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風十八年(圖)

長春法輪功學員韓孝蓮遭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韓孝蓮於一九九八年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輪功遭到江氏流氓集團慘無人道的大規模抹黑與栽贓陷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韓孝蓮與法輪功學員進京,到中共中央信訪辦上訪,剛到地,門都沒進,就被警察帶走。

二零零零年三月六日,韓孝蓮帶上兒子與法輪功學員再次進京,去表達民眾的心聲,法輪功是偉大的佛法,不能被取締,對百姓有利而無一害。兩次進京都沒有說上話,又被警察送回當地,關押十五天,每次都被勒索196元,從此以後每到中共的所謂敏感日,就到她家騷擾,並長期監視居住,搶走一台錄音機和大量大法書,真相物品。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五日,九台區營城派出所劉樹生和其他幾名警察把韓孝蓮強行帶到九台拘留所,就因她堅持信仰。她開始絕食抗議,五月二十三日送去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進行迫害,因絕食,再加上高壓電棒電擊、惡警的恐嚇,她暈倒了。醒過來以後又強行讓坐小塑料凳寫轉化書。只要堅持信仰每天都能聽到警察罵人,要不就是大法弟子淒慘的叫聲,強行奴役,讓幹帶有污染的纖維活,每天長達十多個小時,更殘忍的是不讓洗短褲。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九台區營城派出所所長劉樹生帶十多個警察和社區人闖到韓孝蓮家,劉樹生將大門踢壞,闖進抓人,她十五歲兒子上前制止,結果上來三個警察殘忍的毒打十五歲孩子,家裏來的客人(二十歲的小女孩)也被打的鮮血直流,古稀之年的老父也被警察推倒在地上,韓孝蓮被綁架到派出所。後她趁警察不注意,她走出派出所。

拘留所裏的酷刑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韓孝蓮在回家的路上,被九台區營城派出所姓趙的警察綁架,她不配合併喊「法輪大法好」。到了派出所後,幾名警察扇她的耳光並且強行照相、強行翻包還收取照相費,當日下午四點多以後,九台公安局王浩宏等四人把她頭戴上塑料袋綁架到九台拘留所上刑,幾個警察把她綁架到鐵凳上,兩手交叉反背銬在後邊,用一根鐵鏈子綁在鐵凳上,雙腳銬在下面一個鐵環裏,警察曲春森用力將她雙手向上拽,疼得撕心裂肺。他們強行逼供,並不讓動一下,幾分鐘後雙腳就腫了起來,沒有知覺,手指麻木,也失去了知覺。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酷刑演示圖:頭戴上塑料袋'
酷刑演示圖:頭戴上塑料袋

看守所裏的腳銬

二十二日晚,韓孝蓮被劫持到九台看守所。她雙上肢功能障礙半年之久,雙手大拇指麻木。在九台看守所期間,獄警張文達把她叫出號外,變相勒索錢,大罵她,她當時說:難道你不是父母所生父母所養的嗎?獄警氣急敗壞的抬起腳又踹她,她上前一步,不斷地高喊「法輪大法好」。這時候來了十多個獄警強行推搡她並給戴上了五十斤重的腳銬。張文達、李霞勒索未成,全體大法弟子絕食不配合,第二天把她的腳銬拿下去了。

雖然在看守所裏,可是她心裏牢記「真、善、忍」,和任何人接觸,都用「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所有看守所無論男犯女犯都說大法好,女號百分之八十都跟著學煉功。有一次家人給她帶去很多好吃的,到她手裏的時候就剩下了一包餅乾,其餘的都被警察私自扣留了。當她拿到僅有的一包餅乾時,沒有吃,給了一個犯人。兩天後那個死刑犯給她寫了一個紙條,上邊寫:姐,你真好,當我接到餅乾時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如果我要是早認識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我就不會有今天,我交的都是酒肉朋友。

遭非法判刑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七時,法庭對韓孝蓮等幾名大法弟子開庭,法庭根本不許大法弟子說一句話,只要張口說話,就是拉出來電棍電,韓孝蓮的後背被電的全是大泡,左大腿很長一大塊青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法院對韓孝蓮等大法弟子非法宣判,這天從看守所到法院戒備森嚴,每幾米有一個警車,從鄉下各個派出所調集大量警力,法庭內外全部都是警察,有的帶槍,有的拿著電棍,沒有一個群眾,警察將韓孝蓮的脖子上套上了繩子並狠狠勒住,用力勒住不讓人講話,使人都要窒息了。她不配合,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多次把她拉下去用電棍電,還說要整死她。

'酷刑演示圖:脖子上套繩子勒'
酷刑演示圖:脖子上套繩子勒

獄中酷刑

在監獄中,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五,農安大法弟子付桂傑煉功,被犯人呂桂春、王小敏拉到衛生間毆打,韓孝蓮她出面制止,被獄警厲健給關押小號。四月十五日,韓孝蓮再次制止對大法弟子人身自由和信仰的迫害,行政科科長厲健再次將她押入小號,雙手銬在牆鐵環上站著,七天後還是不配合,於是被強行拉到三樓小號上刑,四肢呈大字綁在床的柱子上,九天後她口吐鮮血,頭部浮腫,血壓二百以上,那時都已經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接下來被送到監獄醫院綁在床上進行強制輸液,八天後又回到了三樓小號,獄警韓玉春多次逼她寫決裂,不配合,獄警就強行讓幹活並洗腦。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二日,韓孝蓮的弟弟、弟妹、姪女來監獄看她,獄警曹宏不讓見,她給監獄領導寫信,投訴他們的違法行為,但不但沒有給答覆,反而加重了迫害。於是她心臟病再次發作,獄警周圓不讓她和其他人說話,強行讓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聽一些洗腦的歪理邪說一直到夜間零點。對於獄警的強行洗腦,她發了正念,錄音機連續的壞了兩台。

二零零四年十月,因韓孝蓮不放棄信仰,獄警胡秀梅再次將她拉到了五樓小號上刑,在這期間犯人劉春陽訂餐,把賬計在她身上,並且經常用下流的語言對她進行侮辱謾罵。中秋十月的東北真的很冷,犯人把南北窗戶全部打開,「過堂風」,這種冷風刺骨,監管她的刑事犯都凍得直打顫。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六年底,因同修傳經文被刑事犯發現報警,獄警對韓孝蓮強行罰站,她拒不配合,用頭撞牆(編註﹕這是中共迫害造成的,但是法輪功學員在任何情況下都應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不要採取極端的方式方法),當時頭鮮血直流,被縫合包紮後,獄警緊接著就又給她上繩,這次給她吊了起來,身體懸空,腳脖子被勒紫了,大小便不讓下床。

二零零七年五月,韓孝蓮開始被迫做奴役工,每天都是幹活十多個小時。晚上還要被強行洗腦兩個小時。

二零一一年,韓孝蓮出獄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韓孝蓮在九台區沐石河鎮她傳法輪功真相資料遭人惡告,又被強行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