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張國恩、孫豔波夫妻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淨月新立城鎮張國恩今年六十四歲,孫豔波今年六十二歲,夫妻倆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夫妻倆多次遭受迫害,長期被騷擾。張國恩被非法勞教;孫豔波被迫流離失所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的一天半夜,夫妻兩人被綁架到新立城派出所,強行按手印。警察趙力生第二次到他們家時,孫豔波正告他:我們以前寫的都作廢,我們不承認。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張國恩和張子友到北京天安門打橫幅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被警察抓到離天安門很近的公安局,那裏非法關著很多法輪功學員。警察非法搜身搜走了倆人的身份證,到了晚上七點,吉林省駐北京辦事處的兩名警察把張國恩和張子友強行帶到吉林省北京辦事處(這時身份證已經要回了),當晚強行把倆人帶上火車。第二天早上七點到長春直接送進南關區分局,下午四點倆人被送往鐵北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

張國恩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朝陽溝勞教所遭受迫害。張國恩剛進勞教所,警察就指使刑事犯打他,因無錢勒索,隔三天就被刑事犯毒打一次,第七天家屬拿來的一百元錢當晚被牢頭搜走。在被非法勞教期間,他經常被強迫擦地(包括床底下)刑事犯覺的不乾淨就得重新擦,每天擦地沒有次數。警察縱容刑事犯不滿意就打一頓,經過家屬給警察講真相,刑事犯就不再打了。張國恩被非法勞教七個半月後回家。

孫豔波多次上訪。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到了北京天安門的前一站前門,當時戒嚴了,沒能進入。二零零零年七月五日,孫豔波一行四人同行到天安門廣場證實法,被便衣警察非法帶到鐵柵欄隔開的屋裏,非法搜身,看到警察非法打人。後長春駐京辦事處來人把他們戴手銬拉回長春,送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孫豔波和另兩名同修在家學習大法,一個姓紀的警察非法闖入,進門後就搶走大法經文,又給派出所打電話叫來警車把三人一起非法送鐵北拘留所七天,先非法搜身、罰蹲著,孫不配合要求就坐在椅子上。每天晚上大法弟子被非法「立刀魚」和「砸鋪」,第三天非法強行照相,第五天強行背監規,孫豔波回答:我只會看《轉法輪》,第六天新立城警察曹豔龍非法提審,孫豔波講真相並讓他轉告家人送換洗衣服,又被送八里鋪非法關押八天。

二零零一年孫豔波的丈夫在監獄,家中只有孫一人,一幫警察像土匪一般把門踢開,表現非常蠻橫,孫大聲正告他們:你們這是非法闖入民宅,有話就不能好好說嗎,這是犯法。警察在屋內亂翻一通還威脅孫,要拽孫上車,孫堅決不配合。

二零零一年陰曆二十八,警察又氣勢洶洶的來了,孫給他們講真相;正月初一,三名警察又來非法詢問,孫正告他們:我身體的病都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好的,我會堅修到底。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發生了長春電視插播事件,三月七日大隊書記王福生和三個大隊人員非法闖入孫豔波的家中,強迫她簽字,孫豔波正告他們:要簽字就寫「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王福生說不寫就直接抓走送派出所。孫豔波被迫離開了家,白天在山上看書,晚上回家,就這樣過了三天,他們隔三差五的就來騷擾,威脅送監獄迫害。就這樣孫豔波被迫流離失所六年。

二零零四年兩名警察把張國恩綁架到東安屯派出所,又非法轉入新立城派出所非法拘留一宿。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奧運會之前)新立城高所長和副所長非法來到孫豔波家,強行按手印,因孫豔波拒絕按,高所長打電話叫來帶著電棍的警察,高所長摁住張國恩,副所長摁住孫豔波的兒子,四個警察強行往出拽孫豔波,孫豔波的兒媳婦抱著孩子說:「我媽是好人,你們把她帶走,誰給我看孩子?!」

孫豔波拒絕被非法帶走,衣服都被撕破了,孫豔波高喊:「法輪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鄰居和孫的妹妹都出來制止,她妹妹上前一把扯住兩個警察,警察的手鬆開了,很多鄰居都說:這是做啥呀,大白天綁架呀!警察心理膽怯,就灰溜溜的走了。

以下是孫豔波幾次被騷擾經歷,具體時間記不清了。

第一次,在辦洗腦班期間,610頭子,劉榮和公社劉志富非法到孫豔波家,要綁架孫去洗腦班。孫豔波義正辭嚴的說:你們又貪污又腐敗的,你們才應該去洗腦班。

第二次,南關分局,南關派出所,610,大隊書記王福生,村長韓中,李桂盛等許多人來到孫家,要強行送孫豔波去洗腦班。孫豔波正告他們:我寧死也不配合,並頭撞牆。

某次,610劉榮帶著警察半夜到孫家非法騷擾,前後敲窗戶和門半小時才離開。

另外一次,610頭子劉榮和大隊劉長髮進屋非法搜書,孫豔波正告他們只允許你看,不允許上交和損壞,否則三天必遭報應,這是天書,誰看誰得救。

還有一次,劉榮和大隊劉長髮,在趕集這一天又來孫家非法騷擾,以聚會為由把孫和一起趕集到孫家的四五個人一起非法綁架到派出所。

最近的一次非法騷擾經歷。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早上七點十多分鐘,孫豔波和丈夫在家正準備吃飯,這時四個便衣警察(其中一人自稱孟所長,還有三個警察,其中一人二十多歲手拿錄像機)非法闖入孫家,那個孟所長舉了一下公安證說:我們是公安局派出所的,來看看你們。孫豔波就把他們請進屋讓他們坐下,其中一人問:煉多少年了?孫豔波就給他們講真相:一九九八年開始學的,是修真善忍的,從做好人做起,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的誠實、善良、寬容。警察問:把廣播,資料趕緊都拿來,孫說,沒有。

警察問,這《明慧週刊》哪來的,這材料從哪來的?孫說:「二零零二年小紀警察把我騙到鐵北看守所,非法拘留八天,又強行送我到北八里鋪拘留所待了七天,一共十五天,我接觸了很多工友,他們就知道了我家,是他們晚上偶爾送來的。」其中一名便衣看見了小廣播就拿起來問,這是啥?孫上前搶回說:這是我的煉功廣播。便衣又把牆上掛著的廣播拿了下來,又被孫搶回,孟所長和拿錄像機的小警察一起出去四處翻看。屋裏的一名便衣說:廣播裏有啥讓我們聽一聽,既然是煉功的,煉煉讓我們看看。

孫就給他們煉了第一套功法,便衣說:這功法挺舒展的,能把真相小廣播送我嗎?孫同意了並告訴他: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時孟所長也回來了,看見桌子上的野菜就說胃疼想要吃飯,孫就讓他吃飯,並給他們講真相。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已經超過二十萬人控告江澤民,江澤民是在劫難逃,你們不要給江澤民當替罪羊。他們拿走兩本資料,孫豔波把他們送到大門口再次讓他們記住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下午五點鐘,又來了兩輛車(不是警車),從車上下來六個人,其中有兩個年齡大的未著警服,剩下四個年輕人身穿警服,其中有兩人上午來過,他們氣勢洶洶的進門,孫迎出門,他們愣住了,以為孫豔波要逃跑,孫大聲說:你們又來幹甚麼?他們回答說:有人說你散發東西,有資料得交出來,說著就進屋開始亂翻,各處翻。上午明白真相的警察說:這老太太太乾淨了,東西擺放的真整齊,咱就別動了,翻亂了老太太還得再收拾,年輕的警察就沒有翻衣櫃。他們就偽善的請他們夫妻二人去趟派出所,孫拒絕他們的要求,並義正詞嚴的正告他們:我犯甚麼法了?早上、晚上一趟一趟的來,你們這是違法的。《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和示威的自由,宣傳,散發法輪功資料是合法的。你們把我抓走,你們迫害修煉人,你們全家都會遭到報應的。後來他們就走了,孫送他們到大門處,再次告訴他們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行惡都會得惡報,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其中一名拿廣播的警察問我怎麼得福報?孫告訴他:只要善待大法弟子就會得福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