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招遠市城區南部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自二零一七年四月中旬以來,山東招遠市國保、各派出所、居委會、個別企事業單位及少數村委互相配合,以「調查回訪」為名,對本市多名一九九九年登記在冊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有的不經許可非法拍照、錄像、錄音,有的逼迫簽名。據不完全統計,僅城區南幾個村莊就有四十五人被騷擾。

過程中,多數法輪功學員不配合警察的無理要求,善意的和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勸他們認清形勢,不要再繼續充當江氏迫害法輪功的替罪羊,為自己和家人選擇好的未來。警察明顯底氣不足,他們詢問的大體內容是:姓名、年齡、職業、身高、家庭成員的情況及對大法的態度、電話號碼、有無電腦、現在煉不煉了、「轉化」過幾次、勞教幾次、退黨了沒有、在哪退的、聚會沒有、有沒有法輪功書籍等等。

下面是城區南部部份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的案例。

西呂家十五家被騷擾

四月十二日上午,羅峰派出所三名警察闖進西呂家村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升印、閆鳳蓮夫婦家中,問他們煉不煉法輪功了,閆鳳蓮老人心情平靜地對三人說:我三歲就得了氣管炎病,喘不上氣,找婆家很費時,沒人願要,只好嫁給了劉升印這個貌相不怎麼樣的人,生活的很不如意,後來煉了法輪功,幾天的功夫折磨我多年的病就好了,俺不煉不行啊!三個警察也無話可說,就叫夫婦二人簽字,被拒絕。

當天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刁淑華、李淑傑、房翠玉、王令葉、梁秀英、王德欣、郭勝慶。

五月一日到九日,西呂家村又有6人被騷擾:閆淑香、郭登武、姜淑香、房淑香、劉文忠、劉福彬。劉福彬因發真相資料被人構陷。五月2日,羅峰派出所的警察一天三次去劉福彬工作單位無紡布廠抓捕無果(因劉福彬那天沒上班)。無紡布廠的領導怕再去騷擾,不讓劉福彬上班了。

警察去刁兒崖村被家人攆走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羅峰辦事處刁兒崖村村幹部付慶領著羅峰派出所的三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王竹傑家騷擾,因該學員外出進貨不在家。三人又去了王竹傑的娘家,騷擾王竹傑七十多歲的父母(也修煉法輪功)。警察們一進門不經許可,就到處拍照、錄音,後被家人攆走。三人又去法輪功學員欒翠芝家騷擾,因家中無人未得逞。

西塢黨村警察跟蹤拍照

四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多鐘,羅峰派出所三人手持六十多人的名單去了西塢黨村,他們先進了法輪功學員藏明英的家中,趁藏明英不注意給其拍照錄像,藏明英發現後不讓拍並跑到街門口,警察竟跟蹤到門口拍照,還拍了門口的對聯,並威脅藏明英:你不配合,下次來抓你。同一天被騷擾的還有:楊正香、孫玉玲、遲立志。

四月三十日晚上八點多,大隊派人帶領羅峰派出所的警察又去三家騷擾,步淑英不在家,曹蘭花家中無人,在門口拍照對聯。段淑蓮家中無人。

張家莊三人被騷擾

五月十三 日上午,羅峰派出所幾個警察又去了張家莊,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她們是:於翠傑、陳翠華、侯瑞華。

市區學員義正詞嚴,警察心虛溜走

五月五日,羅峰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到電業局找到正在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孫國和妻子滕英芬(法輪功學員),問他倆還煉不煉法輪功了,他們說:煉法輪功身體好,怎能不煉了。警察又裝作關心似的問他們家中有甚麼困難,滕英芬很嚴肅的對他們說:困難可大了,我們只因做好人,兩人都被開除公職,沒有了生活來源,近二十年了,苦日子沒法提了,我已過退休年齡,至今也沒有辦理退休手續,連檔案都給弄丟了。要求他們向領導彙報此事,給辦理退休。兩個警察聽到滕英芬的一番話,也不搭話,趕快跑到車裏一溜煙跑了。見狀,周圍的人沒有說警察好話的。

五月十一日上午十一時左右,羅峰派出所的兩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王均光、楊菊香家敲門,進門後問他們煉不煉法輪功了,夫妻倆堂堂正正地說煉,並說:煉,病就好,不煉病就犯,不能不煉,然後和他們慈悲的講大法的真相。並告訴他們:儘管你們是政府派來的,但你們卻是執行了江澤民的錯誤路線,替江氏賣命沒有好下場的。勸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大難來時命能保。

市區被騷擾的還有:潘新美,謝乃緒。

另外近期被騷擾的還有:
郭家莊村:李淑風、張洪翠、李芝軒、王青芹。
南關東村:李桂美、溫秀芬、付春花。
南關西村:丁蘭華、李秀芹、柳春豔、王進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