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路上要清醒的講清法律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這場邪惡的迫害,在師父正法的原始安排中是沒有的,是邪惡的舊勢力強加進來的,是不被師父正法所承認的,是要全盤否定清除的。

這場邪惡的迫害,是大魔頭和中共相互利用發動的,特別是在勞教制度解體後,邪惡又打著法律的幌子實施迫害,欺騙愚弄世人,迫害師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

師父正法,慈悲眾生,恩賜每個生命得救的機會,救度一切眾生。這是正法者的博大胸懷,這是生命得救的希望所在。在正法中,師父不斷的恩賜大法弟子破除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講清法律真相的機會。四二五、七二零、三退潮、訴江潮、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等等,任何事都可以被師父將計就計用來作為破除這場迫害的機會。

作為大法弟子,肩負著助師正法救人的巨大使命,心繫眾生。大法弟子,不管自己的修煉路怎麼樣的不同,但是,在正法修煉路上,大法弟子自己要認清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法律真相,頭腦清醒理智。不是大法弟子在違法犯罪,而是中共邪黨和大魔頭在踐踏法律、破壞法律實施而違法犯罪。自己能夠說清邪黨迫害我們的法律真相,才能夠向世人講清法律真相,揭穿邪黨的法律迫害手段,從而在正法修煉路上助師救人。

遺憾的是,時至今日,很多同修自己還說不清這個法律真相。有的甚至被邪黨多次非法勞教、判刑,還是稀裏糊塗的說不清,只是知道法輪大法好,師父和大法是被冤枉的。至於為甚麼?說不明白。要想開創寬鬆的救人環境,講清法律真相是非常重要的。

就我個人的經歷而言,我經歷過邪黨的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非法洗腦、非法關押,損失巨大。開始,我認為自己是被冤枉的,沒有罪。但是,當邪惡人員問我如何沒有罪時,我說不清。在冤獄裏,獄警說我有罪,我說沒有罪。為甚麼沒有罪?我說不清楚。我就索要法律書籍,包括《憲法》、《刑法》。為了說服我,獄警滿足了我的要求。我就認真的看。看完後,我感到法輪功真是被冤枉的,修煉大法沒有違法,我也沒有罪。

於是,我開始寫《610到底是甚麼樣的機構?》,用法律專業術語通俗寫了一本信紙,裝訂成冊,傳給別人看,包括同修和包夾罪犯,他們都說好。我把寫的上交給獄警。過幾天,獄警找我談話,才知道,他們傳著看這本寫的材料。獄警說,看來法輪功將來一定會平反的。隨後,監區的嚴峻氛圍寬鬆了,獄警不再那麼逼迫同修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

後來,我又寫了自己的《申訴狀》,講的也都是法律專業術語,條理清楚,通俗明瞭,邪黨法院對我的所謂的「審」和「判」違背了《憲法》、《刑法》的哪些條款,讓讀者一目了然。自己的《申訴狀》,同修看了,包夾罪犯看了,獄警也看了,都說好。他們紛紛議論,原來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他們就不像以前那麼刻薄了,環境寬鬆了許多。

在冤獄期滿回家時,在沒有被轉化的情況下,我沒有被劫持到邪惡的洗腦班,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當然,這是師父的恩賜,大法威力的展現。路走通了,說明我的路走對了,符合了師父的大法,大法就顯神威,弟子就安全回家了,一直平穩的走在助師救人的正法修煉路上。

時至今日,如果同修沒有能夠把這個法律真相講清楚,那麼建議同修用心補上。明慧網上有現成的文章,建議同修下載《用法律反迫害交流文章彙編》,用心看看,對自己講真相救人真是很有用的。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