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幅掛滿二十里路 【明慧網】

橫幅掛滿二十里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經人介紹,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時間不長,多種疾病全好了。開始修煉時,我每天早上都到公園門口參加集體煉功,晚上到學法小組學法,平時按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修煉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魔頭出於一己私利開始打壓法輪功,我就買來信紙自己寫真相信、製作真相橫幅、不粘膠,到處發放、粘貼,懸掛。

橫幅掛滿二十里路

記得有一次夜裏,我與一位同修騎車到一個有名的旅遊景點掛了六十條小橫幅,全都掛在公路兩旁的樹上,一共有二十多里路長。兩邊的電線桿上也貼滿了真相不粘膠。最後我倆只用了幾分鐘就把一個三米長的真相橫幅掛在果園圍牆的彩旗桿上。掛好後,同修推上車,就往回騎,我也剛要騎車走,發現還有兩根繩子沒有繫好,就走過去,把它繫好了。

當我繫好後,再看同修,已經騎到五十多米以外的大馬路上了,當時心裏很著急,心想:她怎麼騎得那麼快?這可是上坡路啊,還有好多石子。可當我的腳剛一踏上自行車的腳蹬子,自行車就像長了翅膀,我的腳一下也沒蹬,自行車剛好到同修的身邊,「蹭」的一下停住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師父在保護我、幫助我呢!當我倆騎車走在公路上時,有兩輛警車從我們身旁開過去,車裏的警察還伸出頭來打量了我們一下。

第二天,我坐公交車到山裏辦事,看到昨天晚上掛的橫幅旁邊擠著許多人,旁邊還停著警車。我走過去問一個賣水果的怎麼了,他說:「人家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把橫幅都掛到停車場來了,這馬路兩邊全都是。一上午來了好幾輛警車,又照相又調查,這煉法輪功的可真棒呀!」

看守所非法提審好人 門頭窗玻璃瞬間成碎渣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我因發真相資料被抓進看守所。剛進來時,一週提審我一次。過了幾天,三天提審一次,每提審一次換一間屋子。第三次提審我時,提審我的人沒穿警服。

我剛一進屋,那個人就衝我大聲嚷道:「看甚麼看呀,趕快站到那邊去,把板放下來。」我說:「我問你一個問題,你是哪個單位的來審我?」他氣急敗壞的嚷到:「不許你與我辯論」,「論」字還沒說出來,他的手就拍到桌子上。這時,就聽到稀里嘩啦的一米多高的門頭窗玻璃轉眼間變成了一堆碎渣,灑落一地。

那個審我的人嚇得臉色蒼白,癱坐在椅子上。這時有五、六個警察邊往這跑邊問: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審我的人說:「也不知道哪來的一股旋風,把門頭窗吹掉了。」那幾個人說:這是間套間的房子,怎麼可能有旋風呢?再說這玻璃碴怎麼都一樣大呢?真奇怪了。

我走到審我的人跟前,對他說:「給我找一把掃把來,」他說:「幹嘛呀?」我說:「我幫你收拾呀。」他衝我擺著手說:「不用了,你趕快走吧,從今以後我再也不審你了。」從那天起,直到給我被非法勞教兩年,一直沒人再提審我。

團河女子勞教所裏定住警察

有一次在團河女子勞教所,隊長讓我和大家一起開誹謗污衊法輪大法的會。我坐在最後邊,有一個人在台上大聲的污衊師父、污衊大法。她污衊一句,我就感覺有一個刀片在割我胸口一下,污衊一句割一下。

她剛說完下去,我就站起來往台上走。隊長問我:「某某某,你要幹啥呀?」我說:「我也想說幾句。」隊長說:「你就站那說吧。」我不理她,照直往前走,離台還有一米多遠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純時功能運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隨心所用,幾乎是用甚麼有甚麼,如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壞人定住,只說一聲「定」,或者說「你站在那兒別動」,或指著一群壞人,就一定動不了,過後想一下「解」就解除了。」[1]

於是我就用右手在正前方,對著那些警察,邊畫圈邊說:「你們都站在那別動。」然後我手指著剛才污衊大法的人說:「你為甚麼要罵師父?你知道師父度我們多不容易嗎?……」我邊哭邊問她,後來怎麼也說不上來了。

這時台上有兩個隊長走過來,使勁拉我,怎麼也拉不動,就對下邊喊:「下邊的隊長上來幾個」,可是下邊的隊長都一個個傻笑著,站在原地不動。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宣傳科來了幾個人,她們一起費了半天勁兒才把我拉走。

回到庫房,罪犯們問我:「阿姨,您用的甚麼功能啊?把她們都定住了,定的時間可不短啊!我的肚腸都要笑斷了,又不能笑出聲。」我笑著說:「你別忘了,阿姨是煉法輪功的!」從此以後,警察再也不敢靠近我,每天問一句,就趕快離開了。

得救的喜悅:「我支持您!」

一次,我打車去講真相,剛一上車,說過幾句話後,就問司機:「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過。於是我就把為甚麼要退出黨、團、隊的邪惡組織,石頭會說話(「藏字石」),這是天意,是老天在警示人呀。常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最後,司機說:「我是團員,您幫我退了吧,」我說好。這時我也到地方了,拉開車門剛要下車,就見司機把右手握成拳頭,使勁向前伸,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二零一七年四月份的一天,我到菜市場講真相,遇到一位大姐,我問她:「大姐,您買菜呀?」她微笑著回答:「是啊,你也買菜呀,」我說:「對,大姐您是黨員嗎?」她回答說:「我是黨員,你是煉法輪功的吧,我這個黨員讓你們煉法輪功的幫我退了,還起了個化名叫王平安。你們老師太正了!你們也很正。」我趕快送她一本真相小冊子,她接過去,看了看,然後雙手把真相小冊子放在她的胸前,過了一會,她雙手捧著書還給我說:「這本書還給你吧,我家裏有好幾本這樣的書呢,先不要了,請你把它送給最需要的人吧。」這時旁邊又圍過來幾個人,她對我說:「我知道你們太正了,都是用自己節省下來的錢買紙、買打印機的做資料,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謝謝你們了!」

聽到這兒,我的眼淚流了下來。這時,我看到她也在一邊擦眼淚,一邊對我說:「你們要多注意安全,早點回家吧。你甚麼時候能見到你們的師父,就替我向師父問聲好!」我一邊點頭一邊說:「行,我記住了,大姐再見。」

前幾天,我到公交車站講真相時,遇到這樣一位二十多歲的姑娘,個子很高,留著又長又黑的頭髮,看上去美麗大方。她正好回頭看我,我馬上和她打招呼:「姑娘,你好漂亮啊。」她問我:「您是說我嗎?謝謝!」我說:「是呀。你是共青團員吧,你貴姓啊?」她說:「我上中學時入的團員,我姓溫。」我說:「那就叫溫暖吧,咱們退出來保平安。」我又進一步給她講人為甚麼要退出團,並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就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在危險來時保住命。這時她乘坐的車來了,她連忙對我說:「阿姨,我坐的車來了,該走了。您覺的這個功好,您就堅定的煉下去,不要管別人怎麼說。」最後她一邊上車,一邊手舉著拳頭大聲說:「阿姨,我支持您!」

我的腿和眼睛有惡警用刑後留下的毛病,行走不便、視力不好,所以每天都是打車出去講真相,一般每天能講退十幾或二十幾名世人。在師父正法到最後了,我知道自己要努力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