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想不到的收穫(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承擔」是一種勇氣的體現,同時也使人成長。對甘靜來說,從小到大,作為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法輪功修煉者,在誠心幫助他人的「承擔」過程中,她的承擔反而讓她獲得了更多可貴收穫,讓她的內心充滿感恩。這是怎麼回事呢?

'圖1:甘靜參加台灣天國樂團,用鼓樂向世人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福音。'
圖1:甘靜參加台灣天國樂團,用鼓樂向世人傳遞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福音。

修煉法輪功開智開慧的收穫

甘靜生長在有「台灣古都」美譽的台南,小康家庭幸福美滿。一九九九年父親機緣巧合修煉法輪功,覺得萬分珍貴,而向家人推薦。當時就讀國小三、四年級的甘靜,也於二零零零年走進大法,她們一家,包括奶奶都是法輪功學員。甘靜跟著父母和奶奶一起學法煉功,明白要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先他後我,善待對方;而煉功可以讓自己身體健康精神好,這一切都覺得再自然不過。

她在學校功課還不錯,唯獨數學科目比較困難,甚至有點傷腦筋。時至五、六年級,也是她修煉法輪大法之後一年多的某天,甘靜第一次雙盤煉靜功達標一小時,當天回家習作數學,發現數學很簡單,輕輕鬆鬆就解出正確答案,以前從未有過的經驗,可會是曇花一現嗎?甘靜說:「修煉大法之後,感覺課業就進步了,這是個很明顯的改變。」一路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攻讀醫務社會工作學系畢業,乃至走入社會求職過程都很順利。

用「真善忍」圓容後的收穫

每天溶煉在真善忍的法恩中,甘靜和同儕之間的相處融洽,人緣很好。甘靜說:「師父教導我們與人互動時要想到說出的話,對方是不是承受得了,會不會受到傷害?所以與同儕發生矛盾時,我很自然的就先想想自己是不是言詞不當,或有過激之處?還是臉色、口氣或態度不好?傷害了對方?向內查找自己的不足並且修正過來之後,對方就又對我很和善,又恢復和好的關係。我發現,真善忍能圓容一切。」

學校裏的學生眾多,成長背景影響了個人觀念與處世態度各異,難免形成一些個小團體,其中領頭的一般號稱「大姐頭」,只要「大姐頭」看誰不順眼或被她盯上,那陣子的日子就不好過,甚至發生「霸凌」行為。有次,一位同學向甘靜轉述朋友的對話說:旁觀甘靜不是「大姐頭」那一夥的,完全不同類,可是又能跟她們相處愉快,有時不小心得罪「大姐頭」,「大姐頭」也不生氣,更別說是給顏色瞧或霸凌,這讓她們百思不解,覺得很奇怪。甘靜聽言,想起自己一視同仁都用真善忍的態度對待同學,沒有用分別心去看待對方,竟能啟迪「大姐頭」她們的和氣與善念,這不就是「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威德的體現嗎?甘靜向同學說明法輪大法的美好。

投入職場的甘靜學以致用,從事「長照」(長期照顧的簡稱)相關工作,與同事相處愉快,鮮少矛盾。有時業務量過大,負荷沉重的她有些情緒:「怎麼這麼多惱人的事情。」念頭一出馬上就察覺不對:「我不應該這樣想,來申請的都是需要幫助的人,站在修煉真善忍的精神,更應該為對方著想,盡力幫助他們。」甘靜說:「當我念頭歸正過來之後,思緒條理清明,處理案件速度加快,工作順暢很多。我想這是心境轉變,環境也跟著轉變的結果。」

承擔學法小組長後的收穫

二十多歲的甘靜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七年,她經常參加台灣北區學員一年一度舉辦的集體學法交流,喜歡聆聽學員分享對法理的認識、講清真相的小故事以及修煉心得上的點點滴滴,隨自己意願偶而也會發言,沒有壓力。但今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參加在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行的集體學法交流活動,可就不太一樣了。

首次鼓足勇氣承擔小組長任務,甘靜抱著臨淵履冰的心情,製作小組學員識別證,聯絡學員,並且針對主辦同修們為起拋磚引玉作用,事前擬就的交流議題,認真地加強學法,並且記下自己的認識與體會,做好充份準備,避免交流時冷場,浪費大家的時間,期許能讓參與的同修有豐碩的收穫。

'圖2:參加台灣北區學員集體學法交流並承擔小組長任務,甘靜感恩這次寶貴的經驗,獲益良多,讓自己有所提升。'
圖2:參加台灣北區學員集體學法交流並承擔小組長任務,甘靜感恩這次寶貴的經驗,獲益良多,讓自己有所提升。

原本以為只是「承擔」與服務,二天學法交流下來,甘靜發現自己的收穫比誰都多,她感動地說:「整個過程中,我學法能更入心,對法有更深更廣的認識,也更深刻體悟整部大法是融會而貫通的,非常感謝這次的寶貴機會與經驗,讓我有所成長,在修煉上也有意想不到的提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