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女兒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一四年我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一件不幸的事情,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大魔難,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下面我把經歷這件事情的體悟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女兒上班期間,突然肚子疼的很厲害,由她表妹帶她去縣醫院找了一位做B超的親戚,檢查結果是卵巢上長了一個十二釐米大的腫瘤,並懷疑裏面有不好的東西,當時女兒壓力很大。第二天早晨女兒的老闆帶我和女兒一起去市中心醫院檢查,檢查結果也只是一個腫瘤,醫生建議住院治療。

由於當時離女兒結婚日期還有五個多月,她是學醫的,考慮這個東西對以後懷孕會有影響。我也考慮她當時的狀態帶修不修,最後決定在市中心醫院辦理了住院手續,住下後又做了各項檢查,還是沒有查出其它問題,定於三月十七日做腹腔鏡手術。在這期間我也和她交流應該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女兒說:我也是這樣想的,並在這三天時間裏看了─遍《轉法輪》

三月十七日上午做手術,按理說是個小手術,用不了多少時間,可是到下午兩點多了還沒有結束手術,我的心開始不穩了。又過了一會,手術醫生開門出來了,將我及我的家人叫到一起,交待我女兒的病情,醫生說:手術中切除了右側卵巢,後穹隆結節可見有異型細胞,可疑癌細胞,切除大網膜結節,並說取出的東西術中做了兩次鑑定,確診為卵巢癌。術中鑑定準確率為百分之九十五,需要立即開腹手術,生理器官全部切除,否則有生命危險。並拿著單子叫我們簽字。

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五雷轟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丈夫臉色蒼白,蹲在地上起不來了,他要我簽,我渾身抖的無法下筆,我的兩個妹妹死活不讓我簽字。兩妹妹抱著我哭著喊著:「姐姐呀不能簽啊,不能簽,還有五個多月就做新娘子了,出了手術室看見肚子上有了個大口子如何理解,你又如何解釋,孩子能承受的了嗎?別說還有百分之五的希望、就是百分之一也不能放棄啊!」醫生見我們這樣,就把我們推出手術室,叫我們考慮五分鐘做決定,最後由我妹妹簽字,下週再做第二次手術。

就這樣,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幫我化解這一切。後來聽護士說:「當時腹腔鏡儀器已經取下,開腹手術已準備好了,沒想到家屬不同意。」

過了一會,把女兒推出來了,因是全麻,還沒甦醒,由她的老闆及同事照顧她,我和家人坐在樓道就是大哭。就在這時,過來一男子說她女兒也是這樣,去年做了手術,今年已擴散,正在這裏治療。一會妹夫來了,去問了他熟悉的主任醫師,說是腹腔已經滿了。我無法表達此時的狀態,真是感到身心疲憊。

回病房看女兒,這時女兒男朋友來信息,這才想到還沒和他說,以為是小手術,就沒告訴他,事到如今,必須和他說清楚,打電話叫他來後,我把發生的一切詳細的說了一遍。並且告訴他,這門婚事到此為止了,我們不能拖累你,你也是個好孩子,訂婚的禮錢我們會全部退給你。孩子聽後哭著走了。辦完了這件事,我的心反倒踏實了一些。這時,女兒的老闆和同事勸我回家休息,因他們都是學醫的,處的關係和一家人一樣,我也就放心把女兒交給他們照顧。

回家後我無法入眠,給三個同修打去電話,訴說了女兒的情況。 三個同修正念很強,也談了不承認這個假相,同修還提醒我反覆背誦師父《正念》經文,聽完同修們的鼓勵,我才慢慢緩過神來,有點大夢初醒的感覺。因沒睡意,找到丈夫,和他談只有相信師父和大法,才能救我們女兒的道理。丈夫認同大法,我也在心裏默默求師父加持。

晚上十二點多了,女兒男朋友來電話說他也無法入眠,安慰我,並且決定不會放棄這門婚姻。我告訴他如二次手術就不能要孩子了,善良的他做出了領養一個的決定,當時電話兩端的我倆都在哭。他的這個決定,也給我增加了一份責任。

第二天早晨,我和丈夫來到醫院,見女兒已清醒,我問女兒怎麼樣,女兒給了我一句,「媽,你行我就行。」我知道是師父借他的口鼓勵我,促使我正念更足,我告訴女兒背誦師父《正念》經文。這時我悟到不只是女兒過關,也是我的大關,如果這一關過不好會給救度眾生帶來不良影響。我只有通過此事暴露出來的執著心,提高自己。其實我當時甚麼心都有,主要是對女兒的情太重;還有一些負面思維和外圍強加給我的一些負面東西,都是需要轉變觀念所要修去的。悟到這些時,我就反覆背誦師父經文《正念》,越背心裏越亮堂,能感覺到師父在看護著弟子,我的心越來越平穩,中午突然感到師父給我灌頂,身心從裏到外有一種通透感,感到師父又給我拿掉了一層厚厚的壞東西。

下午我妹妹和女兒的老闆拿著從醫院取出的病理,找到我市有名的病理專家去做鑑定,天黑時,妹妹說剛做完鑑定,鑑定結果:一,右側卵巢宮內膜樣腺癌,中、高分化。二:後穹隆子宮內膜異位症。專家說不用做第二次手術了,只吃藥化療即可。聽到此,我知道是師父看到了我的心,用洪大慈悲幫我化解此事。

轉天兩妹妹拿著病理又去了北京,北大醫院病理專家鑑定:(一)符合卵巢交界性子宮內膜樣腫瘤,局灶癌變,癌變成份呈現子宮內膜樣腺癌(一級)表現。(二) 後穹隆子宮內膜異位症。專家說:不用化療,吃藥就行了。轉天,兩妹妹又去了三零一部隊醫院,病理專家鑑定:右卵巢高分化宮內膜樣癌伴顯著磷化,另見部份呈交界性腫瘤改變。

自女兒進手術室,發生的一切還沒和女兒談。女兒清醒後,一直在聽法,同修去了也鼓勵她,我最後決定必須和她談清楚。共同面對這一切。因女兒是學醫的,其實聰明的女兒,早就猜出了這一切,只是不願面對。大約在住院十來天的早晨,我來到醫院,說了她從進手術室到現在,師父一次次的慈悲救度,師父在看管她的過程,一天天的變化,女兒聽完後哭著說:「媽,我現在不是考慮我自己,我是覺的你們這麼多人無私的付出讓我感到羞愧。沒有早點堅持學法。媽,你放心吧,我一定走好修煉的路,這一關一定能過的去。」

正說著醫生來查房,我說己和女兒說了病情,他把我和女兒叫到醫辦室,知道女兒是學醫的,就詳細的給她講了病情,有問有答,女兒始終心情比較平靜。醫生建議二次手術,或趕緊化療。女兒說:回去考慮考慮再說吧。女兒又過了一關,我倆走出了醫辦室,轉天就離開了中心醫院。

兩妹妹從北京回來帶來消息,並作了安排,她們已在北京三零一醫院掛了專家號帶女兒去複診,當時考慮她們的心情,就同意了。在家人的安排下我陪女兒兩次去北京三零一醫院複查,尤其是第二次,是我和妹妹陪她去的。剛買了回家的票準備上車,在北京上班的外甥打來電話,說是辦好三零一醫院住院手續。這時我和女兒交流,女兒當時非常堅定就走修煉這條路,最後順利回家。到家後北京三零一醫院先後給丈夫和女兒打來電話,說給留著床位,希望回去治療。女兒堅定的回答:「我不會去的,你把床位讓給別人吧。」

從此女兒每天和我一起學法煉功,身體恢復也很快。有不正確狀態時,我倆都是同時向內找,在師父的點悟下很快就能歸正。休息了二十來天,就正常上班了。

女兒上班後,我也悟到在名利方面也要嚴格要求自己,就把在這段時間裏同修們的關心給的一些錢全部退還,還有同修們買的一些食品我也合成錢做成了資料費,還有小妹給的兩萬元、大伯哥給的一萬元,也退給了他們。這也是我應該做的。在這我也對關心和正念加持我的同修們說聲:謝謝啦。由於當時的狀態有考慮不周或做的不對的地方還請大家原諒。

再說女兒的男朋友,自從知道病情後,每天打電話安慰我,並了解女兒的病況,我都如實回答。有時我也和他談起他倆的事,孩子都很堅定的說:「出院就去登記。」因他父母也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也不知他父母怎麼想,擔心他有壓力,就徵求他的意見,他考慮了一會,最後決定他自己說。其實在這一點上,我是很平靜的,他們不管做甚麼決定,我都能夠理解。我深知女兒從當時的情況到現在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已無所求。過了幾天,他們三口來看女兒,並安慰我們別把此事放心上,結婚日子也快到了,該買的東西快買吧!就這樣我們按期給兩個孩子辦了婚事。

女兒結婚後,身體恢復的完全正常了。每天中午到我這吃飯,並參加學法小組。因女兒上下午四點的班,學完法也不影響上班。碰到問題我們就從法上交流。就在女兒結婚的第三個月,她懷孕了,所有知道女兒情況的人都說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等到懷孕三個月時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孩子四個月了,女兒說那個月來了例假,醫生說是先兆流產。這種先兆流產情況下孩子極易流產,但是女兒的胎兒正常。女兒在不知道懷孕的情況下,也沒有用人的辦法保胎,就是正常的上班。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臨產了,比預產期又提前了十六天,因孩子胎位是坐位,醫生說只能剖腹產。六月十九日上午,來了二十多位親朋好友,共同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現在小外孫女兩週歲了,女兒在孩子十一個月時上班後,一直由我帶著,小外孫女身體非常健康,並且很乖,雖然她現在說話還不清楚,她會見人主動打招呼,見了老人他會叫奶奶爺爺,見了年輕的她會叫姨,見了小孩她會叫姐姐妹妹,也成了我講清真相的好幫手。

在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師父給了女兒第二次生命,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給了我一個聰明可愛的外孫女,還幫我去掉了一層又一層的不好東西及觀念和人心。

由於我的寫作水平有限,只是講述我真實修煉故事,分享我的修煉歷程,如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