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綜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中國大陸綜合報導)據明慧網2017年上半年(1月至6月)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不完全報導統計,在全國12個省、直轄市發生了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的悲慘案例,這些省市包括:安徽、北京、甘肅、廣西、河北、河南、黑龍江、湖北、吉林、遼寧、上海、四川。

在12個省、直轄市有1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同時有8名法輪功學員家屬因親人遭迫害承受不住打擊而悲憤離世。

以上僅是對2017年上半年明慧網報導的不完全統計,肯定還有已被迫害致死但沒及時報導出來的法輪功學員。本文對2017年上半年報導的往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因不確定以前是否已做報導,所以未作統計。

一、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情況統計

2017年上半年1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
圖1:2017年上半年1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

表1: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按省、市分布情況

省、直轄市總數
安徽1
北京1
甘肅1
廣西1
河北1
河南1
黑龍江1
湖北1
吉林4
遼寧2
上海1
四川2
總計17

表1顯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最多的依次是:吉林4人,遼寧、四川各2人,安徽、北京、甘肅、廣西、河北、河南、黑龍江、湖北、上海各1人。

二、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遭不同迫害致死分類統計

圖2: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分類統計
圖2: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分類統計

表2: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遭不同迫害致死的分類統計

省、直轄市監獄致死非法關押致死總數
安徽101
北京101
甘肅011
廣西101
河北101
河南011
黑龍江101
湖北101
吉林224
遼寧202
上海101
四川202
小計數13417
百分比%76.4723.53100

表2顯示,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情況分兩類,在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有13人。佔總數的76%,在非法關押中致死的有4人,佔總數的24%。

(一)監獄致死

在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在監獄中離世、判緩刑的在家中離世的、非法判刑保外就醫的和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後放回家,身體得不到恢復離世的,都包括在其中。

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共13人:安徽1人:白傑,北京1人:賈玉萍,廣西1人:呂瑞珍,河北1人:郭道友,黑龍江1人:劉福財,湖北1人:黃海林,吉林2人:孫玉發、劉淑豔,遼寧2人:杜景芹、祁慶元,上海1人:柏根娣,四川2人:何先珍、程懷根。

案例一、被枉判十年 安徽亳州市白傑被迫害致死

白傑,男,原本是安徽亳州市工商銀行的一名職員,一九九五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轉法輪》〈第一講〉),明白了不失不得、善惡有報的天理。從此他在工作中、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善待他人、禮讓他人、寬容他人,努力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二零一六年春天白傑卻因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冤判十年徒刑。白傑在獄中,獄警唆使犯人打他,本來在看守所被迫害致重病的他,更是雪上加霜,監獄管理人員根本不顧他的死活,因他給人講真相又把他關進小號迫害,致使病情更加惡化。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家屬接到監獄人員的電話,說白傑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八點出現腦溢血症狀,昏迷不醒,今天上午八點送醫院搶救,家屬趕到那裏,隔著玻璃看到白傑在重病監護室裏搶救,也不讓家屬靠近。到底白傑甚麼時間病的,為甚麼當時不送醫院,家人不得而知。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白傑被宿州市監獄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五歲,遺體被強行火化,家人帶回的是白傑的骨灰。戰友給他穿衣服時看到,平時一米七八、體重一百七八拾斤重的他,身上只剩下骨頭,臉瘦的變了形 ,看著嚇人,幾乎認不出來是他。

在醫院搶救的十幾天裏,當局只允許家人在規定的時間裏,隔著門窗的玻璃看一眼。即使在搶救期間仍然用腳鐐鎖在床上,直到死後才把腳上的腳鐐去掉。

案例二、吉林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淑豔被迫害致死

長春市榆樹市現年六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淑豔,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劉淑豔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樹市刑事偵查大隊二中隊長閆國輝和管瑞川從山東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三年,於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監獄迫害。

劉淑豔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因絕食反迫害,遭受強行灌食十二天,關小號十天等迫害下,已經奄奄一息了,被吉林省女子監獄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醫院治療,經過化驗、採血等處理後方才通知家屬,沒等家屬到場就急於動手術,監獄方和醫院方用恐嚇的口氣在電話裏強制要劉淑豔的女兒表態馬上動手術,家屬考慮到邪黨江澤民政法系統和醫院這些年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頻頻發生,就在電話裏強調,家屬不到場不許手術。

劉淑豔的女兒趕到醫院已經是下午了,一看母親劉淑豔已經不行了,意識不清,脈搏跳動微弱,就剩一口氣了,當劉淑豔女兒問大夫手術的成功率是多少時,大夫卻說:「我不能說成功幾率有多少,如果說成功率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叫你攤上算你倒霉。」劉淑豔女兒與警察交涉辦轉院,回當地救治,監獄警察說保外就醫手續沒下來,監護權不在你那。就這樣被他們拖到第二天下午一點多鐘才辦完保外就醫,監獄方才同意家屬把人接回來。

回來後當地的醫生說沒有希望了。就這樣劉淑豔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晚八點五十分含冤離世。

案例三、遼寧撫順杜景芹含冤離世

杜景芹
杜景芹

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杜景琴女士,六十七歲,原在撫順縣縣誌辦公室工作。杜景琴修煉前曾一身病,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變得健康。

杜景琴因不願放棄信仰,繼續修煉,她曾四次被綁架,並被勞教一年,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杜景琴被第二次綁架到撫順看守所。五個月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杜景琴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一進獄,獄警就用酷刑對她進行強制「轉化」:十幾個犯人把杜景琴按倒在地,穿著皮鞋的腳飛來飛去的踩在她的身上、手上。

期間,犯人毒打她數日,不讓吃飽飯、不讓睡覺、不讓穿棉鞋、拖拽頭髮撞牆。杜景琴仍拒絕所謂簽字,最後犯人只好替簽。

杜景琴不承認犯人的簽字,堅持「真善忍」信仰,被關進冷凍倉庫,獄警把地板掀開,逼她在水泥地上站著,看管的犯人進去一會就呆不住,凍跑了。

杜景琴還遭拳打腳踢、罰站、不讓睡覺、蹲小號十三天。後來血壓高220,被送入醫院,回監舍後,獄警逼她戴監牌,她不戴,四、五個犯人把她按在地上,拳打腳踢,她身上、腿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

在監獄非法關押一年半後,杜景琴突然得腦血栓,記憶力明顯減退,語言遲鈍,監獄也不放人。直到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四年冤獄到期才被釋放。

杜景琴回家後生活幾乎不能自理,血壓高仍是二百,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突然腦出血住院十天,醫療保險被解除,住院費用全部自備。多年來身心受到傷害,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

案例四、上海柏根娣被迫害致死

柏根娣
柏根娣

上海法輪功學員柏根娣女士,原北京石油部人事幹部、東海石油的中層領導,在中共對法輪功十八年的迫害中被非法抓捕六次,遭冤獄迫害近十四年。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日,徐匯公安分局在大街上非法抓捕了柏根娣。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上海市徐匯區法院非法判決柏根娣刑期六年半。上訴於六月十八日被駁回,二零一三年六月劫持到上海女監。

柏根娣入獄後,一直被關在小號迫害。有包夾透露,直到十冬臘月,仍看到小號中的柏根娣穿著夏天的短衣、短褲。而那時,人穿著羽絨服還嫌冷。家人送去的衣物,被多次提出提進,據稱「上面」有話,不能給她穿,因為她不屈服。直至二零一四年春天,家人找到駐監檢察官,她才被從五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小號調入三監區。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下午,已經六十五歲的柏根娣在上海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至松江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神志時斷時續。後從重症監護室治療轉入家中靜養,柏根娣就越來越呈現出記憶力衰退和時而清醒時而封閉的狀態,由於監獄迫害的創傷使她時不時把身邊的親人和所住的地方當作監獄,並且無目的重複著相同的動作。

當她有所記憶恢復,並能與人交流時,突然在九月三十日再次昏厥,被送入附近的醫院,之後,她就越來越呈現出思維混亂和記憶喪失,並胡言亂語的狀態,甚至連自己的家人都不認識了。之後她進食越發的困難,原因可能是她在監獄裏被下毒的體驗,使她一直把家人給她吃的食物當成「有毒」而拒食,但是,她的精神卻奇怪的異常亢奮,使家人疲憊不堪。她想學法,但是,眼睛卻已經看不清東西了,也越來越不能自主和清醒的學法和煉功了。

之後在十一月三十日和十二月二十九日,又突發昏厥和臉部抽搐的症狀,被家人再次送入第六人民醫院醫技樓八樓的腦內科病房。在這期間,她經常頭痛欲裂,不食茶飯,靠輸液為生。她所住的樓外一直都有610的人員監視,甚至是在醫院裏,也是這樣。

案例五、四川省西昌市何先珍被迫害含冤離世

何先珍,女,生於一九四九年十月,家住西昌市301家屬區,她曾經是一個全身有病的人,特別是腰椎間盤突出,家人都看的到她腰部骨頭彎得翹起,她平時走路都只能歪著身子,而且半邊身體冰冷,天天從肩膀到腳後跟貼滿膏藥,因為貼膏藥次數太多連皮膚都扯爛了……

後來,因看到親戚修煉法輪大法神奇康復的奇蹟,何先珍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沒想到全身疾病修煉半年過後也好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到西昌市西寧鎮西鄉鄉講真相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西昌市看守所。在長期的非法監禁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原本健康的老人一度被迫害出現重病,住進西昌市市醫院。據悉市國安大隊曾要何先珍的家屬出醫藥費,才把重病的老人取保回家。家屬由於拿不出錢,不敢過問。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何先珍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西昌市法院非法庭審後非法判了刑。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據監獄方稱,何先珍突然出現腦瘀血,在簡陽市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後來何被醫院做了開顱、背部穿刺等手術,後何先珍一直昏迷不醒。期間監獄為甩脫包袱幾次要求家人去接人,因家屬根本無錢無力照顧老人而作罷。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何先珍家人接到監獄通知,說何先珍去世。老人去世後,監獄在家人一再要求下只出火化費和家人車旅費。好好一個人被迫害進監獄後,就這樣含冤死於獄中。至今監獄方無任何其它表示。

(二)非法關押致死

在非法關押中迫害致死的包括在看守所、拘留所等地非法關押期間離世或在關押期間造成重病回家後致死的共4人。

在非法關押中離世的有:甘肅1人:張秉武,河南孟州市1人:柴玉蘭,吉林省大安市1人:韓紅霞,吉林長春市1人:于桂香。

1、甘肅張秉武被迫害致死

甘肅靖遠縣法輪功學員張秉武,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為揭穿中共謊言的欺騙,在本地張貼真相海報。五月十七日、十九日,張秉武被綁架,非法關押在靖遠縣看守所,迫害致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上全是針眼。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靖遠縣看守所所長和兩個警察找到張秉武的家裏,偽善地說:張秉武是「腦瘤」,我們上報法院保外就醫,你們去法院辦理手續。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靖遠縣看守所所長和一個警察把張秉武送回家。警察做了壞事,怕白天有人看見,所以晚上趁黑送回家。

張秉武回家後,目光呆滯,反應遲鈍,大小便失禁。從看守所回來時,就給穿的紙尿褲,大小便自己沒有任何感覺。吃飯沒有飢飽,有多少吃多少,看到甚麼吃甚麼,說話不正常。問他甚麼,他答非所問,還表現的一本正經。人整個癡了、傻了。當有人在他面前舉起拳頭、作出要打他的樣子時,他就嚇得趕緊躲閃。問有沒有人打他,他無法回答。靖遠縣一個知情警察告訴他身邊的人:這個人(張秉武)已經不行了,病得不行了,超不過一個月(就會離世)。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張秉武被迫害含冤離世。

2、河南孟州市柴玉蘭被迫害致死

柴玉蘭
柴玉蘭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河南省孟州市國保大隊王功軍、邢發山等人,非法闖入柴玉蘭家中,以她給同修資料為藉口,將柴玉蘭綁架,劫入焦作市看守所。警察王功軍問柴玉蘭還煉不煉法輪功,柴玉蘭說煉,王功軍說非得給你往死處弄。

柴玉蘭在看守所裏被迫害得脊椎骨折了,肋骨折了一根,不會大便,爬都很困難,眼看就奄奄一息時才送往焦作市醫院,還被戴著手銬腳鐐。

柴玉蘭痛得吃不進東西,瘦得皮包骨頭,骨癌轉移全身。就在這時醫院有一位好心人告知家屬,家屬到焦作醫院,和警察理論,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才讓家屬把柴玉蘭帶回孟州市醫院看病。

可惜因病情嚴重,就醫為時已晚,柴玉蘭於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去世,終年六十二歲。

3、吉林省大安市韓紅霞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大安市公安局原國保隊長隨豔龍、牟子敬伙同安廣鎮派出所長宋有文(原安廣鎮派出所所長),李寶江(安廣派出所指導員)等七、八個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王毅家,將正在他家的韓紅霞綁架,又非法抄韓紅霞的家,並將她非法關押到白城市看守所,炮製構陷材料,企圖對她非法判刑。

被非法關押在白城市看守所期間,韓紅霞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但國保大隊原大隊長隨豔龍,和現任大隊長王雷、牟子敬等漠視生命,仍然關押不放,導致她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家屬突然接到韓紅霞病危通知,韓紅霞已經奄奄一息,三月八日被送到長春醫院,醫生診斷肺部感染、積水,導致肺部衰竭。(疑是灌食造成的)三月十日晚被迫害致死。被綁架前,韓紅霞的身體一直非常健康。

一個按照真善忍做事的好人,就這樣被虐殺了,家屬不能接受這種殘酷迫害致死的事實,遺體暫時不火化,要請律師走法律程序,狀告相關責任人,伸張正義,討回公道。

4、吉林長春市于桂香被非法關押迫害致死

長春市九台區今年六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于桂香老太太,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九台拘留所,六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

于桂香老人,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但身體健康了,而且為人善良,熱心,愛幫助別人,是鄰居們公認的好人。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了,也想把這樣好的大法告訴別人,使更多的人都能有個好的身體。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于桂香老人將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受益,和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的美好講給他人時,被受中共邪黨謊言宣傳迷惑、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非法抓捕。在製造的一系列所謂「證據」下,關押到九台馬家崗子拘留所遭受迫害。

老人在非法迫害面前拒絕任何簽字、照相和按手印等審訊和迫害程序,而九台公安局和拘留所仍然對老人構陷罪名,非法關押,而且九台馬家崗子拘留所沒有對老人做任何體檢程序,不顧老人因審訊造成的身體不正常狀態強行關押到拘留所。

在關押的前兩天,老人出現身體嚴重的不正常狀態,報告到拘留所主管部門,希望給老人做必要的檢查或保外就醫。而拘留所和公安部門則互相推諉,瀆職,以各種藉口拖延和不為老人做檢查和保外治療,無視六十五歲老人的不正常身體狀態,強行非法關押,直至六月二十日晚,老人在衛生間中倒下,從此再也沒有甦醒過來。

三、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家屬因親人遭迫害導致家人離世情況統計

省、直轄市

家屬受精神打擊致死

貴州1
河北2
黑龍江2
湖北1
吉林1
內蒙古1
總數8

2017年上半年法輪功學員家屬因親人遭迫害導致家人離世的發生在6個省:貴州、河北、黑龍江、湖北、吉林、內蒙古,共涉及8名家屬。

貴州1人:田德玉老伴,河北2人:唐山遷安周秀霞的母親、萬永紅父親,黑龍江2人:高雨林妻子、王淑英的婆婆,湖北省浠水縣1人:張新子母親,吉林省白山市1人:劉廣海母親,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1人:法輪功學員趙玉的老伴。

案例一、黑龍江高雨林獄中病重 妻子憂勞過度離世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上午,為營救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的哈爾濱市道裏區法輪功學員高雨林,妻子董豔玲(六十一歲)長期奔走營救勞累過度,在大街上複印獄方辦理保外就醫所需材料過程中,突發心肌梗塞倒地,拉到醫院搶救無效,離世。

從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高雨林被綁架至今,妻子董豔玲一直在奔走營救,先後去過哈爾濱道裏區國保大隊、新發派出所、道裏檢察院、呼蘭監獄、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等地方,體重從一百一十多斤瘦成八十多斤。 從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得知高雨林病重消息,多次去呼蘭監獄要求獄方給高雨林辦理保外就醫,集訓三個月中,呼蘭監獄各部門互相推諉,對家屬故意隱瞞高雨林患心臟病和高血壓高達二百五十的病重實情,一直在延誤高雨林的病情。

二零一七年四月上旬,高雨林被分到呼蘭監獄十四監區,十四監區的警察幹部答應家屬給高雨林辦理保外就醫手續,讓高雨林妻子回去準備相關材料複印件送過來。

就在高雨林馬上要辦理保外就醫回來的當口,妻子董豔玲由於長期奔走營救勞累過度,擔心丈夫病情,家裏有債務等各方面的壓力下,在大街上為複印呼蘭監獄辦理保外就醫所需材料過程中,突發心肌梗塞搶救無效,離世。

案例二、黑龍江佳木斯王淑英的婆婆雄萬春老人憂心離世

今年88歲的雄萬春老人的兒媳王淑英於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被佳木斯市向陽公安分局和轄區的西林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

王淑英女士原來滿身是病,弱不禁風,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全身疾病一掃而光,而且精力充沛,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勁,更主要的是她知道了如何做人,做好人,以德為重,善待他人。王淑英在單位工作努力,不計較個人得失;在家裏,教育孩子奉公守法,她孝敬公婆。

二零一六年過年期間,因王淑英被迫流離失所,不能在家盡孝照顧老人,老人惦記兒媳的安危,鬱悶,心慌意亂,兒子一上班,老人沒有人照顧,吃不好睡不著,一病不起,住進了佳木斯市中心醫院。流離失所在外的王淑英得知老人住院,還戴著大口罩,冒著被綁架的危險,去醫院多日精心照顧病床上的老公公。

老人出院時,王淑英已被綁架了,怕老人承受不住打擊,沒敢告訴他兒媳被綁架,這事一直讓老人蒙在鼓裏。家裏沒人照顧老人,老人只好去了在上海住的大兒子家。老人得不到流落在外兒媳王淑英的消息,擔心、恐懼,焦慮成疾,又在上海住進了醫院。

二零一七年過大年時,仍沒有兒媳的任何消息,過年了兒媳也沒給他打電話問候,他便心生疑慮,就想,是否兒媳又落難了?老人放心不下,就給兒媳的妹妹打電話,了解兒媳的境況。為了安慰老人,王淑英的妹妹也沒敢告訴姐姐已被綁架判刑的事。由於年齡大了,本來身體就不好,加上對兒媳的擔心,病情逐漸加重。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日,老人由上海回到佳木斯,仍不見王淑英的蹤影,老人有時呆呆的瞪著眼望著,一天一天的等,一天一天的盼,一直等了十八天,也沒看到比親生女兒都孝心的兒媳王淑英來到身邊,帶著遺憾離開了這個世界。

三、結語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17名法輪功又被江澤民集團奪去寶貴的生命,同時還有8名法輪功學員家屬因親人遭迫害,承受不住精神打擊而悲憤離世。這正是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邪惡命令的具體體現,這也充份展現出中共的惡魔本性。

人類是這個世上最為珍貴的生命,是不能被隨意殺戮的。因為每個人都被高級生命監察著,人做了好事,會給人福祿賢德,做了壞事就有個人病業災禍。高級生命在微觀中平衡著人與人之間福報與災禍的轉換。所以說「三尺頭上有神明」可不是一句空話,高級生命分毫不差的記載著人們行善、作惡者的功與過。到時候就會找人算總賬,是福?是禍?全部領走,甚至行惡者還要遭到更加嚴重的懲罰。

大法弟子是道德高尚的好人,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殺害了他們,行惡者也就犯了這世上最大的罪,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這個宇宙的規則就是維持平衡,等價交換。你毀壞了一個價值十元的東西,你要給人家價值相當甚至略高的賠償;你毀壞的是一個無價之寶,你要用甚麼去償還?修煉人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生命,是要成為走出自私、超越凡俗的高級生命的,所以有史以來,聖者一直都在警告人類:謗佛謗法、殘害修煉人是人類最嚴重的罪惡,違者會給自己造下償還不清的罪業。當今那些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人們都是源自微觀中高級生命的控制造成的。

江澤民邪惡集團為迫害法輪功,把殺害好人「合法化了」,鼓勵公檢法人員作惡、鼓勵他們殺人。江澤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秘密命令,徹底擊垮了早已被洗腦的不守法、向錢看的公檢法司人員的道德底線,所以被欺騙、被操控的公檢法人員,覺得自己是執行中共頭目江澤民發的命令,好像有了靠山,所以才不管對錯的無度行惡。豈不知這些人不久的將來就要償還被他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所承受的痛苦。

常言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人命關天的大事,誰能當別人的靠山?江澤民的性命都被神明掌握著,惡報馬上臨頭,先看看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郭伯雄等等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人,哪一個有好下場?隨著這17位高貴生命的悲慘離世,將要有多少殘害他們的惡人去償命?神知道,當惡報上身時他們自己也就知道了。

所有進入了迫害法輪功,無度行惡程序的人,走上的都是一條自毀的路。法輪功學員十八年來頂著壓力以各種方式和平講真相,就是想讓上了江澤民當的公檢法司人員停止做惡,退出邪惡組織,以免日後受到法律制裁、墮入悲慘至極的無間地獄,錯過了這千載難逢的得救機緣。然而還是有那麼多糊塗同胞不能醒悟,仍然在做害人害己的傻事。

我們用最真誠的心在呼喚:還有能醒悟的同胞嗎?快快停止殺戮,將功補過吧,上天給我們的機會不多了,等那個天門關上的時候就沒有任何希望了。萬望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