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血雨腥風 好人王好紅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王好紅,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沙溝馬家村人。從小一身病,到處醫治無效,母親為此在背地裏不知哭過多少次,王好紅也為自己的病治不好而苦惱,生不如死。修煉法輪大法後,她全身的病都不治自癒,是大法救了她的命,並給了她全家人幸福、安寧的生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團不顧民意,瘋狂發動了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血腥鎮壓,王好紅和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一樣,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權利,十八年來,遭受了中共邪黨沒完沒了的騷擾、綁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八年流離失所,七年冤獄,好不容易盼來了全家團圓的日子,然而回家後僅半年,王好紅突然出現「感冒」症狀:咳嗽,悶氣,渾身沒勁,吃不下去飯,快速消瘦,自己說喝一口水裏邊都燒的生疼。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傍晚突然離世。給親人留下的是難以癒合的心靈傷痛和無盡的惋惜!

時間過去了,歷史不會被忘記。王好紅被迫害的血淚史,請看以下明慧網的相關報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王好紅被張星鎮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強行寫「保證書」,不寫就打罵,當時的副所長孫世勛還用手搖電話電王好紅,王好紅被電的褲子都尿濕了。中午時分所長王其德還讓她到烈日下曝曬,並且還勒索她丈夫二千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張星鎮派出所同時綁架了五名法輪功學員:王好紅、王鳳蘭、馬玉鳳、戰克雲和趙金華。她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遭警察先後用膠棒、電棍毒打、纏上電話線過電等酷刑折磨。十月七日,發生了震驚全國的第一起法輪功迫害致死案----42歲的趙金華被活活打死。王好紅等人被送進招遠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半個月。

十二月,王好紅又到北京證實法,被遣送回當地,招遠公安為達到迫害目的,讓王好紅在拘留所呆一個月,上派出所呆幾天再弄回拘留所,就這樣被連拘四個多月,放回家不到一個月,於二零零零年五月,再次被張星鎮派出所綁架,送進招遠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四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王好紅又一次被張星鎮派出所綁架關押了十多天,最後絕食抗議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五日,王好紅到父親家看望父親又被綁架到派出所。晚上她走脫,又去北京證實法,被天安門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十多天,放回後經常受到惡人的騷擾,從此流離失所。

迫害以來,王好紅一直被當作「法輪功的頭」被重點打壓,招遠市政府不惜餘力派車派人到處搜找。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王好紅被壞人舉報,張星鎮政府頭目莊耀林,副鎮長張永梅,派出所長王其德等領著一幫政府人員和惡警在龍口實施綁架。惡人們像發瘋似的氣急敗壞的對王好紅拳打腳踢,並叫警察拿來電棍,給她過電。當天,王好紅又被送到招遠市看守所。為反迫害王好紅絕食,惡警就把她吊銬,王好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拘留所害怕擔責任,讓張星派出所去拉人。他們一看人都這樣,就把她送到父親家中。鎮長派了五個人(二個男三女)聯合圈子村的治安人員晝夜輪流監視。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王好紅擺脫了看管他們的惡人,離開了父親家,和丈夫從此又開始流離失所。

八年多來,王好紅被逼的有家不能歸,幼小的孩子無人照顧,只好住到姥姥家,由老人照顧。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王好紅去了濟寧,十二日被濟寧市南辛莊派出所綁架,在濟寧市東區公安局非法關押近一個月,一直絕食反迫害。十月七日,被劫持到招遠市嶺南金礦洗腦班迫害。十一月二十日左右,惡警李建光將煙台王桂紅一夥背叛大法的猶大弄到了洗腦班專門迫害轉化王好紅,並欺騙說轉化後立即放人,猶大們將王好紅用手銬銬著,罰站,不讓睡覺,幾個猶大一齊圍攻、打罵,折磨一個星期後,王好紅的兩條腿腫得老粗老粗的,連拖鞋也穿不上,承受不住殘酷的折磨就這樣所謂的妥協「轉化」了,結果猶大王桂紅一夥一走了之,卻仍不釋放王好紅。惡徒李建光還毒打王好紅,還用手摸王好紅的臉侮辱她的人格。六個多月的非人折磨,王好紅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糖尿病症狀,但邪惡之徒仍不放人。被迫害九個月後王好紅從洗腦班走脫,又一次被迫流離失所。招遠邪黨人員氣急敗壞,卑鄙的將王好紅上高中的兒子綁架去做人質。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晚,王好紅與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畢郭新村遭「六一零」惡警孫華龍等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五個半月之後,王好紅被冤判七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被劫持至山東省女子監獄迫害。王好紅被非法關押期間,其丈夫王忠賢一直流離失所,四處打工艱難度日。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王好紅出獄。本以為能見到苦盼七年的丈夫王忠賢,沒想到招遠市「六一零」人員將王忠賢綁架到臭名昭著的玲南洗腦班。王好紅用瘦弱的身軀支撐著,直到七十二天以後丈夫從洗腦班出來。

山東省女子監獄用藥物迫害服刑人員是常態。據知情人介紹:監獄在法輪功學員的入監檔案上,都寫著「家族有精神病史」,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下藥,慢性中毒。短期沒有反應,時間長了,會出現:幻覺、記憶力減退、乏力、反應遲鈍、焦躁、甚至出現精神病人症狀等。監獄以法輪功學員「有病」為藉口,逼迫法輪功學員去醫院打針或吃更多的藥,在打針和吃藥「治療」以後,很多人情況越來越壞。

王好紅生前自述在監獄前五年頭腦特別清醒,能背法,五年後,頭腦突然不清醒,記憶力嚴重下降,好多事記不起來。回家後僅半年,突然出現「感冒」症狀:咳嗽,悶氣,渾身沒勁,吃不下去飯,快速消瘦,自己說喝一口水裏邊都燒的生疼。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傍晚突然離世。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人間慘劇!其顛覆人性、狂妄勝天的魔鬼本性終將自己送進墳墓。「天滅中共」已經進入倒計時,所有參與迫害的任何人、任何託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如同對納粹的紐倫堡審判一樣,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體責任!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法網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