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 我成為真正的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二月,看到明慧編輯部《關於全面停止發放神韻大陸光碟的通知》後,我更加深刻的體會到「黨文化」太害人,從內心想去除它,卻苦於長期生活在中共統治的環境下,已經認識不到它,分辨不出它來了。

一下想起師父講的法:「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1]是啊,我不就是那個「瓶子」嗎?只有把髒東西倒出去,我才能浮起來啊。可是很久以來學法不入心,嘴上念著心裏胡思亂想,總感覺像有個東西隔著,使我學法不得法,也沒有悟到甚麼新的法理,也不像當初那麼渴望學法了。

要改變這種狀態沒有一個突破是不行的,那就背《轉法輪》吧。一直以來我都覺的背法太難了,厚厚的一本書,記不住啊。以前背過《洪吟》,後來也都忘了。剛想背書,畏難的情緒先冒了出來。轉念又想,那麼多老年的、甚至不認字的同修都能把書背下來,我還年輕,更應該可以背啊,況且能否背下來不在年紀而是在於是否真心、真念啊!

我決心要背下來。

背法中出現的各種思想障礙

說著就開始拿起書背。可是思想中各種念頭、各種干擾都來了,嘴上念著這句法,腦子裏不知想甚麼去了,然後發正念滅掉干擾,求師父加持我,再接著背,很長時間才能背下來一小段,背的好艱難。

背到第二頁卡住了。師父說:「我們坐在這裏的人,是來學大法的,那麼你就得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煉功人坐在這裏,你就得放棄執著心。」[1]就這句話,我念了好多遍也記不住。我一下子明白了,這麼多年在內心深處從來沒把自己當成真正的煉功人,從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修煉人。自己不知道,可師父知道,這是在點悟我啊!我震驚了,在這個根本性的問題上自己一直都還沒有搞清楚呢。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從一九九八年得法到現在,我一直是一腳在大法門裏一腳在門外,書是看過許多遍,偶爾想起來就煉煉功,講真相的事做的屈指可數,有時很長一段時間就像個常人一樣,這麼多年我頂多也就算是一個認同大法的常人!

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同時我感覺自己突然破了一層殼,好像此時此刻我才是一個修煉者。真的很汗顏!認識到這個問題了,這句法也就背下來了。

隨後的背法中也出現了很多心:不耐煩的心,著急的心,想放棄的心等等,但因為時刻保持了正念才一邊背法一邊去掉了這些不好的心。在背法中我感覺很多法好似以前都沒有看到過,儘管《轉法輪》這本書看了上百遍了。同時師父講法中的強大的邏輯性也讓我驚訝。師父能把這麼複雜的問題循序漸進的都講清楚了,告訴了我們聞所未聞的法理,給了我們一部登天的梯子,我覺的我對法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這是以前看書時從未體會過的。

背到「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1]這兩句話我總也背不下來,剛開始一直沒有找自己,就是不停的背,潛意識裏覺的自己從來沒有過求名的心。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沒有背下來時,一句法突然打入我的腦中:「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我才明白,不是我沒有這顆心,而是我的這顆心已經根深蒂固到讓我自己一直沒有發現。我發正念一定要去掉它,然後順利的背下來了。

背法中我過了一關

當背到第三講的時候,我過了一關。

一天早上我拿起書剛要開始背法,毫無徵兆的渾身發冷。我馬上向內找為甚麼會突然出現這個狀態?一下子想起來昨夜做了一個夢:在一個很大的銀行大廳裏,一個人要給大家講課,很多人坐那裏聽,大廳有些熱,那個人一揮手馬上就涼快了,大家都覺的這個人很厲害,我的內心很驕傲,「這是我師父!」我想。剛想到這,又想起所有見到過師父的同修都說師父很高大,儀表堂堂。為甚麼我看到的這個師父這麼矮小,還這麼醜呢?想到這時我醒了。

回想這個夢我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錯認了師父!師父說:「你隨便認師父,你要跟他去了,他把你帶到哪一步上去?他都不得正果,你不是白修了嗎?」[1]於是這魔就來迫害我了。我立即盤腿發正念,一個小時過去了,我身上覺的發冷,冷的越來越嚴重,上下牙直打架。

我給遠方的媽媽打電話,讓她幫我發正念。電話剛放下,我不冷了,手腳卻開始抽筋,渾身上下就像電流通過一樣的感覺。

我跪在地上向師父承認錯誤:「師父,是我的主元神不夠清醒,在夢裏錯認了師父,我錯了!」結果抽筋抽的太厲害,直接栽倒在地上,我躺在地上不停的發正念,同時對自己說,以後時刻要保持清醒,哪怕是在夢裏也不能再犯這樣原則性的錯誤。

這時感覺有一根繩子在我身上繞了好多圈,把我牢牢捆住,使我動不了,呼吸困難。剛剛還冷的直哆嗦,現在渾身冒汗。手已經抽的像雞爪,兩個胳膊也抽在胸前,我用腿壓著胳膊想要掰開它,不承認這種形式的迫害,胳膊像鐵棒一樣紋絲不動。我想起了剛剛背過的法:「真正修煉可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容易,你想修煉,就修煉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煉,馬上就遇到生命危險,馬上就牽扯這個問題。」[1]

我意識到這是考驗我能否放下生死,我在心裏說:我不懼死亡,但是我不能死,我還沒有背完法,荒廢了這麼多年剛要開始好好學,誰也別想拿走我的肉身,無論如何我都要跟師父走到最後,我的內心很平靜,很坦然,沒有怕。身體上像電流通過,整個臉都麻木了,渾身抽筋疼的在地上打滾,整個身體抽成了一個團,汗順著頭髮絲掉在地上,嘴也不好使,氣也喘不過來了,感覺整個臉上的肉都在顫抖,我就在心裏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個小時候後一直幫我發正念的媽媽給正在上班的丈夫打了電話,讓他趕快回家看看我怎麼了。丈夫一看到我這個樣子說叫救護車去醫院,我使出渾身力氣說了兩個字「不去」。可是救護車還是來了,把我送到了醫院。

醫生做了各項檢查,血壓,血糖等等全都正常,只有鉀稍微低了點。我躺在床上連翻身都翻不了,我一直在心裏求師父救我,我一定要過去這關。在醫院裏折騰了好幾個小時,輸了兩瓶液,症狀沒有任何好轉。我知道這是過關,不是病,醫院治不了,我想該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該我承受的我一點也不承受,求師父救我。我使出所有的力氣掰我那抽成雞爪形的手,最後掰開了,我覺的自己好了,我一下坐起來了,對丈夫說:回家吧。我自己走出了醫院的大門。

從上午十點多一直到晚上八點,歷經九個多小時,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走過了這一關。

回到家我繼續背法。現在越背速度越快,思想干擾很少了,拿起書就能靜下心來背。感覺書裏的字排著隊往我腦子進。以前學法時那個隔著的東西不見了。就這樣我用三個月的時間背了一遍《轉法輪》。背完後我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我知道我現在是真正的修煉人了。

背法幫助我去掉執著心

背法後執著心去掉了很多。以前利益心和愛佔小便宜的心特別強,怎樣也擺脫不了。背法後我告訴自己這兩個心必須去掉。所有的執著心都不能放過。

一天和朋友去西餐廳吃飯,朋友忽然和我說,這裏的刀叉勺都很好,你拿幾個帶回家去用。我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她看我懵懵懂懂,又說,沒事的,大家都拿。我看著那勺子心想,我現在是修煉人了,不能佔這個小便宜,誰拿我也不能拿。我沒有動心。

從此以後佔小便宜的心沒有了。

沒過幾天,我帶孩子去商場的洗手間,進去關好門轉身發現一部最新款蘋果手機在台子上放著,我絲毫不動心就出去了。我知道這是對我的考驗,我明白我的利益心去掉了。若是在背法以前,在那顆強烈的利益心的驅使下很可能我就把它揣口袋裏了。

師父說:「每個班上都有這種落後的,悟性差一點的,所以你不管遇到甚麼情況都是正常的。」[1] 師父說的就是我啊!正法都快結束了,修的好的同修已經到終點了,我才來到起點。

自知悟性太差,起步太晚了。那天我一下想起了九八年媽媽剛得法時她的一個夢:媽媽領著六、七歲模樣的我在馬路上走,一輛吉普車疾駛過來停在我們身邊,師父從車上下來,媽媽激動的問師父好,媽媽看到師父一直盯著我看,她就想讓我和師父打招呼,我卻一直往她身後躲。師父拿出兩千元錢給我們,因為我們生活條件不好,媽媽說怎麼能要師父的錢呢,無論如何不能要……

夢醒了,媽媽說:「師父一直惦記著妳啊,怕妳迷在常人中,就開著吉普車來看妳。師父多著急啊!」

從頭到尾,千百年來師父都在為我操心,而我就在這個迷的環境中一腳門裏一腳門外的沉浮著。現在能有所轉變都是法的力量,因為用心學法了,一切問題都能正念對待了,執著心去的就容易了,有了法的力量,但凡遇到事首先能意識到自己是修煉人了,沒有法的加持我甚麼都做不了,更別說跟師父回家了。好好學法真的太重要了,那是一切的根本。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師父為我承受的一切!

感謝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

叩拜,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