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生辛酸到一身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我現在六十多歲,在修大法之前是一生辛酸,有苦難訴。一歲以內父母雙雙因病而死亡,一直跟著養父養母長大。在成長過程中,由於中共邪黨對中國人的迫害,中共要在十年超英,二十年超美,搞大煉鋼鐵,不准農民種地,種在地裏的糧食也不准收回,造成了三年大飢荒,使得全中國人都沒飯吃,使我長身體時需要營養而吃不飽飯,特別是營養跟不上造成我貧血,經常頭暈、眼睛發黑暈倒。

一場「文化大革命」使我該讀書的年齡沒讀成書,一個小學文化程度就被弄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所謂「再教育」。本來身體就不好,再加上農村沉重的體力勞動又吃不飽飯,才十幾歲還要下田栽秧打穀,結果又得了風濕。回城後為名為利的奮鬥,風濕越來越重,影響了心臟,又得了膽結石、膽囊炎、胃病、失眠、血壓長期很低。特別是膽結石和胃病加在一起,使我雞、鴨、魚、肉有營養的東西都不能吃。後來越來越嚴重連蔬菜吃了都不消化,導致貧血更加重,長期吃藥、吃補藥。最後動膽結石手術也沒有解決問題。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喜得大法,一修煉我就能睡覺了,一年之內我甚麼都能吃了,風濕病、心臟病等所有的病都好了,以前一張蠟黃的臉也變的白裏透紅。我家住在六樓,拿二十多斤的東西上樓都不歇氣,也不感覺累,頭也不發昏,眼睛也不發黑了。以前三伏天都不能摸冷水的手,一煉功就可以在三九寒冷天都可以洗冷水。二十多年沒吃過冰糕冷飲,修大法後就能吃冰糕和冷飲了。真是像師父說的無病一身輕,上樓像有人推你一樣。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我丈夫也是修煉人,因我們堅持修煉大法,特別是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間丈夫長期多次被抓被關。在這種情況下,當時丈夫的母親已是八十多歲的高齡,她從小體弱多病,一直以來三百六十五天都靠藥物維持。她性格孤僻,再加上在常人中當過一官半職,幾十年被邪黨文化的毒害變的自私、高傲,所以與她的兒女很難相處。再加上邪黨文化對下一代的影響,兒女們應該盡孝的責任觀念也變異了,就強行要把老人送到敬老院去。在去敬老院的路上,我看見老人心裏在哭,到了敬老院後我看到並不像宣傳中說的怎麼怎麼好。當時我想我是修煉人我該怎麼辦?她每年都要住醫院,又是八十多歲的人了,如果我接回我家,全部重擔就我一個人承擔了。這時我就向內找找自己,我為甚麼要贊同他們的想法,我不是跟他們一樣了嗎?也不願意孝敬老人,怕苦、怕累、自私,這不是一個煉功人應有的做法。我立刻就對他們說:把老母親留在我家長住。這一下老母親也高興了,哥嫂、小姑子也高興了。

母親住在我家時我就處處替她著想,天天煮可口的飯菜給她吃。以前母親自己買雞蛋都買最小的,我給她買雞蛋都是買最大的,蔬菜都是給她吃最嫩的,如豌豆尖、萵筍尖、籐菜都給她吃尖尖的那一點。在中共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她的身心都受到嚴重的壓力和痛苦。特別在丈夫被關押期間,天天哭著喊著她兒子的名字。她原來一年只住一次醫院,從兒子被迫害後一年要住幾次醫院。在她住院期間,白天晚上都是我一個人安慰著她,接屎接尿、洗漱都是我給她照顧得很周到。三餐飯都是我從家裏煮好了送去。在我的細心照顧、體貼、關心下破除了她以前聽信中共的邪惡宣傳的謊言。

特別是在母親處理房子遺產時,我家只有一套房子,又不是電梯房,樓層還住得比較高。由於邪黨對我們經濟上的迫害,又沒有錢買電梯房的情況下,丈夫的哥嫂又有電梯房和幾套房子,經濟條件又比我們好,加上母親養老一直在我家,在他們基本沒有管的情況下,母親還把自己的一套房子遺送給哥嫂家。由於我修大法了,我知道是衝著我的利益之心來的,我能不能在利益面前看淡放下。我想我是煉功人,我就主動的給母親說:讓中介公司的人來,在母親還在世時把移交手續辦好,當時我心裏一點都沒有不高興,還樂呵呵的。母親非常感動,遇人就說我這個媳婦是煉法輪功的,真是個好媳婦。

我的實際行為改變了三親六戚,他們不再聽信中共邪黨的謊言,認同大法好。我們到哪一家都能在他們家中學法煉功,特別是在退黨、退團、退隊大潮中,他們都做出了生命的最好選擇三退,並且他們遇到災難危險時自願的從心底發出「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受益匪淺。

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時,我姐姐正在家燒了一鍋紅燒牛肉,突然聽到樓下的人喊:快點跑,地震了。我姐姐一聽抓起鑰匙關上門就往樓下跑,跑到一個平壩的地方,聚了很多人,人心惶惶。這時我姐姐突然想起家中燒的牛肉還沒關火。回去房子倒下來怎麼辦?不去關火燃起來怎麼辦?這時她想起了妹妹經常給她講的法輪大法弟子如何做好人的故事。她想我也要做個好人。她樓下就是幼兒園,孩子還沒有輸送完,她想我一定要回去把火關掉。她就著急的往家趕去關火。她家住在六樓,不是電梯,上樓時腳軟得打閃閃,房子又在晃動,抓住扶梯也爬不上樓。她突然想起妹妹給她說的危難時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能遇難呈祥,她就這樣一想馬上感到腳好像有人給她加了甚麼東西進去,就感到腳很有力了,也不打閃閃了,很快回到家中把火關了。出家門後看到幼兒園的老師還沒有把孩子輸送完,她就進到幼兒園去一手抱一個孩子,把他們送到安全的地方。事後我到她家,她說感謝李大師在危難時幫了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