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被邪惡用毒藥迫害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母親同修自二零零一年被邪惡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絕食半月後,被當地派出所強行灌食,注射不明液體,之後迅速送回家。母親回家後就出現感到無名恐懼等症狀。家人都以為是一次次的迫害讓她精神受到刺激造成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狀態逐漸惡化。飲食起居慌亂無主、思維紊亂、看到另外空間很多邪惡襲擊她。邪惡再次欲圖把母親送洗腦班,母親被迫流離失所。流離失所期間,母親的精神已近失常,只憑著一念就是一定要跟隨師父走到底,才挺過來。之前精神上經受了多大的摧殘,我們也是只能從母親的形容上感受,但我能感覺到,我們聽到的不及她遭受魔難的千分之一。

母親流離失所三年後我們一家才從新團聚,可母親的精神常常無法控制自己。我那時就感到,師父給了我非常強大的功能,天目開了,讓我幫助母親發正念。當時看到母親的層層身體都被邪惡損壞,建立各種不同的機制都被它們佔領。不是一個空間,是從微觀到宏觀的所有空間,甚至微觀到我達不到的微觀,宏觀到我達不到的宏觀。但是師父每次都加持我,也看到正神在幫我。每天一到兩個小時發正念清除邪惡,母親漸漸好轉,另外空間的邪惡對她的身體迫害,也逐漸的走向表面。母親就常常問我,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其實我當時也很不解,我看到很多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真沒有像母親這樣的,每個空間都被迫害,而且空間之複雜,邪惡種類之多,無法用語言描述。

母親也提起,流離失所開始時,嚴重的時候在地上爬過,不會吃飯,邪惡像無數隻毒蟲從她身體的每個竅鑽進去,咬她,撕她,像磨盤一樣磨她,精神恍惚,看到甚麼都恐懼到極點,很多色的魔幻讓她無地自容,讓她揭發大法弟子,讓她怨恨大法。後來大法弟子才認識到是另外空間的迫害,每天都有同修堅持圍著她發正念,一發就是兩年……但是她在任何痛苦下都一分一秒堅持著一念:就是修大法、和師父回家,盡最大努力在哪都不能給大法抹黑。當時因為大陸邪惡瘋狂,母親的狀態大法弟子們也都沒見過,有的說向內找,找遍了所有的執著,找的覺得自己沒法再修了,有的同修說這樣應該送精神病院,有的抱怨,在不同程度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壓力,走了很多彎路。

邪惡看我幫母親除惡,它們已經元氣大傷,再這樣下去邪惡就完蛋了。邪惡就變化了方法,離間我們的家庭。當時母親精神並未完全恢復正常,所以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又一度處於危險之中,很多大法弟子來發正念才脫離危險。我也因為自己情上有漏,邪惡瘋狂的報復,我自顧不暇,並與母親出現隔閡(前幾天給母親發正念,邪惡還來挑撥我,說我有難的時候母親對我不好,我才意識到我當年出的事是邪惡的離間報復)。之後一直沒有再像當年母親剛回來時我堅持給她發正念了,期間很多大法弟子都來和我說過,讓我幫母親,我就是提不起精神。

直到最近,母親感覺不好,我又特別忙,所以母親就找其他大法弟子幫發正念,兩位小同修看到母親當時被綁架後輸的液都有毒。之前我們都是猜測,覺得母親的狀況不正常,懷疑是不是邪惡當時給下了藥了,但是都不敢確定,主要是沒敢想他們那麼毒惡。今天這一看,終於多年的謎團解開了。

由此我們開始回想周圍這麼多年知道的大法弟子,很多都是非常堅定,非常理性的大法弟子,進過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和看守所後,不同程度的出現非正常狀態,甚至死亡。藥物有潛伏期,有的當時發作,有的半年、一年後發作。現把被施毒藥的症狀寫出來,供大法弟子參考對照:

1、非常恐懼,恐懼到精神無法承受,看甚麼都害怕。(身邊至少兩個大法弟子已經去世,去世前出現過這種狀態,都被關押過。)

2、色,滿腦子邪念,邪的無法啟齒,無法控制。(身邊至少有一個同修我知道也有這種情況,很出名的一位同修,正念很強,同修都以為是色心導致,之前也被關押過多年。)

3、說話顛三倒四,邏輯不清,對法無法正確理解,愛鑽牛角尖。(身邊很多都是非常堅定,非常理性的大法弟子,被關押釋放後不同程度的都有這種狀態,特別普遍。)

4、瘋掉的。(我們知道至少有兩位,都是很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押釋放半年時間後精神失常,現都已去世。)

5、半身不遂,患絕症的。(身邊也有幾位,有的已經去世,都是被關押過。)
往往這類同修都是很堅定的,邪惡就會下此種毒手,此種陰毒做法好操作,見效快,隱蔽,不留證據,陰險邪惡至極啊!(我寫此文也是想讓同修們引起重視,如果身邊同修有此種情況,望能正確對待。)

這兩天我和母親一起去同修家發正念,昨天給母親清除了很多邪惡,師父加持我們,給了我們很多法器。我們一起分析、切磋這些迫害案例,更加明確了我們要做的事,母親寫出了文章發到明慧網。今天發正念大家都感到壓力很大,清除一段時間後,我看到師父把我們五人連成一片,一起加持,每個人背後都有師父用功推起來。我眼裏看到一幕幕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被邪惡毒打、酷刑、注射毒針、摘器官,悲憤之心油然而生,就用功籠罩起所有空間的邪惡,瞬間化為灰燼,我想這也太便宜他們了,就想應該把這些施加在大法弟子身上的所有全部返還給施暴者。馬上就看到這些邪惡痛苦哀嚎,由於邪惡太多感到力不從心。這時看到師父一把抓起很多大法弟子身上的黑色物質(毒藥和邪惡強加的東西)一下洒在邪惡身上,邪惡無所遺漏,無處可逃。

我看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必須認清,不能承認是自己造成的。所有大法弟子也都應該識破邪惡伎倆,齊心協力,解體邪惡。

文章為本人層次所見,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補充:今天凌晨一點多寫完文章,我發正念看到很多邪惡生命有預謀來找我和我的家人,我功能施展不開全部,抵擋很難,我一遍遍喊師父,師父把我們一家三人托起來,放到一個安全的空間,安慰我睡了。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師尊在隨時看護著我們!雙手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