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交響樂全台巡演圓滿成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台灣明慧記者站報導)美國神韻交響樂團首次來台,自九月十七日至十月三日,短短十八天,環島不分城鄉巡迴十一個城市、十五場的演出,吸引了一萬六千多名台灣觀眾,神韻樂音的詩篇在台灣圓滿畫下句點。最後一場演出結束後,觀眾席上如雷鳴般的鼓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圖1:十月三日在台北中山堂、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巡演最後一場的演出,觀眾熱情的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圖1:十月三日在台北中山堂、神韻交響樂團在台灣巡演最後一場的演出,觀眾熱情的掌聲,和著經久不息的「Encore」(再來一曲)呼聲不斷!

'圖2:神韻交響樂團十月二日在高師大演出結束時,指揮米蘭﹒納切夫與演奏家謝謝觀眾熱情的掌聲。'
圖2:神韻交響樂團十月二日在高師大演出結束時,指揮米蘭﹒納切夫與演奏家謝謝觀眾熱情的掌聲。

舞台上指揮、音樂家、觀眾靈魂也因為神韻的音樂,有緣緊密聚在一起。不少場次還有買不到票的樂迷現場排隊等候「讓票或加場」。二十多位縣市政要陸續發出賀詞歡迎神韻交響樂團首度來台巡演,台灣總統蔡英文特地致贈花籃:「祝賀神韻演出圓滿成功」。

'圖3:台灣總統蔡英文特地致贈花籃祝賀神韻演出「圓滿成功」。'
圖3:台灣總統蔡英文特地致贈花籃祝賀神韻演出「圓滿成功」。

神韻中西樂器合璧的樂曲,以五千年華夏文明內涵為底蘊,展現多種民族文化元素的精髓。此次來台還特別有兩首加上台灣元素改編成交響詩的《高山青》樂曲及《台灣原住民舞曲》,為台灣觀眾送上親切驚喜。

也有來台留學的大陸學生慕名前來觀賞,意猶未盡之餘期待神韻能夠「儘快到大陸演出」,讓大陸的親友也有機會欣賞,「神韻樂曲的旋律特別祥和、柔美,這是在中國大陸聽不到的」、「充滿慈母的光輝」、「讓人看到希望,這可以鼓舞頹喪的人,更鼓勵努力的人。」

'圖4: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的演出。'
圖4:小提琴演奏家鄭媛慧的演出。

'圖5:神韻交響樂團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前排右)、孫璐(中)、王真(左)的演出。'
圖5:神韻交響樂團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前排右)、孫璐(中)、王真(左)的演出。

'圖6:神韻交響樂團男高音歌唱家天歌的演出。'
圖6:神韻交響樂團男高音歌唱家天歌的演出。

'圖7:神韻交響樂團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
圖7:神韻交響樂團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演出。

弦樂團團長:中華文化的序曲被揭開了

'圖8:「那鑼一敲下去,就像是盤古的開天闢地,中華文化就此揭開序曲!」福山弦樂團團長李奇倫,感動萬分嘆道。'
圖8:「那鑼一敲下去,就像是盤古的開天闢地,中華文化就此揭開序曲!」福山弦樂團團長李奇倫,感動萬分嘆道。

「那鑼一敲下去,就像是盤古的開天闢地,中華文化就此揭開序曲!」本身演奏大提琴的福山弦樂團團長李奇倫,感動萬分嘆道,「那一剎那,讓我感受到華夏文化的博大精深。」李奇倫聲音哽咽,「有種想要哭的感覺。讓我想到從三皇的伏羲聖人、中華易經,一直到孔子傳承下來,感受到我們的民族!」

李奇倫以《草原曠鼓》舉例,「聽這首曲子時心胸豁然開朗,感受到這音樂是那麼的弘大!想像大漠南北民族的兼容並蓄,一直到匈牙利舞曲的快樂氛圍,中西合璧、四海一家、天涯若比鄰,全部在這場音樂聽得出來!」

李奇倫也稱讚樂曲中西樂器合璧,「很多人認為中西音樂的合併是很困難的,而事實上,神韻已經把國樂和西樂的元素完全融入,很完美的結合。」「是渾然天成,把音樂層次提升到很高的境界」,他最後表示:「神韻交響樂團將會在中西方樂壇,起到引領的作用。神韻就是非常非常完美的一個團體!」

多納樂團團長:期盼能成為神韻藝術團一員

'圖9:曾經擔任過許多樂團中提琴手、多納樂團團長鄭鎔苹感受到,「我被很強的能量育化、滋養,字面難以形容。」'
圖9:曾經擔任過許多樂團中提琴手、多納樂團團長鄭鎔苹感受到,「我被很強的能量育化、滋養,字面難以形容。」

「神韻的音樂很有畫面、意象,東西方音樂融合令我很愉悅、舒心,具獨特的音樂韻味。」多納樂團團長、中提琴手鄭鎔苹對神韻讚不絕口。

演出時鄭鎔苹告訴自己「要放下一切專業框架,把自己歸零,當全然的聽眾」。她把自己完全交給神韻並且沉醉其中,她說:「當我閉上眼睛,聆聽配器和聲與音符的流動,任由神韻帶領,漸漸地感到舒心,進入了曲目的意境中,腦中時而有山嵐水澗、高山綠地等畫面,令人心胸開闊。」

「如同最後一首曲子《慈悲的展現》,擁有很強的正向能量與包容力,療愈的和聲、慈悲能量從音樂中流洩,感受‘無量廣度’四個字,我被很強的能量育化、滋養,字面難以形容。」

曾經擔任過許多樂團中提琴手的鎔蘋感受到,「神韻音樂家心胸很寬廣、彈性無限。藝術團的整合系統很了不起,從作曲、配樂等細節可看出神韻藝術團強大、凝聚力驚人。」她感覺「神韻是一個‘大藝術’的集合,有著核心力量,特別強調文化陶冶的要求。」

鄭鎔苹在觀眾反饋表上寫:「希望能加入神韻藝術團」。具有相當旺盛音樂細胞與感受力的她相信:「與神韻合奏,溶入神韻的氣質會是另一層次的進步,即便只是一個音符,在整體轟然共鳴那一刻,會揚起一股昇華的感動」。說到此,鄭鎔苹心跳加快,「就是很悸動吧!」神韻交響樂讓平時詞窮的她,感動到侃侃暢談。

愛樂協會理事長:傳達正向能量,足以心靈療愈

'圖10:高雄市愛樂協會理事長吳淑如:「《優曇婆羅花》,旋律非常優美,讓人很恬靜,好像神佛就在身邊,心裏充滿了希望、很開心、溫馨。」'
圖10:高雄市愛樂協會理事長吳淑如:「《優曇婆羅花》,旋律非常優美,讓人很恬靜,好像神佛就在身邊,心裏充滿了希望、很開心、溫馨。」

長期致力音樂推廣的高雄市愛樂協會理事長吳淑如,對神韻迭連讚譽:「她旋律優雅動人,深植人心,神韻的音樂宴饗,讓我每個細胞有著說不出來的感動。」

「尤其《優曇婆羅花》,旋律非常優美,讓人很恬靜,好像回覆到久遠以前的記憶。其中二胡的旋律很柔和、親切,好像神佛就在身邊,心裏充滿了希望,很開心、溫馨。」

神韻音樂傳達正向能量,足以療愈傷口,撫慰人心!吳淑如說,「不管在工作上,跟同事或社團伙伴,有了一些矛盾衝突,當你聽到神韻美好音樂時,傷口就好像被撫平了。」「覺得人生是如此美好,容量可以這麼擴大,人世間的險惡根本不算甚麼,一切都被溶化了!」

她期待未來,「藉由一場又一場的神韻音樂會,讓台灣這片土地的子民,心裏擁有更多美好而恬靜的時光。」吳淑如表示,「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希望明年有更多人,包括音樂界朋友,以及廣大群眾都能夠來聆聽神韻,讓心靈得到提升。」

音樂室指揮:神韻像父母喚兒聲 是最好的聲音

'圖11:風華音樂工作室指揮洪良一讚神韻的優質音樂,傳達出來的聲音就像父母喚兒聲,是最好的聲音。'
圖11:風華音樂工作室指揮洪良一讚神韻的優質音樂,傳達出來的聲音就像父母喚兒聲,是最好的聲音。

風華音樂工作室指揮洪良一表示,「象神韻交響樂這樣的優質音樂,傳達出來的聲音,就像我們在辛苦工作回到家之後,聽見父母親慈祥呼喚兒女的聲音,安撫我們,能夠紓解許多工作上的疲憊與壓力,這是最溫暖的聲音,是最好的聲音!」

「今天這場音樂會,是我所聽過的音樂會中最不一樣的一場。」神韻交響樂帶有的東方文化內涵,讓人有很強的共鳴,洪良一讚歎:「神韻音樂有很多中華文化的東西,是中國五千年綿延下來的音樂元素,神韻音樂創作中展現的二胡、琵琶的音色,更像萬物的聲音,就像我們的心跳,是我們自己心裏流動的東西。」

洪良一特別讚賞神韻的編曲家,「以西方編曲的手法,同時又沒有流失我們傳統優良的元素,不論是指揮、演奏家,都能淋漓盡致詮釋這個特色,這真的是神韻很棒、很成功的地方!」

大陸學生:聽完還想再聽 期盼神韻到大陸演出

今晚現場也有幾位來自大陸來台的留學生慕名前來觀賞神韻,「台灣觀眾好熱情啊,都好喜歡神韻!讓我也很受感染,期待再來一曲,聽完還想再聽!」來自福建的趙姓同學說:「期盼神韻也能儘快到大陸演出,一定會很受喜愛。」

「神韻可說‘高、大、上’,就是高端、大氣、上檔次!」「以前沒有體驗過這麼高雅的藝術!」來自內陸的李姓同學感動說,「我之前就聽說神韻很隆重,今天親臨其境,覺得‘很尊敬’!」「《優曇婆羅花》很恢弘大氣,讓人看到了‘希望’,內心很震撼,有點想哭。」

來自浙江的孫姓同學表示,「以前覺得二胡是老人或戲曲在拉的,今天聽到二胡旋律是這麼柔美,原來二胡可以這麼洋氣、很陽光。」她非常喜歡《救世正法》和《慈悲的展現》這兩首樂曲,「我剛開始還不知道曲名,那曲調的起伏讓我很感動,沒有任何想法,就完全沉浸在裏面了!」

「神韻真的像‘神’,讓人感到很溫馨,就像慈母光輝,很溫暖!」來自廣東的周姓同學描述,「這種特質在大陸聽不到,期盼神韻到大陸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