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你違法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有一次警察上門惡意騷擾,同修依法舉報、控告,並收到了受理回執。事後警察主動上門賠禮道歉,請求撤訴,因為如果立案調查,他的仕途就無望了,甚至可能下崗。

「法律規定公務員年年考核,連續兩次不合格就辭退。在當今有案必立,不立違法的嚴管下,迫害法輪功案件的一系列違法環節,都能被控告起訴。一旦立案,永遠寫進檔案,年度考核沒個合格,只有下崗。

「實踐中我們還跟他們講:還像江澤民時代那樣肆意違法搞迫害,馬上就要被控告起訴,必然做替罪羊,開始倒大霉!可是不執行上邊的違法命令,你又怕倒小霉。為啥上邊壓下來的命令基本都是口頭傳達?不留證據?怕留把柄給你,怕將來治你罪的時候被牽連。與其倒大霉,不如不作為。

「官場從來都不是鐵板一塊,你現在的崗位,多少人盯著呢,你不下崗,別人就上不去。中共從來都靠打擊對手樹立政績,周、李、薄那一大批國級、省級大員都能被樹了政績,誰還能可惜你?繼續迫害,面臨的是不斷被控告起訴,遭法辦;金盆洗手,將功折罪,我們既往不咎。你也是江澤民的受害者,你的生命和未來,同樣可貴。」

這是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刊登的《用法律反迫害的嘗試》交流文章的一段話,淺顯易懂而又微言大義,慈悲中透著威嚴,警察能聽到這番話,怎能不動心?因為這是與他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信息,這是對違法犯罪的公檢法人員最大的救度。

由於文章的標題是《用法律反迫害的嘗試》,有些同修認為與己無關,自己也沒想打官司,包括我自己在內,因此也沒留意文章在闡述甚麼,在今年五月份開始的地毯式警察敲門違法行動中,自己也被波及了,雖然敲門沒找到我,但面對中共政權撐腰的犯濫用職權罪、徇私枉法罪的警察,自己有點無可奈何。自己在十八年的反迫害中被邪惡綁架了五次,卻一次都沒有想到應該告他們,這就是在黨文化控制下的大陸人法律淡漠的悲哀。總是認為,你能把中共怎麼樣?

正法進程到了開始清算江澤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團的罪惡的時間點上了,自己卻仍沒感受到正法的進程,思維還停留在十八年前的那場血雨腥風的恐怖年代。

幸好自己一直在背法,全力以赴背法已經背一年多了,師父就把這篇文章自然的展現在我的面前,此時的我,感覺真如醍醐灌頂,正念一下子貫通了整個空間場,對呀! 我們才是掌握正義和證據的,我們怕甚麼?!

詳細的看完了這篇交流文章後,我感到怕心真的全無了,走路不四下張望了,也不擔心是否有人跟蹤了,去學法小組也不擔心是否會被堵到屋裏被綁架了。自己的整個空間場都迴盪著來自正念的一句話。

這是師父看弟子不悟,用這篇文章加持自己,在此叩謝慈悲的師父。

怕心本身真的很可怕。幾個月前,我身邊有兩名同修被警察騷擾了,其實只是給兒女打電話騷擾,還沒面對警察呢,其中一個同修就害怕了,看誰都像警察的臥底,看誰都像在跟蹤她,其實,根本就沒人跟蹤,最後把和她交流的、讓她升起正念的兩位同修也給攆走了,最後自己搬家了。

另一個同修,怕心出來後,晚上不能開燈,往樓下一看全是警車,其實根本沒有警車,全是幻覺,後來此同修不斷的學法,排斥怕心,最後走出了怕心的泥潭,到小組學法了。

由於《用法律反迫害的嘗試》文章很長,又有些法律的專業術語,文化低的同修理解起來可能有些困難,自己就把其中簡單易懂的,又對目前警察敲門違法行動,與警察對話有震懾作用的一部份摘錄下來,供那些同修借鑑。希望,在不影響學法的情況下,大陸同修都看一看《用法律反迫害的嘗試》這篇交流文章,這對解體當前的「敲門行動」,救度公檢法司人員,有著至關重要作用。

個人看法,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