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法中歸正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新學員,在這一年多的修煉中深感有太多太多的不足,甚至認為自己算不上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但深受慈悲偉大師父的保護,沐浴在法光中,受益良多。現在把自己在修煉中作為一名企業管理者在工作中遇到的與在法中歸正自己的點滴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對照大法 工作中分清自我

我是建築行業的一名企業管理人員,深感市場經濟社會大環境的複雜及建築業市場競爭機制的不完善,在江澤民貪腐淫亂專權把控的市場體制下,引發著市場不正當競爭及形成的一些不合法的潛規則,使法律、道德、人心急速下滑。

在企業經營管理當中如果不給當權者所謂的利益(即賄賂及提成),幾乎不可能在建築施工企業的市場獲一席之地!即使是走正規的法律程序──工程經過「公開、公正的」招投標形式,也同樣如此,那只不過是一個表面看起來「合理合法」掩人耳目的形式而已,就像貪官通過一些手段把黑錢洗白是一個道理。也就是說這種暗箱操作已經成為行業中的潛規則了。即使拿到工程後,在工程管理運營當中,對甲方(業主方)及監理公司管理人員同樣要做到「禮節性」的賄賂,層層扒皮。否則企業應得的利益或正常的簽字手續也不給正常辦理,包括工程竣工後工程審計,符合不符合審計工作程序都得做到「禮節性」賄賂,如想爭取更大或合理利潤空間或儘快審計結束出審計報告那麼就得加大賄賂的力度,否則就不能正常辦理,如果不能正常辦理,你的工程墊資款或微薄的利潤就拿不到手,就會導致企業在市場中走入困境或不能良性循環……這些習慣性做法無形中已經形成了建築業當中的潛規則、行業慣例了。寫到此我對師父講的話似乎有了更深的理解:「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類社會沒有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了。」[1]

九十年代我曾經在央企管理崗位工作,親歷步入市場經濟央企機制轉型的承包經營管理工作中,承包經營了木材加工廠,那時年輕真心希望在改革大潮中能幹出一番事業,隨著大環境影響請客送禮就成了經營管理者的家常便飯了,為了拓展市場在週六週日有時一晚上送禮能跑五、六家,請客更是家常便飯了,中午、晚上基本上都是在飯店。每天二十四小時基本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請客、送禮、簽約、收款等,思想基本處於麻痺狀態。處於那種狀態的我在當時並沒有意識到不妥或有甚麼不良後果,我有時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迅速旋轉的陀螺,似乎已經無法支配自己了,完全被企業與日俱增的市場及經濟效益帶來的莫大成就感所帶動而不停的旋轉著。

上述建築業與金融業在市場經濟發展中存在的所謂潛規則及社會現象,今天作為修煉人寫到此我不斷的想起師父講的話:「對一般常人來說已經形成自然了。反正是張口就是個人的利益,腦袋一動就是個人的利益,都形成自然了。但是它不是先天來的,這是後天形成的,這種不好的東西多了,把自己逐漸變成一個複雜的思想。」[2]

對照大法,我意識到那些在名利中鑽營的心不是先天的自我,那些在建築行業的潛規則中不斷隨波逐流、推波助瀾的也不是我此生追逐的理念。那麼,怎麼在法中,摒棄這些紛雜的思想,找回自我、歸正自己呢?怎麼能在法中與潛規則中分清自我;怎麼能在法中一思一念按師父要求的不斷歸正自己,做到正念正行符合法、同化法、圓容法、證實大法。

二、對照大法 從一思一念中歸正自己

我既然認識到了問題的所在,就要對照大法歸正自己,這才是修煉。師父肯定給我安排了一條歸真的修煉路,就看我怎麼對照大法歸正自己了。

我不斷的學法,關於利益方面的講法就多加領悟,師父的法中告訴我們:「因為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能夠在各種利益面前,能夠放下那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2]、「 因為修煉必須得是發自內心的主動去修,你真得能在利益面前、在名情中剜心透骨的傷痛中拿的起來放的下才行。」[3]

可在現實社會中形成的潛規則拉關係走後門、開拓市場經營管理理念幾乎是根深蒂固,在與同修的溝通交流中也逐步從思想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個黑色物質場不徹底清除掉,就無法在工作中走正。原來幾乎把這個不好的東西當成了自己,現在認清了它,就容易下手處理。從分辨、認清、到一出現念頭就否定、放棄,這真是一個過程。放下了靠請客送禮拉關係走後門的做法,逐步意識到要放下對金錢利益的執著及歸正潛規則的做法,在洽談每一個工程項目業務中首先想到的是項目的可行性及相關法律程序,其次是對方的利益方面要嚴格執行法律範圍內允許的居間費用比例,同時不再接觸不相關人員或不懂行人員,避免潛規則中人人參與其中層層扒皮現象,期間特別要修去自己對利益的執著。

因為很多業務還存在返賄賂及重複提成的事,而且時常發生!在修煉大法之前,對上面的返賄賂及施工隊伍的重複提成都視為正常現象了,可今天我修了大法再不會這麼做了。處處要以大法弟子標準要求自己,對每個施工隊伍都要做到一視同仁,不再損害別人利益。一思一念在法中歸正自己。我不斷的去領悟師父的法:「就是在你這個層次當中,在你這個環境當中,你如何把這些個人利益上追求的東西,把這些東西看的淡。你如何做一個好人,多做好事,為別人做好事,如何提高,各個階層都可以修煉。」[2]

三、正念正行中對照大法、證實大法

在去年的一個項目與對方的業務洽談過程中,始終秉持一個修煉人標準,一思一念在法中歸正自己,吃飯不讓對方掏錢,業務洽談涉及到工程利益及個人提成部份,不提及個人部份也不要一分錢,同時闡明自己管理項目的觀點要做到合情、合理、合法,在接觸過程中做事理念及方式得到了對方的認可,不僅證實了大法,也為進一步講真相做好鋪墊。因為大家接觸相處的很好,正好又是同一個屬相,現在都以兄弟相稱。期間給他們(當時在場有鐵路部門退休的某處長)講了大法的美好及天安門自焚真相、貴州的藏字石,對方都比較認可。在談到邪黨執政以來的歷次整人運動時,那位處長深有感觸的談及他的原籍是上海,父親是上海交大的知識份子,五十年代被發配到東北搞建設,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我們彼此有了很好的互動,他們倆還給我談了他們已經知道的不少真相,包括被江澤民出賣的中國領土的真實情況。那個處長當時一直罵邪黨,抱怨都退休了還讓他補交相當兩個月工資總額的黨費,怒稱簡直就是敲詐勒索。

去年下半年,我去山東辦理業務,經朋友介紹認識了當地房地產開發公司的財務總監,在辦理公司業務的同時,我們有長時間的溝通交流機會,便給他講了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平。修煉法輪功不但能祛病健身,還能使人變的誠實,善良,寬容,忍讓。告訴他我從修煉後原來的胃炎,鼻炎,咽炎,嚴重的牛皮癬,失眠等症狀都好了,還告訴他天安門自焚真相、貴州藏字石及邪黨不斷搞運動迫害死八千萬同胞。他都認可,而且很高興的用真名退出了黨、團、隊,他說他看過一遍《轉法輪》,他還問了我關於修煉與看病、吃藥等一些問題,我一一做了解答。後來我還給他送去了二零一七年真相掛曆與台曆,他也送了一些給公司其他辦公室員工。真的很感動,眾生明白的一面被喚醒了。

還有一次在當地聯繫了一位退休的老局長,他是在部隊轉業回到地方幹商業局長,幾年前我們曾相處過一段時間,去年也見過,真是有緣份。因為相處得不錯,再加上共同關注一個項目,他算中間人,於是主動給我付過賓館費用。這要在以前那就不算個事,在常人那兒,工程沒拿下來佔個便宜更是無妨了。但作為修煉人,我們不能這樣做,事後我如數還給他卻堅持不要,我就在合適的時候通過銀行轉給了他。對他也有所觸動,因為在這個行業,以跑項目為由讓人掏費用的太多了,就是大家說的「甲方市場」,所以按照「慣例」,這筆錢是不用歸還的。雖見了幾次面,但一直沒機會講真相做三退。這次見面他領我到朋友公司辦公室去喝茶(那位朋友有事出去了,讓我們先喝茶等他),在溝通了業務及雙方關心的話題後,我把話題轉到了大法及講真相中,他都認可,而且很高興的用真名退出了黨、團、隊。恰在此時,他的朋友回到了辦公室。因我此次是有備而去的,給他們帶了真相台曆,他一進門我就拿出台曆迎上去說:「給你帶好東西來了。」接著就講了真相及三退保平安,老局長也在旁邊說是好事退了吧,這樣很順利的起了化名退出邪黨一切組織。然後我們聊了很多關於公司專業及市場方面的事。得知這位經理畢業於山東大學,以前比較了解大法,但是不知道三退,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讓有緣人得救。離開的時候老局長也主動拿了真相掛曆和台曆,我關照他讓老伴跟外孫好好看看,讓女兒女婿知道真相都退了保平安。他答應著就回家了。

師父和大法賦予我的太多,而我卻無以回報,在此引用同修在交流中的話也代表我的心願:「師父救了我,我再救眾生。」作為被慈悲偉大師尊救度的生命,作為修煉「真、善、忍」宇宙大法的生命,「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 是師父對弟子的要求和期望,我也必將聽從師尊的安排,傳遞大法的美好於千千萬萬的世人,做好救人的使者,讓更多的眾生脫離苦海險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