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冤獄六年 幾經酷刑、藥物迫害

山東招遠農婦王淑佩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山東省招遠市朱家村五十五歲的農婦王淑佩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屢遭中共迫害,她曾多次被綁架、抄家,長期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陷冤獄共計六年,期間遭受酷刑、藥物迫害。

王淑佩已經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控告書。以下是王淑佩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一九八九年,我們夫妻白手起家,創辦一個個體水磨石廠。由於操勞過度,我患上各種疾病:心腦供血不足,神經衰弱、失眠、腎虛、勞損腰痛、特別是多發性子宮肌瘤、肌痛等。一九九九年三月,我修煉了法輪功,三個月不到,各種疾病不治而癒。我們一家三口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

但是前中共首惡江澤民只因學大法的人太多,其妒火攻心,發動這場千古奇冤的迫害。我們這些身心受益者,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卻遭到殘酷迫害。以下是我們一家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北京警察綁架,劫持到招遠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三天,搜身搶走現金八百元,回來後又被辛莊派出所非法關押九天、被招遠開發區派出所非法關押二十七天,最後警察還勒索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十月,我再去北京,又被綁架,被開發區派出所、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十天,勒索二千元現金。

二零零一年二月,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兩次送王村勞教所,都因我身體被迫害嚴重,勞教所拒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開發區「610」頭目王日成,將我騙到洗腦班,我拒寫「三書」,遭宋書勤(洗腦班頭目)及幫兇林淑喜、劉翠華、劉進才等人拳打腳踢,搧耳光,打頭心,搗前胸、後心,直到鼻口揚血,昏迷,被送醫搶救,兩天後又被拉回洗腦班繼續迫害到五月十三日。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被招遠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在濟南女子監獄,我拒絕放棄「真善忍」信仰,遭到殘酷的迫害。站罰、坐罰、困罰,一動也不准動,僵直十多個小時,一動就遭拳打腳踢,十多天不准睡覺。我絕食抗議三天,遭灌食時,獄警加入藥物。獄方還在我們的飯菜中加藥物,主要是破壞中樞神經,使人不理智,失去記憶。

二零零六年六月,我因長期被摧殘,導致大出血,血色素只剩三克,曾出現兩次休克。搶救打點滴時,獄醫兩次加藥物迫害,我出現心慌、氣短、頭暈目眩、不理智的大喊大叫、失去記憶力等症狀,感覺精神要崩潰。在我意識到是被藥物迫害時,我拔掉針管,當場揭穿藥物,從此拒絕任何藥物治療。我在病床一躺半年多,被迫害到極度虛弱,大腦不清醒,易暴易怒,記憶力減退,體重只剩六十多斤。在這期間,獄方還多次勸我做手術,後又多次動員家人勸我,都被我拒絕。當時我還納悶,如此「關心」有點過。後來得知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我慶幸自己沒受騙,否則不知能否活著下手術台。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去北京接一位表姐,向一男一女警察問路時,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結果被兩警察綁架。在東城看守所我絕食抵制迫害,遭暴力灌食,被加藥物迫害。後我被劫持到北京勞教所非法拘留兩年半。在勞教所,我被坐硬板凳,體罰、吃喝拉尿都要受限制,非法關押不到十天,就強制戴上手銬,最少三個獄警,開車出去二三十里外的醫院去檢身抽血,不去不行,有時根本就抽不出所需量的血,我真的想明白沒有病,為甚麼隔三五天就去抽血呢?當時我問過護士、醫生,他們只是搖搖頭,但帶我去的獄警卻陰沉著臉,不准我講話,在勞教所二大隊,我親耳聽到有兩位法輪功學員質問李姓大隊長給他們的菜中下了甚麼藥,該李隊長竟說,放的是治腦子的藥。這話能騙了誰呢。

一犯人曾悄悄告訴我,在我進勞教所前半個月,就有好幾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賣到大西北幹苦役(有的說是遼寧省蘇家屯)。她們的生命是否還健在,至今不得而知。

十多年來的迫害,我的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親人也受到極大的傷害,丈夫、女兒在恐嚇中度日,本來興隆的企業無法正常經營,幾乎倒閉。最後被迫與丈夫離婚,我們一個好端端的家,被這場迫害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