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6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自古以來,無論東方還是西方,維護公平正義是法律的天生屬性,法庭是代表正義和公正的地方,是裁判是非的地方。如果一個國家的法律、法庭不能起到這樣的作用,那這個國家的法律算不上真正的法律,法庭也只能說是當政者統治與壓迫民眾的手段和工具。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中國各級司法機關明目張膽的對法輪功學員不講法律,警察隨意抓捕、入室搶劫,甚至公開勒索錢財;檢察官肆意構陷、捏造罪證罪名,很多法官在堂堂法庭上也枉法犯罪,甚至在法庭叫囂:「不要和我講法律」。如果有人到上級去伸冤卻會招來中共更加嚴重的迫害。在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十八年的殘酷迫害中,各級公檢法相關人員執行的不是中國憲法與法律,而是聽命於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專門設立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610」及主管公檢法部門的各級政法委。

吉林省各地區法院的法官在對法輪功學員的冤判中,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甚至憑空想像,枉法裁判。在他們看來,給法輪功學員判個十年、八年、二十年,只是個數字問題,根本不去想他們的枉法裁判將會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怎樣的傷害,給社會帶來怎樣的傷害。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案例中,吉林省至少有65名法輪功學員因法院枉法裁判遭繼續迫害而死於冤獄之中。

圖1: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迫害致死人數按地區分布
圖1: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迫害致死人數按地區分布

被枉法判刑遭繼續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完全統計)
地 區 市 縣 姓 名 性 別 年 齡 非法刑期 離世時間 責任單位 離世原因 一審法院 法官姓名
長春地區 長春 楊光 58歲 15年 8/25/2008 吉林監獄 全身浮腫,不能進食 長春市南關區法院
孫長德 43歲 11年 11/28/2006 吉林監獄 肺葉已經全部潰爛 長春市南關區法院
梁振興 46歲 19年 5/1/2010 公主嶺監獄 強制灌食迫害致死 長春市中級法院
張貴彪 51歲 9年 9/12/2007 四平石嶺監獄 肺癌晚期,保外就醫 長春市朝陽區法院
陳連東 54歲 6年 8/11/2015 公主嶺監獄 酷刑迫害,肺子都爛沒了 長春市法院
孫秀霞 未知 10年 4/30/2012 吉林女子監獄 迫害得奄奄一息,慘不忍睹 長春市二道區法院 閆洪義
榆樹 王士芹 66歲 8年 2/20/2014 吉林女子監獄 腹脹,吃不下東西。保外就醫 榆樹市法院
張建華 未知 刑期不詳 1/22/2014 吉林監獄 毒打得胸腹腫脹,死於刑床上 榆樹市法院
朱海山 73歲 3年6個月 4/18/2016 四平石嶺監獄 心臟病,血栓、高血壓、胸積水 榆樹市法院 申家超
劉淑豔 61歲 3年 4/21/2017 吉林女子監獄 強行灌食十二天,關小號 榆樹市法院 張立國
九台 呂永長 70歲 1年 2005年8、9月間 九台 九台看守所 肝病,保外就醫。 九台市法院
王豔芹 60歲 4年 12/5/2010 吉林女子監獄 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九台市法院
德惠 姜春賢 34歲 9年 2/19/2004 吉林女子監獄 背部有大片淤血 德惠市法院 王繼生
劉鳳雲 61歲 3年6個月 12/6/2014 吉林女子監獄 脊椎嚴重變形,已成廢人。 德惠市法院
安縣 劉成軍 32歲 19年 12/26/2003 吉林監獄 耳朵、鼻子和嘴流出了許多血 長春市中級法院
王啟波 47歲 7年 3/28/2007 吉林監獄 不明。口腔牙齒,鼻孔都有血 前郭縣法院
小計 16人
吉林地區 吉林 於立新 36歲 5年 5/14/2002 吉林省女子監獄 為抗議迫害,絕食絕水66天。 吉林市船營區法院
王慧敏 63歲 7年 1/3/2010 吉林省女子監獄 各種酷刑折磨,導致癱瘓。 吉林市區法院
許佰義 55歲 刑期不詳 1/29/2010 吉林監獄 被迫害致癱瘓 吉林市區法院
曹洪彥 46歲 8年 10/9/2007 吉林監獄 被迫害致不省人事 長春市寬城區法院
鄧世英 42歲 7年 7/19/2003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的全身衰竭,膽都破了 永吉縣法院
於全 60歲左右 2年 12/11/2010 吉林市公安局 迫害的神志不清,語無倫次 吉林市龍潭區法院
陳淑芹 61歲 5年 2/1/2011 吉林省女子監獄 惡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吉林市昌邑區法院
馬佔芳 74歲 6年6個月 5/7/2012 公主嶺市新生監獄 遭受嚴重迫害致使身體發病 吉林市龍潭區法院 唐日紅
舒蘭 於樹金 56歲 12年 2/11/2006 長春鐵北監獄 肝硬化全身浮腫,保外就醫 舒蘭市法院
宋冰 37歲 14年 7/30/2009 舒蘭市公安局 迫害致肺結核,生命垂危 舒蘭市法院
樺甸 王秀雲 47歲 12年 12/22/2002 市公安局、看守所 胸積水,幾經折磨已奄奄一息。 樺甸市法院
公方利 37歲 非法開庭 12/27/2011 樺甸市看守所 折磨與摧殘致死 樺甸市法院
白晶志 未知 6年 2014年5月末 公主嶺監獄 惡警迫害致死 樺甸市法院
蛟河 常桂雲 62歲 8年 3/8/2013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致半身不遂,保外就醫 蛟河市法院
劉延龍 44歲 4年 2015年6月28日 公主嶺監獄 迫害致肺結核,肋骨被打斷 蛟河市法院
磐石 劉慶田 66歲 12年 1/26/2015 公主嶺監獄 惡警迫害致死,強行火化。 磐石市法院
永吉 余國慶 53歲 8年 3/30/2009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 吉林市船營區法院
小計 17人
四平地區 四平 梁曉光 未知 6年 11/23/2012 四平市看守所 迫害致死,聲稱患肺腺癌 四平市法院
公主嶺 張玉科 64歲 4年 2/15/2011 吉林監獄 突然抽搐,暈倒在床,當日死亡 公主嶺市法院
梨樹 趙豔霞 55歲 3年6個月 2011年20月7日 吉林省女子監獄 惡警迫害致死 梨樹縣法院
伊通 陳敬儒 49歲 4年 10/24/2012 伊通縣看守所 迫害致肺結核,奄奄一息 伊通縣法院
李智泳 37歲 4年 12/31/2015 吉林監獄 腎病綜合症最後發展成尿毒症 長春市綠園區法院
小計 5人
通化地區 通化 王殿仁 59歲 3年6個月 8/9/2005 四平石嶺監獄 關到小號,強制灌食。6天死亡 通化市法院
於連和 41歲 3年 11/22/2009 四平石嶺監獄 脾破裂,在監獄被打死。 通化市法院
集安 崔偉東 50歲 刑期不詳 9/10/2004 吉林監獄 迫害致結核性腦膜炎、胸膜炎腹水 集安市法院
輝南 馬世豔 62歲 7年 6/7/2011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致皮包骨,檢查是骨癌 輝南縣法院
小計 4人
白山地區 白山 雷明 30歲 17年 8/6/2007 吉林監獄 迫害致心臟病、開放性肺結核等 長春市中級法院
劉兆建 未知 6年 時間不詳 鐵北監獄 迫害致肺上爛個洞,咳血而死。 白山市江源區法院
徐會建 41歲 10年 12/24/2014 吉林監獄 迫害致肺結核,胸腔嚴重變形 白山市江源區法院
靖宇 王學珠 41歲 4年 5/22/2011 四平市石嶺監獄 迫害的骨瘦如柴,不省人事 靖宇縣法院
周繼安 49歲 刑期不詳 1/21/2016 公主嶺監獄 遭到毒打、電擊、受盡非人折磨 靖宇縣法院
小計 5人
遼源地區 遼源 何元慧 41歲 10年 6/25/2005 吉林二監獄 迫害致肺結核,生命垂危。 遼源中級法院
馬玉環 40歲 刑期不詳 2003年9月份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致生命垂危,搶救無效。 遼源市法院
劉端勝 46歲 9年 1/3/2010 遼源市看守所 肺結核,咳血,胸水。 遼源市龍山區法院
鬱東輝 68歲 9年 12/17/2011 四平監獄 迫害致腦血栓,保外就醫。 遼源市龍山區法院
東遼 楊桂琴 47歲 14年 11/13/2002 吉林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中被迫害致死。 遼源中級法院
楊桂俊 47歲 13年 2003年6月份 吉林省女子監獄 在監獄中被迫害致死。 遼源中級法院
小計 6人
松原地區 松原 叢桂賢 未知 10年 3/28/2006 吉林省女子監獄 迫害致乳腺癌,保外就醫。 松原市寧江區法院
前郭 董鳳山 未知 9年 10/29/2008 四平監獄 李海峰、郝玉林指使犯人活活打死 前郭縣法院
乾安 張景重 53歲 10年 1/16/2011 吉林監獄 心情長期壓抑,入獄1年多去世 乾安縣法院
扶余 王恩慧 50左右 5年 2/15/2010 公主嶺監獄 獄警伙同服刑罪犯迫害致死 前郭縣法院
小計 4人
延邊地區 延吉 宋永華 45歲 10年 10/30/2003 和龍市看守所 迫害致嚴重的甲亢同時伴有心臟病 和龍市法院
孫希 30多歲 7年 8/5/2009 長春鐵北監獄 迫害致全身肌肉萎縮,內臟受損。 延吉市法院
林世雄 46歲 13年 11/20/2006 吉林監獄 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保外就醫 延吉市法院
辛延俊 46歲 7年 5/27/2010 吉林監獄 毒打折磨,注射破壞大腦的藥物 延吉市法院
郝迎強 48歲 8年 6/8/2006 吉林監獄 被迫害致肝腹水,肝部打壞。 延吉市法院
楊福進 62歲 判4緩3 2010年67月份 610、公安局等 悲憤交加,精神受了沉重的打擊 延吉市法院
龍井 蔡福臣 40多歲 10年 9/15/2010 公主嶺市監獄 被監獄迫害致死。 延吉市法院
安圖 張輝 30歲 8年 2009年 公主嶺監獄 電擊肛門,腸子被燙傷造成腐爛 延吉市法院
小計 8
合 計 65人

長春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16人,其中包括2002年3月5日電視插播學員劉成軍、梁振興、雷明;

吉林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17人,其中馬佔芳老人74歲,在家被綁架,非法判刑6年6個月,劫持到公主嶺市新生監獄不到半年時間,即被迫害致死;

松原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6人,其中董鳳山被非法判刑9年,劫持到四平監獄,僅6天即被迫害致死;

王恩慧被非法判刑5年,劫持到公主嶺監獄,不到半年時間即被迫害致死。

通化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4人,其中於連和在家被綁架,非法判刑3年,劫持到四平石嶺監獄,不到二個月即被活活打死;王殿仁在女兒家被綁架,非法判刑3年6個月,劫持到四平石嶺監獄,僅6天即被迫害致死。

四平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5人;白山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5人;遼源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6人;延邊地區被非法判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8人。

上述65名法輪功學員的死亡,與吉林省各地區一審法院是有直接關係的。如果不是他們的枉法裁判,上述學員就不會繼續遭受迫害,也就不會導致死亡。枉法裁判的法官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中共監獄自一九九九年至今18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從未停止,迫害手段之慘烈、邪惡是正常人難以想像的。公安局、「610」、看守所更是助紂為虐的急先鋒,這些年來打死、打殘、打傷的法輪功學員無計其數。

主要案例

(一)三名「3.05」電視插播學員因長春市中級法院非法判刑而在監獄被迫害致死

梁振興,男,時年四十六歲,長春法輪功學員,水暖工程師。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梁振興被冤判十九年,關入吉林監獄迫害。

梁振興
梁振興

由於梁振興始終不放棄信仰,分別在吉林監獄、長春鐵北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公主嶺監獄被長期酷刑折磨。

在吉林監獄:獄警指使刑事犯毒打梁振興,用手使勁捏睪丸,用手指往肋條骨縫裏插,把膠皮管灌上水往身上猛抽,用鞋後根猛刨後背、腰部。折磨梁振興的目的是要逼迫其放棄修煉法輪功,否則就持續不斷的折磨。

因梁振興拒絕「轉化」,先後三次被送到「嚴管隊」迫害。在「嚴管隊」裏,獄警指使刑事犯打梁振興,強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寬的木稜上,甚至坐在角鋼的尖稜上,一天要坐十幾個小時。二零零三年過年前的一天,犯人李明用塑膠管毒打梁振興,梁振興頭撞到暖氣片上,昏死過去。監區怕引起義憤,一邊封鎖消息,一邊把梁振興送到醫院。手術後留下後遺症,使梁振興說話吐字不清,有時頭腦不清。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在長春鐵北監獄:監獄暗中指使監區長王曉光組織實施迫害。八月中旬,梁振興被送到公安醫院殘酷迫害。在公安醫院,梁振興被上「抻床」酷刑,四肢被銬抻起,固定在雙層鐵床的四角,身體懸空,只是頭部被墊起,連續不斷六天六夜。不久,梁振興又被送回鐵北監獄醫院,白天戴腳鐐,晚上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輪流監視。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四平石嶺監獄:梁振興為抵制殘酷迫害被迫絕食抗議。獄警給他戴上腳鐐,手銬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獄警讓包夾犯人每天把他架到監獄醫院灌食。為了折磨梁振興,用粗管子給他插鼻管灌食,嚴重時每天竟達十遍。在一次暴力灌食中,差點把梁振興的氣管弄斷。但是,梁振興始終沒有妥協。獄警放誣蔑大法的錄像,梁振興就過去把電源拔掉。

被長期酷刑折磨,致使身上傷痕累累,頭部有直徑約三釐米的圓形塌陷,左側外耳撕裂,經常出血,鼻骨骨折,後背等處有多處疤痕,門牙掉兩顆,聲帶已因灌食等嚴重損壞,說話聲音嘶啞、微弱,已無法大聲喊出「法輪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末,梁振興的身體非常虛弱,有時神志也不太清醒。四平監獄看到再這樣下去,會有生命危險。為了推卸責任,二零一零年元旦把梁振興又轉到了公主嶺監獄。

在公主嶺監獄:到了公主嶺監獄以後,獄警又開始逼迫梁振興放棄信仰,梁振興再次絕食抗議。灌食時把灌食管插到了肺裏,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梁振興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六歲。

劉成軍:男,時年三十二歲,長春地區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國營企業職工。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劉成軍被非法判刑十九年,關在吉林監獄。

劉成軍
劉成軍

為了抗議對自己和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關押和無理迫害,吉林監獄內非法關押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多數在絕食,幾個惡鬼一樣的傢伙一人舉起一塊木板就打,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3─5公分厚,落葉松木板非常硬),把劉成軍打的幾天起不了床。打手們每天強逼著他坐在鋪頭前,從早4點半起床開始坐,一直坐到晚上七點半,中間去幾次廁所,每頓吃飯時間10分鐘其餘就是坐著進行摧殘迫害。當時長春法輪功學員劉成軍已被迫害得脫相,吐字說話已經很困難,生命隨時處於危險之中。劉成軍曾一度被送吉林市中心醫院搶救,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但劉成軍仍被610辦公室強行轉往吉林省公安醫院。

在經受了一年九個月殘酷的牢獄折磨後,劉成軍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長春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離世,年僅三十二歲。

雷明,男,時年三十歲,白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雷明被長春市中級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七年,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劫持入吉林監獄,繼續遭受酷刑迫害,歷時兩年多,期間遭毒打、彈眼球、捏睪丸、綁「抻床」,被固定在床上七天;被迫從早上四點五十分坐到晚上七點三十分「坐板」等等,直至被迫害致雙腿殘疾,肌肉萎縮,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及嚴重的開放性肺結核。

雷明
雷明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雷明先後在吉林監獄醫院、長春勞改醫院、吉林鐵路醫院住院,因病情嚴重,獄方不願負責醫療費用,估計活不了多久,怕承擔死亡罪責,給雷明辦了保外就醫,把已經生命垂危的雷明放回家。

因身體損傷太嚴重,雷明一直沒有恢復。為了躲開邪惡抓捕,他換了多個住處,肉體被迫害造成的痛苦,加上精神上的高度緊張,造成他已殘傷的身體日益衰弱,身體瘦得只剩幾十斤。雷明不幸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去世。

(二)因長春市南關區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導致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孫長德(孫常德),男 ,時年43歲,吉林省長春法輪功學員。在邪黨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中,孫長德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第二監獄(即吉林監獄),身心遭受了殘酷的迫害。在他出現有嚴重肺結核時,多方交涉,監獄方面仍不肯釋放。生命垂危後,吉林監獄方面不得不於二零零六年六月釋放了他。當時孫長德的肺葉已經全部潰爛,並伴有咳血。孫長德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楊光,男,時年五十八歲,長春法輪功學員,在一家中美合資的塑料製品企業任要職。

楊光(攝於一九九零年十二月 )
楊光(攝於一九九零年十二月 )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法輪功學員成功插播長春有線電視網,向人們播放講法輪大法真相的影片。三月六日,中共對楊光等十三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眾人目睹楊光被人攙扶行走的情景。當時楊光右腿被打折,根本不能活動,後股骨頭壞死。楊光被非法判十五年重刑,關押在吉林省第二監獄(吉林監獄),當時是被惡警們抬進吉林監獄的。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入獄時楊光已經癱瘓,生活不能自理,楊光被關押在吉林監獄老殘監區的「裸體區」,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褲子,赤身裸體。

對於楊光這樣的殘疾人,獄警還常常對他使盡各種酷刑折磨手段,妄圖逼迫他放棄信仰。在面對邪惡的洗腦攻勢時,楊光會用盡全身力氣大喊:「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在吉林監獄期間,不管犯人和獄警如何打罵,楊光有機會就煉功。

二零零八年八月,楊光再度生命垂危,骨瘦如柴的身體突然出現全身浮腫、不能進食,吉林監獄不但不放人,反而將楊光轉到吉林鐵路醫院繼續迫害,於八月廿五日含冤離世。中共惡黨人員為了掩蓋其犯罪事實,在沒有家人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楊光的遺體火化。

(三)因吉林市龍潭區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導致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馬佔芳,男 ,74歲,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再一次被中共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嶺市新生監獄,僅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

馬佔芳
馬佔芳

馬佔芳老人被綁架至非法判刑全過程,家屬沒接到一個通知,一張紙。現在家屬手中的唯一一份吉林市龍潭區法院的判決書是在馬佔芳被迫害致死後子女從父親衣兜裏掏出的。時間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參與非法審判馬佔芳老人的吉林市龍潭區法院,審判長唐日紅、代理審判員鄭卓、閆晶軼、代理書記員夏爽。

馬佔芳老人被非法關押期間,因遭受嚴重迫害致使身體發病,公主嶺新生監獄延遲治療,導致馬佔芳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離世。

(四)因吉林永吉縣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導致死亡法輪功學員

鄧世英,女,時年四十二歲,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家住吉林市龍潭區。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八日被吉林省永吉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鄧世英
鄧世英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鄧世英被非法關押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在獄中她受盡了各種折磨和殘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八日晚九點三十分,家人把奄奄一息的不省人事的她從吉林省女子監獄接回到吉林市鐵東化工公司二醫院。七月十九日下午一時因鄧世英被迫害嚴重,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五)因通化市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於連和:男,通化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六點左右,吉林省通化市國保大隊荊貴泉帶領十幾人開了三輛警車,非法跳院牆闖入法輪功學員於連和家,把他綁架;二零零九月十七日通化市公檢法合謀非法冤判於連和三年徒刑,於十月二日送進四平石嶺監獄繼續迫害。

於連和
於連和

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於連和被四名刑事犯人毆打,打完後還兩次上廁所。有的犯人見於連和臉色不好看,問怎麼樣,於連和說沒事。下午兩點多鐘,於連和說左肋側痛,後送往監獄醫院,監獄說不行,得送四平中心醫院。

下午三點三十分左右,於連和被送到四平中心醫院,中心醫院醫生檢查後說已沒有搶救的機會了。當時已經沒有了血壓,拒絕搶救。於連和於晚上八點左右離開了人世,時年四十一歲。

監獄方派了兩個法醫和家屬請的法醫及家屬及獄方十多名警察共同作屍檢。屍檢過程中發現於連和的右耳朵有血,兩眼青紫,有被毆打的跡象。在右肋靠後背處,腋下和腰的中間位置有一塊皮手套殘片粘在上面,當家屬發現它時才脫落下來了,從外面看不出此處有任何受傷的痕跡。開膛後發現胸膛內充滿了積血,大約有一千五百毫升;脾被打裂三個口子,靠近脾的內部組織有充血內傷的跡象。

王殿仁,男 ,50歲,吉林省通化市法輪功學員,原通化市地建公司瓦工。王殿仁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晚到女兒家看外孫,進屋不多時就被老站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

王殿仁
王殿仁

通化市法院在未通知王殿仁家人出庭的情況下,秘密開庭將王殿仁判刑三年半。王殿仁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被送往吉林四平石嶺監獄,僅六天之後,於八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王殿仁被關到小號,手腳被銬抻到床上,強制灌食,由兩班(白晚)包夾的刑事犯人輪流看管,被迫害致死的當天上午十點左右,王殿仁從小號被架到醫院(當時走路已經困難)灌食。據目擊者講,王殿仁在醫院裏還給看管犯人講大法真相,但他身體已是極度虛弱,到下午二點多鐘,看管犯人發現王殿仁昏迷,搖動呼叫也沒有反應,趕緊叫來獄醫王志國(醫德極差,犯人叫其「王獸醫」),王用很粗的針頭扎王殿仁的腳心也沒有反應,採取急救,過了一會,王殿仁慢慢甦醒。

到三點半左右,教育監區監區長尹首東來到醫院,犯人也向其告知了王殿仁的情況。這時已到了下午四點,獄醫四點下班時,問「王殿仁是住院還是送小號」。尹首東看到王殿仁仍不放棄信仰,就不顧王殿仁的身體情況,說「送小號」。

到晚上六點左右,小號警察來通知,要求白班的看管犯人去小號,(沒讓晚班去,目的是縮小知情範圍)。到小號後看到王殿仁已經不行了,看管的四個人用一棉被抬著就往醫院送,據講抬到半路,人已死亡。

(六)因白山市江源區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導致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徐會建,男,時年四十一歲,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九十年代中期曾就讀於長春光機學院。

徐會建出獄回家後
徐會建出獄回家後

在失蹤將近兩年後,家人偶然在一張報紙上看到了他的消息,才知道他遭綁架並已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年,關押在吉林監獄。家人去監獄探望,發現他已經瘦得皮包骨,無法想像這幾年他遭受了怎樣的非人折磨。

十年冤獄期間,徐會建多次遭受酷刑迫害,加上生活條件惡劣,心理壓力巨大,致使他感染肺結核病,嚴重時更多次咳血。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獄回家後,徐會建的身體也沒能完全恢復,一直咳嗽,時常咳血。後來他的胸腔已經嚴重變形,無法躺、右側臥、仰臥,只能左側臥且非常痛苦,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會兒。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在經歷一陣很嚴重的咳血後,徐會建停止了呼吸,再也沒有醒過來。

(七)因前郭縣法院非法判刑後僅6天即被監獄迫害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董鳳山,男,松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董鳳山被松原國保大隊和松原寧江區二分局綁架、抄家搶劫。

董鳳山和女兒
董鳳山和女兒

董鳳山綁架後非法關押於松原市善友看守所迫害,期間遭受酷刑折磨。後被松原法院非法判刑九年,整個過程都是黑箱作業,其家屬未得到任何消息。董鳳山依法上訴,但法庭維持原判。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董鳳山被送往吉林省四平市鐵嶺監獄,僅僅六天時間即死去。據現在所了解的情況,法輪功學員董鳳山是被四平監獄所謂「教育監區」幹事李海峰、郝玉林指使犯人活活打死的,右胸被鐵锨把兒砸了一個窟窿。

(八)因延吉市法院非法判刑而遭監獄迫害死亡的法輪功學員

郝迎強:男,時年四十九歲,漢族,原吉林省延吉市糧食儲備庫保衛科科長。郝迎強在延吉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後,二零零二年五月份被秘密判刑八年,劫持到吉林監獄繼續迫害。

郝迎強
郝迎強

腰傷感染、潰爛出一個大坑
腰傷感染、潰爛出一個大坑

郝迎強被轉關到吉林監獄後,獄警孟海軍指使刑事犯用木板、木凳等凶器死命的擊打郝迎強的頭部、腰部和兩肋,郝迎強的左臉的一塊骨頭被打折,腰部造成嚴重傷害爛了一個大坑。

郝迎強被接出監獄後,家人發現他腰部淋巴潰爛的洞裏有一塊腰骨頭裸露在外邊,左臉部顴骨斷裂,肺部積水呼吸困難,手指蓋發青、瘀血,有明顯的砸壓痕跡,右耳無聽力,大便帶血,肝部打壞,肝功能喪失,肚子脹大,全身浮腫、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極。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強在痛苦中離開人世。

結語

中國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條至第三十八條所規定的「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人格尊嚴不受侵犯」;《世界人權宣言》(直譯為《普世人權宣言》)在序言中寫道:「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第十九條規定:「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使中國的法治建設出現了大倒退,依法治國不僅成為口號,甚至成了玩笑,中國之所以出現今天如此之亂象,完全是由於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所引發。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法輪功學員都是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在指導自己修煉,在社會上努力做一個好人,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把這樣一群好人當成了罪犯,肆意綁架,判刑,迫害。那麼執法者是不是在犯罪,是不是真正的罪犯?天理能容嗎?

善惡有報是天理,天譴惡報如影隨形!追隨江澤民積極迫害法輪功的上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蘇榮、李東生、王立軍,下至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警察等,陸續遭惡報,或以貪腐的罪名送進監獄、或被病痛折磨喪命、或連累家人。你可能想,我現在挺好的,沒有遭報應啊!但是,只要你做了迫害好人的事,報應是絕對躲不過去的。而且這些報應只是人間的報應,只是報應的開始,更可怕的報應是老天爺讓他們償還罪業的懲罰。

縱觀人類歷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希望那些仍在誣判、冤判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人員,不要執迷不悟,立即懸崖勒馬,別再助紂為虐,不要像機器人一樣任人擺布。中國一句話叫:兼聽則明。多聽聽不同的聲音,多了解了解大法真相,善念可以改變著自己和社會與未來。中國百姓希望中國的法制能夠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等執法人員都能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檢法司人員應有的尊嚴。

附表1:吉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責任單位(不完全統計)

地區 吉林監獄 四平石嶺監獄 公主嶺監獄 長春鐵北監獄 吉林省女子監獄 九台看守所 吉林市公安局 舒蘭市公安局 樺甸公安局看守所 四平市看守所 伊通縣看守所 遼源市看守所 延吉市610 和龍市看守所 合計
長春 5 2 2 6 1 16
吉林 2 4 1 6 1 1 2 17
四平 2 1 1 1 5
通化 3 1 4
白山 2 1 1 1 5
遼源 1 1 3 1 6
松原 1 1 1 1 4
延邊 3 2 1 1 1 8
合計 16 8 10 3 18 1 1 1 2 1 1 1 1 1 65

附表2:造成吉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責任法院

一審法院 長春 吉林 四平 通化 白山 遼源 松原 延邊
長春中級法院 2 1 3
長春南關區法院 2 2
長春朝陽區法院 1 1
長春市寬城區法院 1 1
長春綠園區法院 1 1
長春二道區法院 1 1
長春市法院 1 1
榆樹市法院 4 4
九台市法院 2 2
德惠市法院 2 2
15 1 1 1 18
吉林船營區法院 2 2
吉林昌邑區法院 1 1
吉林龍潭區法院 2 2
吉林市區法院 2 2
舒蘭市法院 2 2
樺甸市法院 3 3
蛟河市法院 2 2
磐石市法院 1 1
永吉縣法院 1 1
16 16
四平市法院 1 1
公主嶺市法院 1 1
梨樹縣法院 1 1
伊通縣法院 1 1
4 4
通化市法院 2 2
集安市法院 1 1
輝南縣法院 1 1
4 4
白山江源區法院 2 2
靖宇縣法院 2 2
4 4
遼源中級法院 3 3
遼源市法院 1 1
遼源龍山區法院 2 2
6 6
松原寧江區法院 1 1
乾安縣法院 1 1
前郭縣法院 1 2 3
1 4 5
延吉市法院 7 7
和龍市法院 1 1
8 8
16 17 5 4 5 6 4 8 65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