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生死劫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二零一零年,在媽媽走入大法修煉的第十三個年頭,她七十五歲時,有一天,她拎著菜,正往家走,忽然手就不聽使喚,番茄、洋芋一隻隻滾下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側傾,一跤摔倒,不省人事。

在醫院的辦公室裏,醫生指著CT片子說:病人腦部這兒血栓,那兒血栓,已經大面積梗阻,即使搶救過來後,也是一個植物人。家人一聽急了,個個愁容滿面。我根本不承認,我心裏說:媽媽是修大法的,可不會像你們說的那樣。

病房外,不修煉的妹妹質問我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不是不打針、不吃藥、不會得病嗎?媽媽怎麼成這個樣子呢?

是的,媽媽怎麼成這個樣子呢?往事一樁樁、一件件又浮上眼前。

一、媽媽奇蹟般的改變

媽媽退休前是一名國企職工,在那個年代,受共黨的鼓動,為了爭先進、爭優秀,她玩命的幹。她長年奔馳在鐵路線上,身體始終處於搖晃狀態。甚至下車了,耳朵裏都還在銧當、銧當的響,鼻子裏還滿是嗆人的柴油味。慢慢的頭暈、耳鳴。搶著加班,讓她休息時間少;工資極低,還要養老管小,讓她嚴重營養不良。天長日久,竟得了一大堆慢性病:高血壓,心絞痛,動脈硬化,一隻耳朵聽不見。還沒有退休,就是醫院的常客。今天胸悶,明天氣短,腰痛腳疼,抽筋發汗,就沒有舒服的時候。

那時,她常跟我們要錢。她說:你們日子好過,也不要忘記老娘。因為她要買藥,有好些藥需要自費。那個藥不是一顆一顆吃,是一把一把的吃,吃藥就像吃飯。這個偏方,那個秘方,都沒少吃。起點作用,但也沒起多大作用。那個臉一按一個坑──水腫,腳也腫。整個人看起來,馬上要報廢了。生活就是這樣令人無奈!

這一切竟然發生了奇蹟般的改變──在一九九七年的夏天!七月的一天,媽媽走入了大法的修煉。「這麼好的功法啊,我怎麼現在才知道啊!」媽媽嗓門很大,臉也因為激動而變的紅彤彤的,把我們嚇一大跳。

「我告訴你們有多神奇。這天我到河邊去散步,遠遠的我聽到了音樂聲,這時我的後背就像被人猛推了一把。我左右看了看,旁邊也沒人啊,我很納悶。『嗯,應該去看看』我心裏說。於是,就跟著音樂聲,來到了法輪功的煉功場。輔導員很和氣,我就加入了進去。我當時頭悶悶的,身體累累的,動作都還不怎麼會做,但是煉完以後,就覺的身體好輕鬆,好像身上挑著的擔子被卸下,頭上頂著的包袱被拿下,說不出的舒服,硬是神得很啊!」

哦!在場的人都覺的不可思議。「那麼好?那你就好好煉吧!」家人也很高興。就這樣,媽媽走入了大法修煉。

兒女中就數我跟她最貼心,她時常跟我分享她的煉功心得。「昨天晚飯的時候,我發起了高燒,頭燙得跟剛出籠的饅頭似的,心裏翻騰來翻騰去,就是不對勁,晚飯也沒吃,蓋上厚被子躺下了。我知道這是大法書裏說的消業,消過去就沒事的,就沒給你們打電話。睡到下半夜時,我醒了,出了一身臭大汗。那汗那個臭啊,那是一股丹參混合其它中藥,還有青黴素,漚在一起,發出的餿巴爛臭的腐氣!一床被子全臭啦。這時,我只感到身體前所未有的舒適!一摸頭,不燙了!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這是在淨化身體啊,師父將我過去長年累月吃的藥,留在身體裏的毒素,通過這種方式排了出去……」媽媽說到這兒,眼淚一下奪眶而出。

好神奇!我也感動的差點也掉下淚來。

其實,媽媽才開始修煉,就感受到了很多神奇的事。她一抱輪就感到法輪在手臂間旋轉。不煉功時,也能感受到氣機在身上走,真實的體驗到了「法煉人」。她心性不好時,翻開書看見師父的法像,就是嚴肅的;做得好時,看見師父的法像就是笑瞇瞇的……

媽媽在大法中修煉的心非常真誠。她認真煉功,發自內心的按真、善、忍的最高法理修煉。

單元樓道的扶手,這下總是亮亮的,這是因為老媽經常去擦拭;年輕婦女,一手拎菜,一手抱孩子,老媽走上前,接過菜,送到她家門口;有拉三輪車上坡的,她,一個老人,居然上前去搭把手。在兒女家,她看著亂,就收拾打掃的一塵不染。「師父讓我們大法弟子,走哪兒,都要做一個好人。」她走哪兒都這麼說。

過去是她跟我們要錢,現在我們主動給,她不要,堅持給,她也不要。「我修大法後,你們都看到了,我身體日漸變好,甚麼藥都不吃了,藥罐子也讓我扔了,我的退休工資夠花,要那麼多錢幹啥?你們與其給我錢,不如來幫著我學法。」

媽媽出身貧寒,很小的時候就出去做工,養活自己和家人,因此沒有讀過書,不識字。現在修煉了,要讀大法書《轉法輪》,這是個難題。但看到她真心想學,我們就一口答應了。於是家裏就經常出現了這樣一幅場景:一個戴老花鏡的老太太,手裏捧著書,用手指著字,一個字一個字的結結巴巴的讀。老小孩老小孩,這下子還真象是個小學生在燈下的用功讀書呢。其他人在家,她讀不下去,就捧著書去問。我在家呢,我讀一句讓她跟讀一句。幫人其實最後幫到自己,我幫老媽讀書,最後我也走進了大法修煉,這是後話。

白天,老媽積極參加各個學法小組學法。大法弟子人人修心性,大夥都願意幫助她。春去秋來,老媽居然能將《轉法輪》讀下來了,並且還準備背師父的《論語》。

她的這些變化,讓家人深感欣慰。妹妹說:老媽現在挺有追求的,藥也不吃了,精神抖擻的,心態還那麼好,法輪功真了不起。

二、講真相風雨兼程

天空並不總是晴空萬里。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們的頭頂烏雲滾滾,寒光閃閃。一場針對法輪功的打壓風暴即將來臨。每一個修煉者,無一例外,站到了風暴中。

聽著廣播裏的污衊之詞,媽媽氣憤的說:正的非得說成邪的,好的非得說成是壞的。那麼多吃喝嫖賭抽的壞人不管,怎麼攻擊起好人來啦?這可不行!從此媽媽走上一條講真相證實法的路。

她背著大包的真相資料,到農村趕集的地方、到居民樓道、到公園、到老朋友的集會地,去發小冊子,講真相,講她的修煉故事。

她生活簡樸,她的退休金除了購買必需的生活用品,其餘的全部用來證實法。有一次,單位補發了一千元的退休金,她上午領到錢,下午就把它全部捐出來用於證實大法上。

二零零三年,她在一個縣上講真相時,被警察抓住。警察問她為甚麼要講真相?她說:「我心痛!那麼好的法,被說的那麼不堪。好比一家子人,個頂個都是好人,這時突然有人污衊你家裏人是個賊,你不能站出來說句話嗎?我說真話錯了嗎?」一席話說得警察不言語。這一次,她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時年六十八歲,並停發工資。

二零零七年,媽媽從一個功友家學法出來時,又遭警察綁架。當時七十二歲的媽媽,再度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她對我們說:孩子,拖累你們了,但大法沒錯,我修煉做好人沒錯。

家裏人,由於見證了她的神奇變化,誰都站在她一邊,同聲痛罵江澤民:好好的一輪太陽,這個壞蛋硬是妄圖一手遮天。

三、生死劫

現在,她居然躺倒了,在特護病房裏搶救。

面對妹妹的質問,我做了如下思考和回答:世上的生命都是有盡頭的。沒有不倒的屋,沒有不壞的門。植物有壽命,動物也有壽命。一年生草本植物的壽命是一年,杏樹、柿樹的壽命是一百多年;蜜蜂的壽命是四週,狗的平均壽命是十三年。作為萬物靈長的人類,也是有壽命管著的。「人生七十古來稀,」現代人類的平均壽命是七十五歲。帝王將相、布衣平民,誰能不朽?其實十三年前,媽媽就已經站在死亡線上了,是大法救了她,讓她體會到了沒病沒痛的好,更明白了生命來到世間的真實意義──修煉。不錯,媽媽是修煉人,修煉正在進行中,這次,很可能就遇到她生命中的死劫!

媽媽昏迷了七天,在特護病房裏,醫生忙出忙進,護士跟進跟出,功友們也輪番來到醫院裏,為她發正念加持。那一刻,真的是命懸一線。她眼睛閉著,耳朵關著,身上插著氧氣管、進食管、導尿管,整個人直挺挺的就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我們再深情的呼喚,她聽不見!再關切的提醒,她不明白!

在第七天的時候,媽媽醒了。

稍微恢復以後,她說:我聽到上面點我的名字,童男童女都來了,好像是道家的神,他們叫我接紙錢,紙錢在我身下飛的嘩啦嘩啦的。這時,我忽然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說,我有李洪志師父管,不歸你們管。眼前黑影一閃,我就醒了。

我們聽了,震驚不已。

媽媽這次真的是在過生死關。她已經進入到死門關裏去了,但是,憑著對大法堅定的信念,七天後,終於她又闖了回來。

在與死神搏鬥中,媽媽受到很大傷害。這好比是從火中搶文物,搶出的文物可能殘缺不全了,搶救過來的媽媽殘廢了──她的左腳瘸了,左手殘了,嘴歪了。她跟從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她雖然腦袋清醒,但由於腦梗面積大,她是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她定不住,一會喝水,一會上廁所,一會要出去,一會要回家。不停提要求。

「媽,我們現在讀會兒經書,好不好?」

「好。」

「你不要亂動,就聽十分鐘,好不好?」

「好。」

三分鐘後,她說:撿一下光碟,我弄掉了。四分鐘後,她說:我腿冷,給我蓋上。六分鐘後,她說:我坐不住了,我要起來……

這樣的情形,天天如此。媽媽成了一個事多麻煩多的「兒童」。

晚上情況更糟。起夜次數多,她需要人幫助才能起床,一夜起四、五次,有時起七、八次,根本無法睡,保姆們受不了,不停的走。我守夜的時候,情況稍好,但也給喊的煩煩的,假裝沒聽到,她就一直喊、一直喊。

事情怎麼這樣啊? 我苦悶至極。

由於修煉層次有限,我無法了知這一切的因果,但是,這些年在大法中的修煉,讓我知道:修煉人,一切隨其自然。無論碰到甚麼事,那就是你應該碰到的事。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明白:「你沒有後顧之憂了,你甚麼麻煩都沒有了,你還修煉甚麼?舒舒服服的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大法弟子是不離世間的修煉,就在一大堆麻煩事中修煉,從這裏脫穎而出。讀法中,我得到了開示,心中釋然。

修煉的路是不平坦的,沒有那麼容易,三波三折的。

媽媽是幸運的,一家之中出兩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第一要修的是善,是真、善、忍同修的。百善孝為先,媽媽這種難中的種種情形,不正是我修善、修忍的一個機緣嗎?

「幫助媽媽重返修煉」,好簡單的一個願望,但做起來卻異常艱難。整個過程,就像在磨房裏推磨。

慢慢推吧──我讀書給她聽,哪怕每次她只聽進一句話一個詞;推不動了──她鬧騰了,就歇口氣;成品未必有,磨房也許暗,但見修煉人在一圈一圈持續的幹。

功友們得空來加入,發正念、念經書、做交流。多少個風吹雨打的夜晚,多少次與阿姨一道的悉心陪護──是塊石頭也捂熱了!媽媽終於能靜下來聽法了,十分鐘、十五分鐘……半小時。

大法是有威力的。只要能靜心學法,一切都會變。隨著聽法時間的增加,阻礙媽媽修煉的東西被清理的更多。後來,媽媽不僅聽,還可以跟讀,她最愛讀《洪吟》;再後來,不僅可以讀,還可以背了,她能背《洪吟》、《洪吟二》裏的好些詩篇。慢慢的嘴也變正了;夜間也學著自己起了……更深層次的修煉,有希望了!

真的,千言萬語無法表達出一個修煉人對大法、對師尊的深深感激。謹以此文真實的記錄,讓世人同我們一道,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