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弟子 老闆生意蒸蒸日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底,同修老伊(化名)介紹我到一個經營鋁合金型材的個體業主張老闆那裏工作。到了那裏已是落日時分,一男一女兩位老年人在商鋪門前坐著。我說明來意,他倆說:「老闆沒在。」(後來知道他們就是張老闆和他的妻子)給了我一張名片,我留下電話,就回家了。

年後過了一段時間,仍沒有音訊,我就想那就再去找一份別的工作吧。正月十七早飯後,我接到一個電話,說他是賣鋁合金的,要我第二天早上七點半之前到他那裏報到,工資一天八十五元。我去了之後,張老闆的兒子即小老闆明明(化名),接待了我。

他說:「叔,聽說您是煉法輪功的,俺就用您了。因為老伊大伯在我這裏幹過幾年,幹得很好,從監控裏看,他從沒拿過我們一點東西,幹活也挺實在。老伊大伯還給我們講三退(退黨、團、隊),我們一家人都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他還跟我們講了法輪功真相,我們一家人都知道法輪功是讓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所以我認為,既然您也是煉法輪功的,也一定會是一個好人。」

上班以後,我時時處處按照法輪大法師父的要求去做,老闆一家人無論讓我幹甚麼活兒,我都高高興興的去幹。第五天,我就卸了一車貨。從晚上八、九點鐘開始,一直卸到十一點才卸了一多半。明明讓我第二天早四點起床,和他把剩下的那些(四噸多)運到客戶的工地上去卸。第二天到那裏,我一個人從車上往下掀,他們幾個扛,兩個多小時就卸完了。

按常規這屬於加班,老闆也沒給一元錢加班費,我也不爭。到月底開工資,老張嫂子記錯工多給我一天的錢,我又退給了她。

賣鋁合金是有季節的。春天比較忙,夏天三伏天屬淡季,老闆就讓我在家休班(休班沒工資)。七月份幹了不到二十天,八月份老闆新增了斷橋鋁合金(簡稱斷橋)設備,同事小劉(化名)幹斷橋,普鋁沒人幹,小老闆就讓我做。我說:人家都說人過三十不學藝,我今年都五十五歲了,不想學了。明明當時很為難,再找個幹普鋁的人,一天最少一百五十元,一個月下來得四千多元,壓力挺大。後來我想:師父教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1﹞,我就告訴明明,我做普鋁吧。做普鋁大部份是給客戶截淨料(按客戶給的尺寸截好料,壓好,客戶自己組裝),這活開始容易出錯,或給客戶截錯尺寸,或壓不好,因此要非常細心才行。

從去年十月以後,明明讓我下斷橋淨料。一根六米長的鋁材有十公斤左右,下一天料比較累,而且儘量不能出錯。近來我通常每天下三、五百斤,與年輕人不分上下。去年十二月,老闆接了三百平米的平開的斷橋活。幹完活,老闆晚上請我們在飯店吃飯。吃到中途,小老闆說:我就覺的法輪功好,煉法輪功的人素質高,誰說法輪功不好我心裏就難受。老闆看我幹的好,給我長了幾次工資,現在每天一百一十元。

白天上一天班,回到租住處,就做我們法輪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晚上做真相資料如《九評》等,常常做到午夜,第二天照常上班。每週還要拿出一些晚上的時間給農村的同修送資料。由於師父加持,加上修煉人自身的功,也不覺的怎麼累。

老闆一家人從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純正與美好,深深的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到了福報。自從進了斷橋設備後,老闆家的生意很是紅火,所有的設備投資早就賺回來了。現在老闆又租了一個大的車間,擴大了規模。二零一六年底,鋁合金價位飆升,一噸長了四千多元,可老闆在未漲價之前進了三車貨,光這些貨就多掙十幾萬。

在鋁合金行業普遍下滑的情況下,老闆的生意卻蒸蒸日上。明明和他妻子心裏明白,都說是沾了我的光了。我說:這是您一家人明白法輪功真相得的福報。現在明明已經請了《轉法輪》在看。他母親每天都在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去年十二月份,小老闆給我們講了他做的一個夢:大喇叭裏喊,來瘟疫啦,快到廣場去集合上船。明明趕緊叫他妻子,甚麼也不要了,抱著孩子,領著父母趕到廣場。一家五口都上了船。船上還有很多人,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明明當時想:我們市這麼大,人這麼多,這船能裝的下嗎?一個聲音告訴他:裝了,再多也裝了。大喇叭一直在廣播,可很多人就是不相信。等人上的差不多了,船就起動了。船是由一個大直升飛機吊著走的。船走出去不遠,回頭一看,沒上船的人全死了。那大直升飛機吊著船,經過海洋,到了一個島上降落下來。明明和這一船人都得救了。

我想,既然他這個夢這麼清晰,在另外空間就是真的發生了。就對他說:你說的這船就是救人的法船。現在所有明白法輪功真相、退出共產邪黨組織的人,就都上了法船了,都得救了,真來瘟疫也沒危險了。可是有的人就是不相信,就像你夢中那些不上船的人,但是在劫難發生之前,大法弟子們仍然不願放棄這些人,這就是我們為甚麼冒著種種危險,還要苦口婆心的給世人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的原因。我們的真正目地就是讓中國人得救啊。