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李繼芳因訴江被迫流離失所4個月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法輪功學員李繼芳是勝利油田勝南社區桐鳳物業公司南苑職工,今年四十九歲,她的母親、姐姐、弟弟、弟媳也都修煉法輪功,全家人受益於大法無窮,同時,全家人也遭到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

李繼芳依法控告元凶江澤民,二零一六年三月,再度遭受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四個多月。

一九九八年,李繼芳因身體不好,在病痛致使萬念俱灰時,有幸開始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完全恢復健康,精神愉悅,生活快樂。李繼芳的母親、姐姐、弟弟、弟媳也都修煉法輪功。可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他們一家人都遭受了嚴重的迫害。

姐姐李翠娥遭受的迫害

李繼芳的姐姐李翠娥,一九九九年,去北京證實法,在北京看守所被迫害一年。之後,又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送濟南勞教所迫害三年。回來後,單位不接收,又被油田集團送洗腦班迫害,做「幫教」幾年,以後醒悟又從新修煉大法。

後來,李翠娥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期間絕食反迫害九天。老母親去要人,洗腦班人員趁機寫「不修煉保證」,騙老人簽字,老人不簽,洗腦班沒放人。

李翠娥被扣發工資,以致以後的退休工資也受到影響。丈夫無法承受一次次失去親人的痛苦,與她離婚,幼小的孩子帶著希望好不容易見到媽媽,但又失去,對媽媽和大法產生誤解,到現在不認自己的媽媽。

弟弟李繼衛遭受的迫害

李繼芳的弟弟李繼衛經常被關到保衛科,遭受保衛科人員的吊打,被迫流離失所。保衛科人員甚至住到李繼衛家裏,等待李繼衛回家,伺機抓人。

李繼衛遭勞教迫害兩次,共計六年,第二次非法勞教在二零一一年,警察不通知家人,直到姐姐李繼芳被迫害從拘留所回來,上班一個月後,才通過單位通知李繼芳李繼衛已被非法勞教。

李繼衛被非法勞教回來後,頭髮全白,身體虛弱,又被單位無理開除,沒有任何經濟收入,生活極度困難。他想打工,可很難找到工作,兩年來,李繼衛和母親娘倆靠老母親微薄的退休金勉強度日。

弟媳韋淑英遭受的迫害

李繼芳的弟媳韋淑英帶著一歲多的孩子被保衛科非法關押,孩子哭鬧,才改在家看管。二零一一年,韋淑英也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

孩子上學時,父母離異,長大後,性格孤僻,沒有朋友,初一退學,整日以電腦為伴,現在得怪病,不能聽聲音,幾乎沒有適合她的生存空間。

李繼芳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李繼芳第一次被迫害,被迫離家出走,她丈夫因不明真相及心理恐懼,在壓力下舉報了她,她丈夫在外出去北京找人返回途中,突患精神分裂症,被人送入派出所。而派出所警察把他當作法輪功學員毒打一頓,之後發現不是法輪功學員,而被扔出派出所,恰巧碰到單位同事把他送回家。

李繼芳的丈夫在家養傷不幾天,保衛科還是強行把李繼芳綁架走,非法關押在保衛科。這樣,李繼芳家裏剩下年幼的孩子和年老的婆婆和生病的丈夫,無人照料。

那時孩子只有七、八歲,其他小朋友一聽他媽媽煉法輪功,都嚇跑了;李繼芳被關洗腦班兩次,第一次是「走讀」,除星期六、日、過年外,必須天天去,孩子無人照料,回家時,把媽媽在早上做的飯熱一下,有時吃到嘴裏是涼的,歷經四個月,那時孩子十歲左右。

二零一一年,李繼芳第二次被迫害,後非法拘留半月。那時孩子上大學,遠在外省。

二零一六年三月,李繼芳因訴江再遭迫害,先是被綁架到當地勝南派出所,之後又被送拘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逼迫家人交「伙食費」一千二百元,還被逼迫洗腦簽字。出來後,單位企圖進一步迫害,李繼芳被迫離家出走,四個月後,才回到家中,那時孩子正在北京培訓學習。

在流離失所期間,單位還停發了李繼芳的工資、福利和獎金。回到單位,李繼芳找單位領導,得到的答覆是:「上班就有工資,不上班就沒有工資」。

在江氏邪惡流氓集團打壓法輪功後的十幾年中,李繼芳的母親一次次的歷經了兒女們被迫害,長期在痛苦煎熬中度日生活。家中幾位大法弟子不僅身心都遭到嚴重迫害,同時經濟上也遭受了嚴重迫害,過著極度艱難貧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