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高血壓」的觀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前些日子身體出現各種不正確狀態:心臟無規律的突然一陣猛烈急促跳動,強烈的時候震動整個胸腔,頭部越來越強烈的發脹,眩暈,腸胃大量嗝氣。

事情過後總結發現,我的常人親戚裏患有高血壓和被我看到高血壓發作的所有表現,在我身體上類似狀態已經輪番表現。

因為得法不久就學會了在消業時,把「身體異常」和思想中的「疾病」名稱斷開,使得它們沒有任何「因果關係」。所以一直以來在消業方面的過關感覺比較容易。因為斷開了身體表現與思想反映的因果聯想後,那些「不正確狀態」在被遺忘中消失了。

這次經歷的過程:那些在前一個多月中輪番出現的身體異常狀態,突然在那天同時出現,思想中出現強烈暗示:這就是常人所說的「高血壓」。在清理了思想的混亂,將一切暗示、干擾、恐懼、疑惑、疾病名稱、身體感受到總結等等念頭,從微觀中解體。然而,頭部發脹變的越來越強烈,在劇烈的眩暈和發脹中,想保持冷靜理智都很困難。

這時我的思想開始出現一念:「現在家裏一個人都沒有,這要是像常人一樣崩了腦血管,不是破壞了大法形像嗎?自己修的不行,就別維護自己的修煉了,維護大法更要緊。這不像別的事情,理不順,過不去,咱們慢慢來!高血壓是等不得的,說倒就倒!」

接著我回想起以前和同修交流,關於受「病業形式迫害」過不去時,自己的建議是:「你們實在感覺過不去就用世間法的醫療手段先保住肉身,以後再紮紮實實的從新修。如果抱著人心不放那就等於只是在拖時間,心性不會因為拖時間而發生根本變化。因為平時一思一念不實修,小難積成大難,在艱難時刻再來向內找以期過關,那已經是為有求而向內找了。」這些話現在反過來都在說服自己不要再強撐著,思想開始出現人念:去醫院,別最後搞得破壞大法形像!

平時講真相時告訴常人,只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那麼自己現在已經在這一關中掉到常人這一層次,為甚麼不用這最簡單有效的辦法呢?

因為已經眩暈到坐都坐不穩了,於是躺下來,主元神統領全身細胞一起念:「法輪大法好」,在強烈的眩暈與劇烈的頭脹中,念著念著,一切變的混混沌沌,也不知道自己念了多久。突然在混沌混亂的思維狀態中,滑過一段如同一束清涼泉水般的東西(無法準確描述具體像甚麼),裏面帶有一個意念,大意是:也許是在給你更好的一切,你卻把這一切表現當作「要發生更糟糕事情的前兆」來認識。

在佛恩浩蕩的榮幸中,我一瞬間直挺挺的坐立起來。剛才的一切身體狀態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心想:如果這一切是法的體現,那麼師父在《轉法輪》裏一定提前講過。我在記憶中快速搜索能夠想得起來的《轉法輪》中的內容,思想瞬間定格在「氣上頭頂下不來」[1]這一句法上。師父講過:「但是人最敏感的就是頭頂。」[1]師父看到會有很多老年大法弟子受困於此狀態,早就把法講明了。五行內的氣不會對三界外的生命起作用!

和同修就此事的交流中又認識到,可能師父在給我們身體下好東西的時候,身體也可能出現各種類似痛苦的反應,動了常人之心後,只能夠去在低下的「疾病表現狀態」裏去搜索類似的表現,來「對照以確定」這些身體狀態或者感受屬於甚麼病的「症狀」,以至於把它歸納到「高血壓」裏面去了。從而把師父在給我們好東西這一好事,理解成壞事。

師父說:「有的人說我學法了遇到這個情況了、遇到那個情況了。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碰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2]

對這一段講法,我有了新的理解。認為是「壞事」和「壞的情況」都是觀念造成的。

回首這次的經歷起因,可能還有現世現報的因素。前段時間,因為我說話黨文化太重,不體諒別人。有一次氣的一位老同修「高血壓發作」(同修自己話語)。後來其他同修告訴我的時候,我聽到還哈哈一樂,「修煉人哪來的甚麼高血壓,還氣的發作!?」其他同修一聽,當時就氣的說道:那高血壓是會死人的,你還笑得出來。我這才意識到她們都埋藏著這些觀念與恐懼。而自己也沒能及時查找自己的問題。

一次交流還有同修提出疑問:你是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裏悟到法理,闖關了,如果其他的同修在難中把握不住心性,會不會因為「拖延」而產生「腦血管破裂」的後果,從而對大法產生負面影響?看來提出疑問的同修自己也沒有從「高血壓」的觀念中跳出來。我想就此事交流一點我的個人經歷與體悟。

因為孩子小的時候發燒,要不要把這個父母都是大法弟子的小生命送去醫院,我糾結多次,時間跨度三~四年,從最開始膽膽突突把孩子「推」給師父到最後坦坦蕩蕩把孩子「交」給師父,源於師父的一段法打開我的心結。

「弟子:修煉人的年紀很小的孩子需要看醫生嗎?」[3]

「師:不修煉的人該看醫生就看醫生,因為常人得病就是要看醫生。我這裏講的是真正修煉的人,你的身體都將要轉化成佛體,那是醫生怎麼治也達不到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許多家庭有小孩,他們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沒投胎前他就知道這家人將來會學大法,我要投胎到這家去,那麼很可能是有來頭的。凡是這樣的孩子,大人煉功的時候,就已經替小孩煉了,直到他能自己煉的時候為止。有很多是這種情況,這就靠你大人去把握了。如果你也看不出是不是這種情況,你送他到醫院不算甚麼錯。但是其中也看你的心,也會表現出各種想法、各種心態。這麼講吧,如果你是個堅定的大法修煉者,就會明白人各有命,不應該出問題的輕易不會讓他出問題。往往我剛才講的這種高層次上來的小孩是來得法的,他根本就沒有業力,他根本就不會得病。他所承受的一切很可能是替你們大人在承擔,有好多是這種情況。但是,這也不是絕對的,具體情況你們自己去把握。」[3]

這段法我學了不知多少遍依然不得要領,也許是和自己的整體修煉有關,反反復復的向內找,挖根,後來才明白了這段法無邊內涵的其中一點:人各有命,如果他命中沒有那麼大的業力,你就是拖拖拉拉的,能夠額外的給他製造出更大的業力嗎?而且在拖延的痛苦中不是還消減了許多業力嗎?看來拖延本身不是問題。但是在人世間看到和聽到許多常人因為「延誤最佳治療時機」而身亡的事件,對「延誤」能夠造成「身亡」而產生的恐懼才是關鍵問題。那麼多得絕症的常人,無論多麼積極的配合治療,結果如何呢?

就我所知,許多的常人多年都不知道自己得了嚴重的高血壓,身體怎麼難過也就是休息睡覺外加「亂吃藥」。常人看來他是幸運和碰巧,其實就是命裏註定沒有那一難,你怎麼折騰都沒有。

常人如果是命中註定有的難,你怎麼防範結果也是如期而至的。我們作為修煉者,戰戰兢兢的防範心態與修煉要求的順其自然相差多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