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交響樂北台灣巡演 音樂家盛讚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劉文新、黃宇生綜合報導)美國神韻交響樂團第二次來台,自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至十月三日,在全台十大城市,十五場的演出,觀眾似乎對神韻交響樂曲情有獨鍾,連聽四首安可曲都捨不得離場。九月二十二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時又是四曲安可曲,觀眾席上如雷鳴般的鼓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指揮米蘭﹒納切夫在演出最後一首安可曲前,似乎向大家示意「三首了」,最後,因為被觀眾的熱情所感動,舞台上指揮、音樂家、觀眾靈魂也因為神韻的音樂,有緣緊密聚在一起,再來一首!藝廊羅丹藝境執行總監游子儁表示:「無論是樂器融合,還是文化融合都非常巧妙,從來沒有看過四首安可曲的交響樂!」「我真想要喊安可喊到晚上十點」。馬來西亞籍的旅行社資深經理Elizabeth Lim讚歎道,「太棒了!就一直想要聽安可曲,那個喊最大聲的一定就是我!」

'圖1~2: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帶領所有藝術家們謝幕,爆滿的觀眾掌聲不斷,觀眾席上如雷鳴般的鼓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圖1~2: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神韻交響樂團於國家音樂廳舉行演出。指揮米蘭﹒納切夫帶領所有藝術家們謝幕,爆滿的觀眾掌聲不斷,觀眾席上如雷鳴般的鼓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圖3:圖為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在演奏'
圖3:圖為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在演奏

'圖4: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
圖4:男高音歌唱家天歌在演唱

'圖5: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孫璐與王真的演出'
圖5: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孫璐與王真的演出

'圖6: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
圖6: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

國際知名鋼琴家:很偉大的團體,呈現出了最寶貴的精神

'圖8:國際知名鋼琴家、台灣音樂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聆賞了神韻交響樂團抵台後的第四場巡迴演出,她驚豔讚歎:「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
圖8:國際知名鋼琴家、台灣音樂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聆賞了神韻交響樂團抵台後的第四場巡迴演出,她驚豔讚歎:「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

「Bravo,真的Bravo!」國際知名鋼琴家、台灣音樂教育推手藤田梓教授,九月二十二日晚,在台北國家音樂廳,聆賞了神韻交響樂團抵台後的第四場巡迴演出,她驚豔讚歎:「這是個很偉大的團體,裏面音樂非常偉大,加上信仰的力量,呈現出了最寶貴的精神,真是了不得!」

「他們的精神,他們對音樂的熱情熱愛程度,全都表現出來了。」身為傑出資深音樂人,藤田梓明白,「如此大的一個樂團,他們的精神表現,其實就是愛,是一份對音樂的摯愛。」由此,神韻交響樂團的偉大力量,亦得以蘊蓄而成。

神韻原創音樂,既傳續古典傳統,同時又博納創新。藤田梓讚賞「我喜歡她的節目,很特別、非常特別的節目。」「第一首曲子,大概有六個樂段,平常是五個,有時候有四個,但她卻有六個;且每個藝術家的表現,都很不一樣。」藤田梓稱讚道,「這可以說是國際級職業性的演出!」

藤田梓說:「這個偉大的團體,帶給社會大眾的是音樂的偉大、信仰的力量,以及很大的影響。」此外,她認為節目中,演奏很多中華內涵的作品,「裏頭富含了五千年中國文化的精神,更讓我覺得感動。」

國際知名小提琴家:神韻讓人驚豔

'圖7:國際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驚豔!」他解釋,「交響樂團整體的整齊度、默契都相當好。」'
圖7:國際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驚豔!」他解釋,「交響樂團整體的整齊度、默契都相當好。」

國際知名小提琴家蘇顯達,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欣賞神韻交響樂的演出後讚歎道,「能把這麼多元素巧妙結合在一起,非常棒的創作!」

今年神韻第一首樂曲《下世正法》隨著一聲鑼聲開始,蘇顯達表示也能聽出開天闢地的感覺,彷彿天宮輝煌景象徐徐展開。他表示,「就好像一個開始的序」,「就是一個序奏的開始,這樣的一個感受,很不錯!」

「驚豔!」他解釋道,「交響樂團整體的整齊度、默契都相當好。」蘇顯達還讚賞,「把很多的東方元素加在裏面,整個演奏風格非常特殊。等於是東西方文化的交錯跟激盪,是相當好的一種結合!」「光是中、西樂的結合與相互作用,要巧妙安排得這麼好就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蘇顯達推崇說,「相當特殊的一種編排方式,西樂跟中樂的音律不一樣。」他最後表示,「在中樂與西樂音律與整個律動不一樣的情況下,還要融合成一個整體,非常不簡單!」

導演:神韻的音樂對我們藝術創作者帶來幫助

'圖9:圓圈圈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導演謝志飛盛讚「神韻的音樂對我們藝術創作者帶來幫助。現場聆聽神韻的音樂,既神奇又很有趣。」'
圖9:圓圈圈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導演謝志飛盛讚「神韻的音樂對我們藝術創作者帶來幫助。現場聆聽神韻的音樂,既神奇又很有趣。」

圓圈圈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導演謝志飛也體會到神韻音樂能傳達畫面。令他最印象深刻的是樂曲中唯妙唯俏的馬蹄聲,讓他腦袋中浮現出了武俠片裏俠士駕著駿馬奔騰的畫面,他說:「我特別注意現場的打擊樂,聲音好像是由木琴發出,但又不像是一般打擊樂的樂器,讓我覺得很特別。」

「神韻打破了國樂的限制,呈現氣勢磅礡的國樂。」謝志飛過去認為只有國樂才可以詮釋中國風的音樂,「過去的國樂多帶點悲情與輕柔,很難氣勢磅礡,她利用管弦樂團的特質,以管樂的氣勢磅礡,然後詮釋中國風,我覺得這在一般國樂裏面很難做到。」

「中西方樂器合璧很有難度,但神韻巧妙的結合兩者,我覺得世上只有神韻有這樣的功力。」本身是某基金會執行長的謝志飛,組織下同時有弦樂團與八音團,他相當清楚中西方樂器合璧的高難度,「我們光要把二胡加進弦樂團,就覺得有難度,我發現小提琴跟二胡之間,沒辦法同時拉,當二胡為主時,小提琴只能當伴奏的感覺。」

「她的音樂對我們藝術創作者帶來幫助。」他說,過去市面上沒有氣勢磅礡的中國風音樂,也讓不少電影創作者不敢發揮類似題材,「我之前的創作領域裏,沒有氣勢磅礡的中國風,未來若能與神韻合作,一定會對作品的提升有幫助。」「我覺得現場聆聽神韻的音樂,既神奇又很有趣。」

樂評家:神韻喚醒華人對文化的嚮往

'圖10:樂評家夏爾克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的演出。'
圖10:樂評家夏爾克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的演出。

二零一七年年九月二十一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巡迴的第二站──科技城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演出。樂評家夏爾克表示,現場觀眾和音樂家們融為一體的氛圍,讓他相信,是「神韻觸動了觀眾屬於華人、屬於中國的那一部份,大家才會這樣。如果純粹西樂就不容易這樣,就是觸動到那湮滅很久的文化記憶,因為那種東西已經消失太久!」

十多首曲目聽下來,夏爾克發現神韻的中國韻味「很濃厚、根本上很中國的味。」

他認為神韻「保有了以前文化的特色」,「喚起對傳統文化的嚮往、感受」。

夏爾克表示,神韻透過西方樂器演奏東方樂曲時,其技巧轉換深具巧思。「象二胡跟長笛的聲音要合在一起,那麼長笛的吹奏方法就不像西方樂曲,而是要像東方的笛子,吹出那樣的聲響,這樣才會有東方味道。我覺得東西方樂器要融合不簡單,需要精心去調配。」

夏爾克工作之餘,鑽研西洋古典音樂,並於博客(部落格)分享聽交響樂、歌劇的心得,隨著讀者群擴大,他也受邀寫音樂會導聆、評論及演說。

藝術總監:神韻帶給人美和感受

'圖11:樂亮管弦樂團藝術總監黃瀚民讚歎,神韻融入東方樂器於西方交響樂團中,「找到一條真正的自己的路」。'
圖11:樂亮管弦樂團藝術總監黃瀚民讚歎,神韻融入東方樂器於西方交響樂團中,「找到一條真正的自己的路」。

二零一七年年九月二十日晚上,美國神韻交響樂團在桃園展開今年台灣巡迴的首場演出。學小提琴出身的樂亮管弦樂團藝術總監黃瀚民讚歎,神韻融入東方樂器於西方交響樂團中,「找到一條真正的自己的路」,讓他獲益良多。

擁有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小提琴演奏博士學位的黃瀚民表示,神韻交響樂團的獨到之處──以中國樂器領奏,西方管弦樂為烘托的中國樂曲,讓他獲益良多、學習到最多的部份。

他進一步解釋:「她以二胡、琵琶為出發點,一方面音色非常融合,另一方面西方交響樂配合中國固有的文化精粹,怎樣將兩者結合,開闢出一條新路,我覺得這樣的嘗試最不容易。」

就配器而言,黃瀚民舉例,有一段二胡跟大提琴的對話寫得非常好,「就是樂器的對話,需要作曲的巧思還有經驗,甚至於實驗之後再修改。有些時候,我們聽起來很自然,事實上她是花了很多功夫才找到那個自然。」

黃瀚民說,中國音樂多以五聲音階為基礎,本身就特別祥和,神韻音樂體現這個特點。他推薦,神韻交響樂團的基調「快樂、光明,即使有悲傷,也是『悲而不傷』」,帶給人「美跟善的感動」。

接下來,神韻藝術團將繼續在嘉義、屏東、高雄、雲林、台中、台南、彰化、台北。更多神韻演出的信息,可查閱神韻的網站:tw.sheny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