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獄多年 勝利油田退休高工又面臨非法庭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今年七十多歲的勝利油田實業總公司高級工程師遊雲升,四月十七日在壽光蔬菜博覽會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警察抓捕、構陷。壽光市法院欲於九月七日下午非法對遊雲升庭審。

遊雲升老人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壽光市看守所。由於長期的遭到迫害,他七十歲的老伴李素真患腦萎縮,生活嚴重不能自理,生命堪憂。

遊雲升老人於一九九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前身患多種疾病,天天靠各種藥物維持生命,自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翼而飛,身體非常健康,七十歲的人,看上去就像五十多歲的人。老伴李素真在修煉前也是常年病號,光慢性鼻炎就動過三次手術也沒治好,自煉功後一身的病全好了。自煉法輪功以來,遊雲升夫婦二十年來沒花過一分錢的藥費,對老母很孝敬,是鄉里聞名的孝子孝媳;在工作上不計名利、任勞任怨、善待他人,退休時,單位領導再三挽留。

遊雲升夫婦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多次被抄家、拘留四次,被非法判刑六年,並遭酷刑折磨,導致他出現嚴重高血壓,生命多次處於危險狀態,曾被監獄十二次送醫搶救。遊雲升的老伴李素真被非法抓捕三次,非法判四年。

老倆口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遊雲升在晚上和別人下象棋時被東營市黃河路派出所警察帶走,理由是自行車筐裏有一個真相光盤。晚上一個自稱是東營區610主任的人來問話,採用恐嚇、謾罵、毆打等手段對遊雲升刑訊逼供。

二零零五年七月,遊雲升被勝利油田基地分局的警察抓捕,並被抄家。抄走的東西有:大法書、師父法像、真相材料、兩台電腦(其中有一台是兒子家用的)。當天晚上,分局政保科的張姓科長對遊雲升連打耳光,把遊雲升打得躺在床上,出現危險症狀,後來請來了醫院的醫生進行救治。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遊雲升被壽光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郭洪堂等抓走,原因是遊雲升給一個被警察燒傷的農婦拍了幾張照片,他們懷恨報復。當時正值北京奧運會前,周永康下了全國範圍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命令,說是為了「保奧運安全」。他們把遊雲升關到一秘密地點,戴上手銬腳鐐,固定在鐵椅子上,七天七夜不讓遊雲升睡覺。其中一個警察用電棍電遊雲升,並打遊雲升的臉。還威脅:要打個皮肉分離,脫一層皮!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郭洪堂帶人抄了遊雲升的家,抄走的物品有: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一輛三輪電動車,及存摺、身份證、戶口簿、房產證等,存摺上的五千元錢也沒了,另外還有二千元現金也被搶走。因沒有犯罪證據,郭洪堂等就把從住處抄走的一百張空白光盤硬說成是刻了反動內容的光盤,當時遊雲升在法庭上指出這都是空白光盤,他們不聽。壽光法院以此作為主要證據,對遊雲升非法判刑六年,老伴李素真被非法判刑四年。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到省監獄的第一天,遊雲升體檢時,血壓高達一百九十,有四根肋骨折斷。獄警不顧遊雲升的病情,安排了十幾個罪犯毒打遊雲升,強逼穿囚服、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遊雲升不寫,就遭到他們的毒打。為不留證據,他們有四個人把遊雲升懸空抬起來,一個罪犯用膠底鞋用足了力氣猛打遊雲升的臉,打累了,換一個人繼續打。牢頭趙岳魁坐在小凳子上指揮,班長、殺人犯王克東和貪污犯姚雲霞則一趟一趟的來問遊雲升:「你寫不寫?」遊雲升說不寫,他倆扭頭就走,打手們就又上來狠打。遊雲升痛的無法忍受,大聲叫喊,趙岳魁就用毛巾堵住遊雲升的嘴。遊雲升要上廁所,他也不讓去:「你尿到褲子裏就讓你喝下去!」就這樣從下午一直打到深夜,把遊雲升打的處於意識不清的狀態,頭臉腫的老大,眼也睜不開,他們看人快不行了,才把遊雲升拖架回了監室。

自這次遭受毒打後,遊雲升精神和肉體受到了嚴重刺激和傷害,出現了高血壓心臟危險症狀,血壓多次達到二百四十左右,在省監的五年多的時間十二次住院搶救。給遊雲升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曾三次摔倒,一次失去知覺三分鐘,生命受到嚴重威脅。

二零一三年五月,在新康(警官醫院)住院期間,四監區鄭區長因為遊雲升不承認是囚犯,不穿囚服,安排牢頭、社會流氓馬延峰每天到遊雲升住的房間恐嚇、謾罵,這種人格的侮辱一直持續了四個月。他還把遊雲升的私人物品筆記本、毛巾、電子表等搶走。後來鄭區長又換了貪官高樹江來監視遊雲升,不讓遊雲升上廁所,拉肚子也不讓去,處處刁難遊雲升。高樹江曾前後五次動手打遊雲升,用重拳、重掌猛打遊雲升的臉部。把遊雲升打得鼻子嘴裏出血,牙也打壞了,血壓達到一百五十至二百五十,出現生命危險。他們還說:「你上哪告也沒有用,沒有人支持你。」「黃袋子(裝死人用的)早給你準備好了。」「這裏是醫院,死了屬正常死亡。」處心積慮的想置遊雲升於死地。

遊雲升被非法關押六年後,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回家,和已結束四年刑期的老伴團聚。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遊雲升在壽光汽車站跟一個司機講「記住法輪大法好會給你帶來福報」時,被壽光警號為56826的警察叫來十幾個警察抓走,遊雲升不上車,幾個身強力壯的警察上來拖拽他,十幾個警察輪番上來拖,老人的腰帶都扯壞了,褲腰也撕壞了,在地上拖了很長時間,一警察甚至使用了鎖喉的動作,勒得他氣都喘不上來,最後把他綁架到了城區派出所。

老伴李素真當時正坐在一旁休息,見遊雲升被許多警察在地上拖拽著往警車上拉,過來制止,卻被一塊帶走,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郭洪堂後來把李素真關進濰坊看守所刑事拘留並非法批捕。李素真被迫害的血壓高達240,在會見律師時寫了委託書要求保外就醫。但國保不放人。

遊雲升老人跟壽光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郭洪堂說:「周永康等殘酷迫害法輪功被抓捕遭惡報,你們為甚麼還繼續執行江的迫害政策呢?」郭洪堂火冒三丈,他發瘋一樣的衝上來,照遊雲升的頭臉部位用重拳連續重擊六、七拳,當時就把遊雲升打得頭昏腦脹、全身癱軟,後來送醫院測量血壓高達二百二十。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郭洪堂還把他強送看守所,看守所因血壓過高拒收,國保惡警仍不死心,再次強送,看守所還是拒絕接受,國保惡警無奈只好把他放了。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壽光法院對李素真非法庭審。壽光法院這次庭審既沒有通知家人,也沒有通知律師。李素真的辯護律師問他們為甚麼不通知律師就開庭,主審陳立宏說,沒接到律師信函。律師說,信函在七月七日以特快專遞的方式寄出。後來,律師查到了,信函在七月八日由壽光法院辦公室陳強簽收,送給了刑庭,證明主審法官陳立宏在撒謊。

壽光法院兩次非法庭審李素真,李素真都理直氣壯的大聲說:「我甚麼也沒做。你們是在迫害我!」

律師路雲龍對所謂公訴人楊建國的指控進行了逐一駁斥,指出:「法輪功只是一個鬆散的修煉群體,沒有任何組織形態,更不是所謂的×教組織。公安部公布的14個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沒有權力和能力破壞法律實施。」

證人王式虎的證詞描述被告人「白髮、長臉」。而偵察機關提供的12張照片中,李素真的頭髮為黑色,且其照片比現在看起來至少年輕10歲,證人證詞不能作為定案根據。

辯護人認為:本案中偵查機關提供的證據漏洞百出,如前所述,許多證據應當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為定案根據。我們應當擁有良知,應當保存人性,應當尊重法律。對一個如此年邁的老人、一個普普通通有信仰的人在證據漏洞百出的情況下進行處罰,不是正義,反而是對法律的侮辱,是對程序正義的踐踏。刑罰講究罰當其罪,我們這些法律人都要摸著自己的良心問問自己,像本案被告這樣的老人能對社會產生甚麼危害?對其進行甚麼樣的處罰才算罰當其罪?我們更要捫心自問,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對一個普普通通的有信仰的無辜者判刑是否犯了良知的罪?」

這鏗鏘有力的辯護使在場的公檢法人員都低頭無語、自知理虧。

二零一六年四月初,李素真老人結束了一年的非法關押,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中午,遊雲升老人在壽光蔬菜博覽會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洛城派出所和國保警察郭洪堂等綁架,隨後被非法抄家,目前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壽光市看守所。由於長期遭到迫害,七十歲的老伴李素真患腦萎縮,生活嚴重不能自理,生命堪憂。

檢察院公訴人:趙強 0536-3011650,15762593064
崔孟森:0536-3012495,13563669388
法院主審法官:王世山 0536-5228406
刑庭庭長 張志中18553612775

國保大隊長 張洪偉13563633999、18678072576、0536-5298855 0536-5231771
副局長 宋立文(610主任 管國保):13505366786 0536-5298851
國保大隊辦公室0536-5298766
副大隊長 郭洪堂 13506492688 0536-5298300
教導員 馬效書 13606363979
袁東 所長 17853637666 13905360013 sghz@gaj.wfs.sd
(壽光市公安局洛城派出所 壽光市洛城街道洛新路 郵編262705)
楊玲 副所長 18678072063 13563669569
李光德 教導員 18678071811 13869630596
趙守玉 副所長 13583661661 0536-5661110
孔中華 民警 0536- 5661110 13869645466
劉作亮 民警 13793661916
李國欽 民警 18678071821 1595368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