊的人訴說,致使被關押的人一聽說法輪功都豎大拇指。弟弟曾經說過:全世界的人都轉化了,我也不轉化。那一刻我相信天上的神都為之動容。弟弟,而今,你在哪裏?

在兒女們被綁架後,師父為了安慰悲痛欲絕的老母親,讓她看到了兒女們在另外某個非常美好的空間的顯現,都是非常可愛的幾個蹦蹦跳跳的五、六歲的小孩兒,那麼的純真善良惹人喜愛。師父的法身金光閃閃的顯現給老母親,鼓勵她勇猛精進,鼓勵她堅強挺住。

我們曾經是多麼幸福的一大家,家庭和睦,妻賢子孝,各自在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不計得失,處處為他人著想,我們都是單位的優秀員工,鄰里之間的好青年,而如今在中共惡政的迫害下妻離子散,兒女無法孝敬年邁的父母,父母思念不知身在何處的兒女。這一切竟然僅僅是因為我們修煉法輪大法,要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

二零一八年已經來臨,無論留給我們的時間還剩多少,無論我們在天涯海角,我們都是大法徒,我們矢志不渝,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我們知道不久的將來,最美好殊勝的一切等著我們,師尊等著我們,等著我們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