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過「病業」關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母親最近胳膊上長了個雞蛋黃一樣大的包,裏面有硬心,很疼,沒跟不修煉的孩子們說,幾天前打電話專門告訴了我,我告訴她這是干擾,否定它,多發正念,媽說發正念後,包小點了,我說你繼續發,別老用手去摸它,別理它,該幹啥幹啥,再找找心性,是不是被鑽空子了。昨天,我們幾個同修一起發正念解體最近的「敲門行動」,要走時,我問母親,胳膊上的包好沒?媽說:好多了,還有一小塊,慢慢消吧!我一聽這不還是在給邪惡能繼續迫害自己找理由和藉口嗎?為甚麼要慢慢消,除惡務盡呀!越快越好,不能給它迫害你找任何理由!

師父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們真修弟子都知道,當我們一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的時候,師尊就給我們淨化了身體,從那時起我們的身體就無病一身輕了,再要是這難受、那難受,就是消業,是好事兒,是真修弟子求之不得的要提高、長功的大好事兒!如果把它看成是病的話,這種假相就會變成現實!因為邪惡就會利用我們對病的執著和人的觀念而加大力度干擾和迫害。

記得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幾乎很少過病業關,那時我非常羨慕那些過病業關的同修,認為他們又消業了,又昇華了,我偶爾也會消病業,但很快就過去了,覺得師父怎麼不讓我提高啊!中共開始迫害大法之後,再要出現大的病業關,我想多數是邪惡對我們的干擾和迫害。所出現的病業表現就應該在向內找的同時發正念解體它!我記得師尊說:「迫害不停,正念不止」[2],所以每當遇到身體上的干擾,都長時間的發正念,期間也可以找同修幫助自己向內找,在法上切磋提高,同時請同修一起幫助發正念,有時是幾個小時或幾天,直到邪惡被徹底解體為止。

我體會到如果自己在過病業關時正念不足,或非常難受,就一定要找同修幫助,千萬不要跟任何一個常人說,哪怕是你的至親都不要說,因為他們不可能理解我們是在消業,他們普遍會認為我們這是來病了,那麼相應的干擾就會上來,各種人的辦法都可能被用上,而常人想出的辦法幾乎都是煉功人不能做的,我們這不是自己給自己的修煉設置障礙了嗎?因為常人就會用常人的觀念對待疾病,他們不可能用修煉人的正確觀念對待此事,那麼問題就太嚴重了!一旦聽了常人的辦法,你就不是修煉人了,邪惡就會借此機會鑽空子,從而加重病業的表現,以達到動搖同修修煉的信心!同時客觀上也對證實大法起到負面作用,因為我們周圍知道的人就會對大法說三道四,甚至誤解大法而不能被大法救度。這是多麼嚴肅的問題呀!這不正是邪惡所要達到的目地嗎?

母親跟常人說自己的病業情況也有過。一次,母親晚上睡覺兩腿經常轉筋的疼,她就跟不修煉的妹妹說了,妹妹說這是缺鈣,你得喝牛奶了,母親就同意她給買牛奶。買完奶之後,妹妹給我打電話閒談時說了去給媽買牛奶的事,我問買牛奶幹甚麼?她就說了媽媽兩腿轉筋的事。放下電話我就去了母親家了解此事,我問母親:你缺鈣嗎?媽說:「缺!」我說你咋缺鈣的?母親就講了自己晚上睡覺腿轉筋的事,我問母親:你喝牛奶腿轉筋好了沒有?母親說沒好。我提醒她:你現在喝牛奶是為了補鈣,那這個奶就變成了補鈣的藥了,咱們是煉功人,師父早就給我們淨化身體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了,怎麼能吃藥呢?你把牛奶當成治腿轉筋的藥了!母親如夢方醒,問那我腿轉筋疼是咋回事?我告訴她是邪惡的干擾造成的。於是我和母親一起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干擾和迫害,同時向內找自己的執著心,很快母親的腿就不轉筋了,全好了!當然,想喝牛奶就喝唄,這都沒關係,因為它只是食品,而不再是補鈣的「藥」了。

這些都是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的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病業的表現。每一個同修幾乎都能遇得到的,當然病業的表現形式各不相同,就看我們自己是否時刻把自己當成一個煉功人,是把自己當成常人還是當成修煉的人。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