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 更好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下面說說我修煉中的小故事。

「我有師父了!」

我的父母在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那場中華民族大浩劫中遭嚴重摧殘,相繼癱瘓。為了給父母和多病的丈夫治病,我讀了中醫專業,並親身學練和「研究」過多種氣功,認過許多師父。

我一直認為用氣功測病、治病怎麼說也是做好事、做好人。可不知為何,自己卻得了一身的病,風濕病,渾身關節痛。經拍片檢查,醫生說我全身脊椎都有骨質增生,未老先衰。

自己到了這個份上,還自以為是,死要面子,上午穿著運動衣去老年大學氣功班給老人們上課,又輔導氣功、又講養生,課餘還給他們測病、治病,忙的不亦樂乎。而下午自己就灰溜溜的趕到中醫門診去看病,針灸、推拿等等都來。可不知怎麼了,就是越治越不好。為甚麼好人沒好報?

直至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記得我讀《轉法輪》才讀了第一講,就頭暈的天旋地轉,接著又拉又吐,全身關節痛的我直在床上翻滾,折騰了足足半天。直到看完一遍《轉法輪》,我才如夢初醒:是慈悲的師父在為我清理身體。我也恍然大悟:原來我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種典型的假氣功師啊,原來長期以來我是在用自己的德、自己的根基在與人家換業力啊,原來「誰業力多誰就是壞人」[1]。師父說:「你要是看好倆個癌症病人,你自己就得替他去了,這不危險嗎?」[1]原來我不求利卻在求名,我有這麼重的顯示心啊!

我不寒而慄,從未有過的震驚!我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跪在師父像前無聲的哭著,從震驚到懺悔,想著自己一生中隨著社會的敗壞,邪黨文化的毒害,無知的做著壞事錯事,想著我似乎一生中,冥冥之中,一直在找師父,今天師父把宇宙大法送到我家門口來了!我才學了一遍《轉法輪》,還沒學功,身體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走路生風,就像師父書中寫的像有人推我一樣,以前推自行車上橋很吃力,淨化身體後的我踏黃魚車帶人上橋都很輕鬆。無意中照鏡子發覺自己皮膚變的白裏透紅了。「我有師父了!我有師父了!」想那時的我,在睡夢中都沉浸在「我有師父了!」的無限幸福中。

歸正一思一念,做好人

從我學第一遍《轉法輪》後,我已認定我的師父是個大佛!這本《轉法輪》是天書!我一思一念要同化真、善、忍;我要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從那天起,凡是不是我的工資所得,如開各類名堂的會議、下基層發給我的任何禮品、禮券我都一概不收。以前得到的,以各種形式幫困,或送居委會。

我同一辦公室的同事,包括身邊的同事,他們大都聽我講過大法修煉的真相,有的也看過我給的書,並經常在午休時跟我一起煉過功,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也潛移默化的明白了:不該得到的你得了,那可是要用德去交換的,因此也都儘量不拿。

我隨緣做好事,如老年朋友家動遷搬房,我去幫忙,聽說他鄰居家倆位老人經濟困難(從新疆回來,男的是瞎子,是以八卦算命為生的),在動遷該得的補貼多少上爭吵不休,結果女的從閣樓上摔下來,脊柱斷了,沒錢醫治,我覺的世人真的很可憐,就幾次主動上門關心他倆,送了慰問品和一千元錢。我告訴了他們,法輪佛法的盛傳和自己修煉中的一個個神奇故事,讓他倆誠念「法輪大法好」,從大法法理上認識:「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以及「得與失」的關係,思想上正確對待動遷補貼。

在基層企業面臨著大批破產、兼併,搬遷到郊區,大批下崗職工上訪,經濟困難、企業該補助又暫無資金來源得不到補助,矛盾激化的情況下,我經常自己從家裏帶點飯,再用自己的錢買盒飯給上訪職工吃。在講真相勸善的前提下,把自己僅有的一點積蓄,百元千元的幫助一些真正眼前困難的職工。「七二零」後,領導的領導要挾我:「要麼退黨、退職,要麼寫保證不煉法輪功。」我單位的老總認準大法修煉人就是在做好人,特意找個時間和我個別談話,他說:「我大學《佛學》考試是一百分,你聽著,無論上面怎麼搞,我一定會給你提前辦好正常退休手續。」

退休後,許多曾經上訪、得到過我的幫助的職工都在到處打聽我的消息,紛紛來我家看望我,有的不放心我,帶了水果來關心我,也有的是來道謝還錢的。我就想,其實他們是師父專門安排來聽真相、來結緣的。凡是我接觸過的、我關心過的人,特別身邊的所有同事、鄰居、親戚朋友,他們普遍的認知是: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也認同「三退」保平安。

全家受益

我丈夫心、肺、胃、膽等臟腑都患有多種嚴重疾病,經常住重症監護病房,是單位出了名的老病號,他還患有嚴重的神經衰弱和失眠症,可只要我晚上學法煉功,他就會一覺睡到天亮,他說太神奇了。所以他每天晚上都會催我快點去學法煉功。不可思議的是他只是看過幾遍《轉法輪》,平時只是在旁邊看看我煉功,聽聽我讀法,自己也沒真正學法煉功,不知不覺他居然也無病一身輕了,醫藥費報銷在全廠從居高不下降到零!他的修煉是從切身體會到大法的神奇,信師信法,而後走入大法的。可以說,從他的工作單位的廠長、工會主席、行政科長到醫生以及他身邊的同事、親戚、朋友、鄰居,就是憑著他的身體的巨變和他在為人處事上的變化而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從而紛紛走入大法修煉的。

我女兒看到了我的身體的巨變,第二天就驚奇而迫不及待的搶著看《轉法輪》。她看完了一遍書後她半夜裏叫醒了我,說她全身很燙,我一摸她頭,確實很燙,我不放心,夜裏一直用兩塊冷毛巾輪番敷在她頭上。天亮後量她體溫,還將近三十九度,臉通紅,我不放心,勸她不要去上課了,她高興的告訴我:「我夢見師父了!」說她夢中看到了師父!師父從窗外飛來,她想這不是師父嗎?就去抱著師父,就覺的全身發熱。當天早上她仍然騎上自行車去學校上課去了。路上要騎一個小時左右。晚上回來欣喜的告訴我:「師父可能把我智慧打開了,上大課,教授講甚麼我明白甚麼,頭腦也從未有過的那麼清醒,思維邏輯反應快了。以前怕背書,現在背字典也不怕。」

工作後,她開始負責翻譯和秘書工作,幾個老外總工程師和中國總工程師在技術項目的分工合作上往往總是爭論不休,她雖然技術不熟悉,可覺的一聽一看一分析就找到了分歧的根源和主要矛盾,經常是經她一點,這些工程師們就恍然大悟,都「OK!OK!」的。修大法開智開慧在她工作上表現的很突出。

她擔任總經理助理,財務報銷由她負責,老外總經理信任她,就悄悄對她說,「我的發票你簽字給我報銷;你的吃飯、購物等發票,我簽字你也都可報銷。」女兒婉言謝絕,且嚴肅的重申了公司的財務紀律,說:「不可以」。那位總經理不但不生氣,還更信任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她的辦公桌上的玻璃板下 「真、善、忍」三個大字,一步一個腳印的指引她,讓她腳踏實地的走好正法修煉的路。迫害剛開始,市裏有關部門就打電話給她的上級公司人事部門負責人,對她進行要挾!她工作忙當時沒有回應。晚上專門發了一份「我為甚麼要修法輪大法」的電子郵件給了這位人事部門的領導。我本想公司可能要炒我女兒魷魚了,沒想到這位領導兩天後用自己的手機專門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女兒,說:「我明白了,現在我是用自己的手機給你打的電話,以後碰到有甚麼難題就用這個電話找我……」真是「一正壓百邪」[1]、「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