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法輪功,你媽這回真是沒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去年的臘月二十九,媽媽和弟弟一家在從青島回濟南老家的高速路上,發生嚴重車禍,母親重傷,弟弟一家三口皮外傷,在附近一家縣城醫院簡單處理一下,後轉至濟南齊魯醫院。

那天大約五點多鐘到了齊魯醫院,此時的母親整個人就是一個「血人」,整個頭就像一個氣球似的,面目皆非,雙眼腫的像鈴鐺,透明剔亮,大夫想檢查一下眼睛,用手扒都扒不開,整個額頭全部撞碎,顱骨、頸椎、腰椎、胸骨,等幾處嚴重骨折變形,右小腿折斷,此時的母親已昏迷,在急診檢查完隨後轉到急診外科的重症監護室。

在監護室,心電圖顯示心律最快時到了一百八十下 ,主治大夫幾次找弟弟了解情況,當弟弟說,十二年前,母親做過心臟「單瓣置換手術」,也就是說母親心臟的一個瓣是人造的,而且十二年來,一片藥也沒吃過,更沒有進過醫院,身體一直很好,大夫很驚愕,又問了一句:「不吃法華林嗎?」弟弟說當時剛做完手術時吃了幾天,隨後吃了難受,就停了。因弟弟有顧慮,面對大夫滿臉的疑惑,沒有敢說,媽媽是因為做完手術後就煉法輪功了。

第三天,母親清醒了,儘管心跳還是很快,但她呼吸均勻,並沒有出現象大夫所說的會出現房顫、心慌,氣短等症狀,下面是那幾天探視時間我和母親的對話。

「媽,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兒嗎?」

「知道。」

「你知道你是幹甚麼的嗎?」

「知道。」

「媽,你感覺怎樣?」

「我很好,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著我,隔一段時間就攥攥我的手,身上就像卸掉一些東西,輕快好多。」

「媽,你想甚麼呢?」

「我在背法。」

「背的甚麼法?」

「背《論語》和《心自明》。」

「你背背我聽聽。」

「行。」

「……」

到了第七天,主治大夫給我們說,母親現在情況穩定了,建議儘快做手術,探視時間弟弟給母親說要做接腿手術,母親堅決反對。

第八天,大夫查房時,母親給大夫說,她不做手術,她要回家。大夫再三勸說,母親堅持出院。這樣,第九天就辦完出院回到我家中。

回到家,弟弟和妹夫請來我們當地的一個接骨大夫,把媽媽腿上的石膏取下,對著片子接好骨頭,貼了一帖膏藥,用紙板固定,用繃帶一圈圈的纏好,千叮嚀萬囑咐的離去。

在隨後的時間裏,我和弟弟妹妹們達成共識,在最近幾天,謝絕親朋的所有探視,讓母親安心休養,儘快恢復元氣。主要是擔心我兩個姨和舅舅看到母親的樣子會難過傷心,他們都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

接下來的時間,我和三妹(同修)每天陪母親學法發正念,幾天後,當母親的胳膊能抬起時,就隨著煉功音樂煉功。母親氣色迅速恢復,眼睛也睜開了,能看到東西了,儘管看甚麼都是重疊的,因兩隻眼不在一條線上。

正月十五那天,我姨和舅舅他們不顧弟弟和妹妹的反對,早上八點多,就率領親朋三十多口從六十里之外趕到我家,我一開門,舅舅他們就迫不及待的來到母親床前,母親聲音洪亮的一個一個的和他們打招呼,並一再告訴他們:我很好,哪裏都不疼,我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你們放心。二姨憂慮的說,七十多歲的人了,傷的這麼嚴重,到處骨折,看你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地方,我們更擔心你的心臟。母親樂呵呵的說,我的心臟我師父早已經給我換了。

這時,所有的親戚都擠在母親的床前,聽得一愣一愣的。二姨疑惑的說:「換了?」母親接著說:「是啊,就在兩年前,我吐了四次血,一次大約有半茶杯,以後我心臟裏邊放進去的那個硬硬的東西就感覺不到了,睡覺的時候怎麼翻身,甚麼姿勢都行了,可是在那之前只能一個姿勢睡覺。在醫院裏,我聽到大夫每天和護士說注意我的心臟,說我的心臟怎麼怎麼的,我雖然看不見,可我心裏明鏡似的,我的心臟甚麼問題都沒有。你們看,我在床上就這樣平躺著半個月了,心裏甚麼不好的滋味也沒有。」

弟弟接著說:「當時第一次看見母親吐了這麼多血,把我嚇壞了,我要打一二零,母親不讓,她說心裏很舒服,沒事,師父在給她換心臟,我不太相信。隨後又吐三次,我感覺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好,我們一塊兒出門趕集,看她走路輕飄飄的,走多遠也不累,心不跳,氣不喘,我上了這麼多年學也解釋不了,很神奇。」

就這樣,一屋子的人,你一言我一語,一直聊到中午,雖然他們大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還是被大法在母親身上這種超常的體現所震撼。

舅舅回家後,第二天,給我打來電話,發自肺腑的說:「要不是法輪功,你媽這回真沒命了,我今年不出去打工了,我也要好好的看書、煉功。」幹了幾十年大夫的二姨夫,這些年一直不願退出他視為生命的黨員身份,這次自願的退出了這個邪惡組織。

弟媳曾看過一遍《轉法輪》,在這次車禍中切身的體會到了師父的慈悲保護和修煉的嚴肅,後悔沒有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回單位後退回了自己在工作中收受的所有賄賂(幾百元)。

毫髮無損的弟弟對師父更是感恩不盡,主動的給他的同事親朋講述大法的神奇超常,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三妹夫開始強烈反對妹妹煉功,還因為妹妹煉功幾次到我家裏吵鬧,對我特別抵觸,說我害了我妹妹。這次看到大法在母親身上發生的奇蹟,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再反對妹妹煉功了,兩個女兒跟她媽媽學法也不瞪眼了,對我和母親的抵觸情緒消失了。

經過這次魔難,家人反對大法的變的支持了,支持的更加的敬重師父和大法,全家近二十口人沐浴在佛光之中。

現在的母親很忙,每天煉兩遍功,還要發正念,學法,因母親上學少,認識的字不多,所以學法很慢,對高層法理理解不好,這次摔的這個大跟頭,使她意識到了學法的重要。從出事到今天已有兩個月的時間,母親除了自己不能做飯外,其它的全部自理,包括去洗手間,洗腳等,只要她自己能做的,就不會讓別人幫她做。母親的唯一心願就是,趕快好起來,好出去救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