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七年關押迫害 黑龍江林秀梅走出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是黑龍江省綏化市慶安縣法輪功學員林秀梅七年冤獄期滿的日子。早晨四、五點鐘,林秀梅的親屬和朋友們驅車前往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頂著小雨靜靜地等候在那裏,期盼著與歷經磨難的林秀梅的相聚。

林秀梅原單位的同事、慶安縣國保大隊的警察共出動兩輛車也來了。

上午十點二十分左右,林秀梅被接出監區。七年的冤獄迫害使原本漂亮豐腴的她,變的消瘦蒼老了許多,門牙也掉了,是酷刑反迫害時被監獄灌食時撬掉的。

親友們雙眼噙滿淚水,是喜悅?是傷痛?百感交集也形容不了那一刻的心情。親友們買來了鮮花,簇擁著迎上去,為她獲得自由而喝彩。七年來,她始終堅信大法,酷刑中九死一生,沒向邪惡妥協,沒有絲毫動搖她對大法的正信。

在監獄門外,林秀梅換上家人開來的車,從哈爾濱一路回到了慶安。一路上國保大隊的車一直在前面,說是要林秀梅到六一零簽完字後才能回家。

林秀梅女士,一九七二年生。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以來,她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在齊齊哈爾被非法勞教多年,被單位開除,導致家庭支離破碎,孤兒寡母到處流浪,艱難度日;孩子三、四歲時就離開了母親,如今已十一歲了。林秀梅的弟弟林樹森被非法關押累計達八年半之久,弟媳被中共人員逼迫打掉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後離婚另嫁他人。

七年前,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下午,綏化市「610」惡警王淑波、李劍飛、劉鯤鵬、張衡權等人在楊慶斌的指使下,非法闖入流離失所在綏化的林秀梅家,強行綁架了她和她丈夫潘順,並掠走了價值6萬多元的私人物品,家裏一片狼藉,連豆油和洗衣粉也被順手牽羊,兩天後才通知家屬。幼小的孩子無人照顧,每天哭喊著要媽媽。


林秀梅三歲的兒子日夜盼媽媽回家,如今十一歲了。

據知情者透露,北林區公安分局警察非法審訊林秀梅時,拿出一張法輪功學員名單,威逼林秀梅構陷他人,遭到嚴厲拒絕。警察李劍飛就逼林秀梅喝摻有藥物的礦泉水,林秀梅不喝。李劍飛拿起礦泉水瓶子猛擊林秀梅頭部,林秀梅當場昏過去,警察竟趁機對她注射不明藥物,導致她心臟病發作,瀕臨死亡。

在林秀梅零口供的情況下,北林區公安分局構陷她的卷宗,從綏化市檢察院移交綏化市北林區法院,當地公檢法互相勾結,在不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把林秀梅秘密非法判七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送哈爾濱女子監獄關押。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酷刑演示:竹籤扎手指

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最邪惡的第九監區,林女士歷經酷刑,飽經磨難:遭受過毆打,「熬鷹」(不讓睡覺),凍刑,關小號(牢中牢),坐小凳(臀部坐爛),不讓洗澡、換衣服,用針扎,用髒襪子捂嘴,用牙籤往手指甲裏紮,打乳房、陰部,上大掛,綁死人床等酷刑,和超負荷奴工勞作;冬天單衣澆涼水受凍刑兩天;飯中被下藥,最少有五六次。藥物刺激心臟,損毀神經,導致渾身無力、心動過速經常性休克、身體麻痺、臉部出現面癱類似中風。這一關就是七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她的母親張國珍也迎著風雨等候在那裏。十幾年的迫害,兒女們都遭受長期冤獄酷刑。兒子林樹森大學畢業後在北京工作。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四日,林樹森因為煉法輪功遭北京警方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三年,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轉入北京清河監管分局前進監獄,備受折磨。曾兩根電棍電擊五分多鐘(每根電棍三萬三千伏),電擊頭皮頸部敏感部位;後來警察又拿來一桶電棍,把林樹森衣服扒光上「背銬」,用腳踩實在地。當時六分區所有在班人員一齊上陣,有拿一根,有拿二根的,蜂擁而上,電擊頭、頸、胸、腹、生殖器、腳心等敏感部位長達一上午,一直到電量用盡,毛髮及皮膚燒灼的焦臭味刺鼻,使人十分恐怖。林樹森形容當時感受:「全身像有無數把鋼刀在一片一片往下割肉,類似古代酷刑‘凌遲’極其痛苦,生不如死」。這斑斑血淚,罄竹難書!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張國珍老人向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信,控告致使她家庭支離破碎、兒女遭八~九年冤獄折磨的元凶江澤民。林秀梅在獄中也遞交了控告信。

面對十多年的迫害及生活的艱辛,現今六十七歲的張國珍老人沒有被擊垮,滄桑中帶著堅毅與期盼!老人每年都來看望被非法關押的林秀梅,盼望她早日回家,整整七年,多少個日日夜夜啊,今天終於等到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澤民瘋狂發起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迫害,致使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長達十八年的浩劫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並造成現在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社會秩序混亂,經濟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統的混亂黑暗。

目前二十多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將迫害元凶江澤民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法輪功學員訴江,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

願綏化、慶安的公檢法司等相關人員,看清形勢,停止迫害,將功補過,別再充當迫害的替罪羊了。 610的頭子李東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大大小小公檢法官員已落馬遭報入獄;將迫害者繩之以法的那一天為時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